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黔西南无捞尸人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862章 黔西南无捞尸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2章 黔西南无捞尸人

  后排座上,沈髻也满头汗水,她探身出来,动作好似就是在给蒋盘摆弄尸身。

  我看着她,她也抬头看我,眼中尽是茫然,低头看自己的双手……

  “我不晓得怎么了……你刚才突然下车了,我就不受控制的爬过来,这是撞祟?”沈髻似是回过神来,惊疑不定道。

  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刚好过了正午十二点一分钟……

  “正午大阴……你的确撞祟了,我也看到了一些东西。”

  我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极度沙哑起来。

  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红河,又低头看了一眼蒋盘双手交错的尸身。

  “他的确还要我帮忙办事,刚才杨公盘我都拿不起来了。”

  说完之后,我侧身走回刚才站着的位置,前一刻急着看后备箱,我没捡起来杨公盘,这一次将其拿起来之后,其上冰冷依旧,只不过少了之前那种我可以任意使用的感觉,总觉得有几分隔阂。

  沈髻从车上下来,她皱眉看着我,问了句:“不是拿起来了么?”

  “拿起来归拿起来,没办法得心应手,已经不好用了。”

  记住网址kanshu.com

  我重重的吐了口浊气,顿时也不再犹豫,直接将杨公盘递给了沈髻。

  沈髻没接。

  “无碍,本来这就不应该是我的东西,我只是借用而已,你已经提议来了望县,天元相术也学了不少,是该拿着它了。”我摇摇头,无奈道:“我再留着也没用,这就好比让文三叔划一条破了的船,陈叔抽一杆浸水的卷叶子烟,索性在这里,我也用不上罗盘,一双肉眼其实已经能辨别方位了。”

  僵持了约莫几秒钟,沈髻才伸手将杨公盘接过去。

  “我也能勘一定的风水,虽说不如你,但你要分辨不了的时候,可以让我来分,你来指导。”沈髻认真的说道。

  我笑了笑,点点头。

  “那罗先生,咱们还进城么?”冯军低声问了句,接着又说道:“冯保给我打回来电话了,他找到蒋盘的故居了,那地方被几个当地有权有势的人给保护起来,还修缮之后做了牌位,他简单和人沟通了一下,说是要送蒋盘尸身回来,对方显得很高兴,要接待我们……听冯保那意思,这几家人都是当年蒋盘帮助过的人家。”

  我诧异,不过片刻之后,也觉得理所应当。

  冯保调查来的那些信息,蒋盘是个极度的好人,能有人记得他,这对他来说,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先不去,现在也去不了,你车都开不走。”停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道:“你问问冯保,那几家人,哪家离红河近,跟他一起过来一趟,另外,让他们安排一条船,潜水的氧气瓶,以及一些衣物。”

  冯军眼中透出几分担忧,他不自然的问道:“罗先生……您要下水?这是刘先生……”

  “文三叔不在,这事儿已经到了眉眼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下去看看能不能行。”我解释道。

  虽说我不是捞尸人,但是跟了刘文三那么长一段时间,甚至我身上都还挂着捞尸人专用的蠱玉。

  当时刘文三明显是有意思,想要将捞尸的手段也传授给我,只不过我从接阴之后就学了风水,之后又习阴阳术,他应该也晓得我无需再学捞尸术。

  不过我虽然没学,但是跟刘文三下水的次数多了,简单的规矩还是知晓,再加上我可以用一些阴阳先生的手段,在水中捞上来一具尸体,应该并不是难事。

  只不过沈髻之前疑问尸体还在不在,这的确也是个问题。

  不过我相信蒋盘不会无理取闹,若是我捞不上来,或者是尸体已经不在,届时他应该都不会再为难我们。

  冯军不再多问其它,而是继续去打电话了。

  我再一次走回了老码头上头,鬼使神差地就走到了之前我恍惚看到蒋盘的位置,站在这里,再看红河,我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孤寂。

  那种感觉,让人憋闷得心头发慌。

  不多时,沈髻也到了我身边,她手中托着杨公盘,我才发现,金钱爻的小布囊,以及天元相术的龟甲,都被她挂在了腰间。

  “你还会捞尸,我的确没想到。”沈髻一边看风水,一边轻声开口。

  “略知几分,我不算会。”我如实回答。

  之后,沈髻就没有继续开口说话了。

  冯军先过来告诉了我一下,冯保已经带着人在赶来的路上,我要的东西他们都在安排准备。

  我在等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给刘文三打了个电话。

  差不多和他简单说了下我要下水。

  刘文三当即就叮嘱了我很多事情。

  包括捞尸只能捞三次,如果上不来,切莫不敢违背规定。

  以及必定要天黑出阴的时候才能捞尸,更叮嘱我,必定要挂好了蠱玉。

  路上走的阴阳先生下道进了水里,即便是身上带着捞尸人的行头,还是会有些问题。水中比不得岸上,不敢放松半分。

  除此之外,刘文三还叮嘱了我很多细节。

  其实这些事情,当时跟着刘文三的时候,我都或多或少的见识过。

  只是我没有捞尸人的所有行头,遇到事情就只能随机应变了。

  到了最后,刘文三又叮嘱了我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小心警惕水下的水尸鬼,水尸鬼并不只是在阳江有,这些东西我没接触过,它们叫水尸鬼,但又不是鬼,在水里头很恐怖。

  挂断电话,都过去了快一小时,刘文三和我讲的着实不少。

  回过头,我已经发现老旧的码头下面,站着有不少人了。

  冯保已经回来了,他正毕恭毕敬地等着。

  在他身边则是站着有两人,这两个人年纪也不算小了,一个起码得有八十岁开外,杵着拐杖,好似风中残烛,满脸沧桑。

  另一个人稍微年轻一些,不过也超过了七十岁,花甲之年,头发斑白。

  这两个老人,其实并没有看我,反倒是目光停留在沈髻身上……

  或者说,他们怔怔的看着沈髻腰间和手中的东西,老眼浑浊,却也有水花泛动。

  自他们身后,则是一些三四十岁,甚至还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应该是他们带来的族人。

  冯保上前和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两个人。

  其中那八十余岁的老者,叫做李房叔,蒋盘当年救了他的命,另一人叫做蒋石,是蒋盘当年曾收养过的孩子……

  还没等我说话,那蒋石就面色苍白的说了句:“你们是想送先父尸体回家,这事情我感激不尽,可你不能下水,这水中的尸体,你们是捞不出来的……这些年我们花了不少人力心力,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整个黔西南,都没了捞尸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