第932章 存在的定义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932章 存在的定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2章 存在的定义

  足足过了半刻钟,我再三确认他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应该是没问题了,才迈步朝着柴玲走去,我得先破了柴玲的撞祟,等下才了结瞿姑婆。

  破了五鬼请魂,不等于破了瞿姑婆这个命煞,只不过柴玲在旁边,可能会引发变故。

  我必须先让她插不了手,才能去灭了瞿姑婆的尸,再收吕巧儿的尸体,最后再灭掉柴少爷的尸煞之后,才算是破掉了这凶屋煞。

  思绪间,我快步走到了堂屋前。

  手中的地支笔,已然浸满了狗血朱砂,我直接停在柴玲面前。

  柴玲此时脸上的血污,已然有超过一半变成了干涸的黑红色,她双目圆睁,忽然笑了起来。

  “你被人逼得家破人亡过吗?”柴玲的声音中依旧透着吕巧儿的稚嫩,不过话语却透着几分伤感和悲哀。

  我沉默,心里其实并不舒服。

  “死一次,爸妈难受,再死一次,家破人亡,还要被你赶尽杀绝?!”柴玲的神色骤然间变得尖锐无比。

  “打鬼的阴阳先生,好一个毒辣绝情的阴阳先生!好不容易我再有一个家,你就要将它破掉!你长心了吗?!”她的声音凄厉到了极点,悲凉到了极点,同样也绝望到了极点。

  下一刻,她猛然起身,直接朝着我脖子上掐来!

  记住网址kanshu.com

  我沉默无言,心口好似堵了一块巨石,但我清楚地知道,此刻断然不能心软。

  手中的地支笔飞速抬起,落至柴玲的眉心之间,我瞬间将一道镇煞符勾勒而出。

  砰的一声,柴玲的身体软倒了下去。

  她身上的撞祟,也被破开了,那种吕巧儿的感觉彻底在她的神情和姿态中消失了。

  可这并不代表吕巧儿被灭了,此刻只是破祟,要灭掉吕巧儿,必须销毁她的尸体。

  深吸了一口气,我极力摒弃脑中所有的杂念。

  走进院子,我再度来到那壮汉身前。

  心有感触之下,我仰头看天,夜空之中残月如勾,勾得人心头隐疼。

  “我今天应该让柳昱咒来的。”我喃喃,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给吕巧儿和瞿姑婆解释。

  这时候我才更能深刻地理解到,为什么道士的面相,会那么顽固。

  摒除殃煞,灭鬼除尸,道士如果心不够硬,遇到像是这样的情况,怎么狠心除煞?

  而阴阳先生就是老天给的悲悯,心很难彻底地狠下来。

  若非是我了解得多,我知道这凶屋煞不除的后果,我恐怕都会留手,给他们一丝生机。

  “瞿姑婆,命数如此,已经成了定数,尘归尘,土归土,我灭你们,还周遭一个平安。”我声音变得格外沙哑,抬手间再一次抽出铡鬼刀,直接划过壮汉肩头的绳索。

  砰的一声,他背上的棺材直接落了地。

  落地的瞬间,棺木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棺材并没有被摔裂。

  我用刀尖插进了棺盖缝隙边缘,用力一撬。

  棺盖起来了一角,我又用哭丧棒当做撬棍,狠狠地将其一抬。

  整个棺盖都被我彻底掀开,用力一推,它就落了地。

  棺材内的瞿姑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她双眼是睁开的,透着猩红,眼眶里溢满了鲜血。

  并且她自头脸,脖颈,都生满了血色的绒毛。

  我收起所有家伙事儿,只是左手握着地支笔,以防万一。

  右手取出来的,便是装着鸡尾翎和鸡血的瓶子。

  从中抽出三根沾满血的尾翎,分别夹在右手指间,滚烫带来的刺痛,让我心头微颤。

  我再次定了定心神,高举起右手,厉声喝道:“凶煞尸,天不容!”

  “杀术至!魂命断!”
我只觉得双眼也是熨烫刺痛,那股灼热贯穿全身!我猛然间要将鸡尾翎扎下去!

  下一瞬,耳边炸响一个凄厉的男人声音。

  “妈!他要灭你!灭了你,就要灭我!起来啊!”
我心中大惊,这声音空洞无比,却是从身后传来。

  柴少爷?

  只不过,现在却由不得我回头,而我的左手中已然握紧了地支笔。

  鸡尾翎下一瞬就要扎中瞿姑婆的胸口!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瞿姑婆的腹部猛然间胀大。

  只听得“啪!”的一声,她的肚子破了……

  一股黑气从其中钻出,直接冲向我的面门!

  我惊惧之余,已然退避不及!

  心头一狠,手上动作不停,鸡尾翎直接没入瞿姑婆的胸口,甚至我拳头还狠狠一下砸在她的胸膛上。

  下一刻,瞿姑婆的尸体发出滋滋声响,就像是一块烙铁入水,白气疯狂滋生!

  我已经紧闭着口鼻没有呼吸,可那黑气还是顺着鼻翼往里钻。

  浓烈的尸臭,几乎要让人直接昏厥。

  此外,我觉得意识仿佛都迟钝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