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你们很好啊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838章 你们很好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8章 你们很好啊

  这两颗人头,其中一个女子正是马连玉,她削瘦的面颊,至少有五分与梳婆相似,另一个便是那侏儒。

  只不过侏儒的眉心,有一个深邃的洞,边缘的位置还有干涸的污血。

  这洞是陈瞎子用哭丧棒破开的。

  当时灭这侏儒的时候,他直接眼疾手快地用了哭丧棒。

  这就是侏儒没成破尸,能够被沈九他们虐尸斩首的原因。

  哭丧棒可以破邪祟,直接就让侏儒魂飞魄散了。

  侏儒的头颅只透着死寂,再无其他,因为这就是一颗简简单单的死人脑袋。

  那无情和冰冷带给人的阴翳,就是来自于马连玉。

  我快速地取出一张镇煞符递给沈髻,用眼神示意她把符纸贴到马连玉的头顶。

  我不可能把后背留给一个大概率有问题的破尸,用镇煞符先制住,就是先下手为强。

  马宝义应该不在堂屋,可能在这义庄的后院中,镇住了这头颅,我们就可以马上去找他动手!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沈髻接过符纸,敏捷地跨步上前,正要纵身去将符纸贴向马连玉的头顶……

  可偏偏就在这时,屋子里像是莫名地起了风。

  呼哧的声响,墙角竟然有蜡烛被点燃了……

  我瞳孔紧缩了起来,余光才看见墙角有人……

  而且是两个……

  一个是一具断头尸,应该是马连玉的尸体,另一个,是我们带来的人手。

  他应该是刚从窗口跳入,正警惕无比地看着墙角的位置,那蜡烛正在幽幽燃烧着,烛火上就是窗户,也是这人进来的位置……

  他用力地摇了摇头,晃动了一下脑袋,又捂着心口,面色带着几分惶恐和不安。

  从其它位置也有人手进来,他们进来之后,表情都变得和这人差不多。

  沈髻眉头紧皱,扫了那几人一眼。

  她停止了手中贴符纸的动作。

  我忽然反应过来,沈髻应该没让他们直接进屋?而是过了拒马刺,直接包围院子?他们却违背她的命令进来了?

  回想刚才他们的神态和动作,我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我压低了声音,和沈髻说道:“先镇住她,刚才她让其余人撞祟了,他们才会进来,不过在他们身上有我给的押镇神咒以及其它符,所以没持续那么久,直接又被破开,他们已经清醒了。”

  我可以肯定我推断得没错。

  沈髻定定地看了我一眼,也不再迟疑,提气纵身,一跃便至屋檐上方,单手一挥,那张镇煞符就稳稳当当地贴在了马连玉的头顶。

  顿时一阵白雾升腾,“滋滋!”的声响之中,马连玉的头颅迅速地腐蚀,皮肉消失了大半,瞬间就成了半个骷髅头了……

  一股寒意从心底掠过,我隐约觉得耳边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哀嚎声,悲惨凄厉,痛苦绝望……

  “走!”沈髻轻声说道,随后转身就要朝后院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一口棺材的盖子竟然一下子弹了起来!

  那棺材盖子重重地砸向了门檐位置,又是“砰”的一声,砸中了马连玉的脑袋,竟是直接将镇煞符给砸了下来。

  “砰砰!”的声响之中,马连玉和侏儒的头颅都落了地,咕噜咕噜地刚好滚到了义庄之外。

  天边残阳的血色余辉,映射在马连玉一半骷髅一半铁青肤色的脸上,阴森中透着诡异,有血泪从她的眼眶中流出……

  这声音和动静着实不小,沈髻明显停止了要走的动作,格外警惕地将双臂绷直,鞭子被她紧紧地攥在手中,一对清冷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堂屋后方进入后院的那道门。

  那里有一道脏兮兮的破旧门帘。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门帘最下方的位置,出现了一双布鞋。

  屋内的风很微弱,门帘几乎没有移动,那布鞋给我的压力却很大……

  马宝义?

  四周,沈髻带来的那几个村民,逐渐朝着门帘位置接近……

  他们的手中已经分别拿起了兵器。

  之前他们用兵器挖了金井之后,都有注意整理了其上的白布符,虽然有些布符已经脏了,但只要没有破掉,都不会影响符纂的效果。

  顷刻间,已经有两人走到了门帘之前。

  他们猛地抬手,狠狠朝着下方一斩!

  噗嗤一声,刀直接扎穿进了门帘,狠狠往下劈去!

  不过下一瞬,他们的动作却顿住了……

  两只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夹住了似的,他们明明在挣扎,却还是动不了,两人的脸色都变得通红,并且透着痛苦。

  顿时,后方的几人也都惊怒地快步往前。

  簌簌几声,兵器几乎同时扎入或者劈入门帘之内,砰的一声闷响,两个先劈刀的人直接爆射后退。

  轰然一下就撞击到了另一侧的门墙之上,足足飞出去了七八米外,竟刚好落到了马连玉的断头尸体旁边。

  其余几人也并没有得手,门帘哗啦一声已经彻底碎裂了。

  幽深的入门处,那双布鞋也消失不见……

  地上没血迹,代表那人并没有受伤,而是直接躲开了攻击,逃窜了。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

  沈髻冷声呵斥:“都出去散开,别让他逃了!”

  我心头却很沉重。

  沈髻觉得那人会跑?

  但如果那人就是马宝义,我反倒是不认为有这个可能。

  对于马宝义我接触得不多,但是他很硬,很直,同样也很凶。

  我们直接上了他的义庄,刚才还将马连玉的脑袋毁了一半,他不可能走的。

  也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忽然从义庄外传来!

  沈髻面色陡然一变,转头朝着义庄外飞身而去!

  我也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到了义庄门前。

  暮色之下,一个国字脸的男人,正单手抓住一个村民的脖子,他的手指甲几乎都穿透了那村民的脖颈。

  鲜血正在往外溢出,那村民的表情格外痛苦,脸上的肌肉在痉挛地颤抖扭曲着,他的双手挣扎地去抓马宝义的右手,却丝毫没用。

  马宝义单手按着一个裹起来的草席,他的身体也在发抖。

  那张国字脸,又有些类似马脸的脸上,透着的是凶厉,愤怒,还有森冷杀机。

  “你们很好,很好啊。”

  马宝义那狭长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好似要迸裂而出!

  【作者有话说】

  小黑:罗十六好久不给买鸡吃,我得找个机会把他吃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