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欠一卦?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833章 欠一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3章 欠一卦?

  沈髻沉默不言,只是看着我手里的金算盘。

  其实换做以前,沈髻应该会直接拒绝我。

  不过现在我却晓得,她犹豫的原因,是因为她也开始学阴阳术。

  我和阴先生也不止一次聊过,要信风水。

  对一个阴阳先生而言,那就要信阴阳,信命数早已经天定,否则的话就绝对不可能真正的理解阴阳术,也不可能精通。

  这一卦不是非算不可,只是让沈髻相信我,相信阴阳先生。

  这对于她来说,其实也极为重要。

  房间变得安静下来,姜萌极为识趣的侧身后退,片刻之后,就只剩下我和沈髻两人了。

  “我已经将金钱爻粗看了一次,我晓得阴阳先生,但凡算卦就绝无落卦,算不出来的便是乱卦,上一次从披髪鬼出来,我见识过你的手段了,你算的很准,师尊曾对你评价颇高。”沈髻轻声开口。

  我略松半口气,同样也认为沈髻应该会让我算。

  坐在床边,我直接将金算盘横放于膝盖上。

  记住网址kanshu.com

  不过还没等我问出来生辰八字,沈髻就摇了摇头道:“这一卦,算不了。”

  我皱眉道:“为何?”

  “我的生辰八字,只有师尊知晓,除却了师尊,只有我父母知晓,我并不知道。”沈髻答道。

  我心头愕然,不过转瞬间我也理解,于常人来说,生辰八字是自己出生年月,人人都知晓,可对于沈髻来说,她自出生,就是一条并不属于自己的命,阴先生给她定好了这辈子的人生轨迹,不让她晓得生辰八字就很正常了。

  下一刻,沈髻却莞尔一笑:“我倒是愿意让你帮我算一卦,不过我不想用在这件事上。转念一想,你抓来了梳婆,制住了沈九,马宝义对髻娘村的行动,你全部提前遏制,我可以相信你。”

  “那便算你欠我一卦,如何?离开髻娘村,去往羌族之前,我会问出我的生辰八字。”沈髻的眼神忽然深邃了许多。

  “这……”

  沈髻态度的忽然变化,是因为我说的这一卦?

  只不过她没有因为盲目去信任髻娘村可以对付马宝义,而是相信我的说法,也让我松口气。

  “可以。”我点了点头。

  沈髻忽而又问道:“你的第一卦,给了谁?拨乱反正用过了么?”

  她这问题,让我有点儿措手不及。

  只不过她问的内容,也并不是必须保守的秘密,当然,对于外人来说如此。

  我没必要瞒着沈髻,造成隔阂,毕竟她也答应了要去做先师。

  “陈叔。”我干净利落的回答。

  沈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片刻后,她又道:“你说在髻娘村内动手,我们会输,必死无疑,那怎么提前出手?直接杀上山?我觉得未必能赢。毕竟那是马宝义的主场。”

  “梳婆死了么?”我问道。

  沈髻停顿了一下,点点头。

  我眼皮微跳,重重吐了口浊气。

  其实我刚才还粗浅想了一下,梳婆应该会死,才会贴合我预示的那个梦境,却没想到她死的那么快。

  这时沈髻又开口解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没有动手,也没有任何人动手,只是将梳婆送进了历代梳婆的戒律堂,那里还有第一任梳婆的尸身,棺房之中的只是第二任开始的梳婆。”

  “对于梳婆的戒律便是如此,若是梳婆背叛村子,送入戒律堂,她的结果就是她的责罚,若是她好生生的走了出来,我们也不能够再为难她,当然,能送进戒律堂的梳婆,一般不会有好下场。极刑也会在其中完成。”

  我眼皮跳动的更厉害了。

  第一任梳婆的尸身?是活尸,还是破尸?

  我略微猜测,若是活尸完成的极刑,必定没有人性,若是破尸的话,就是被撞祟……该不是让梳婆自己折磨了结自己?

  沈髻没有说的特别清楚,这是髻娘村的秘密,我也不好多问了。

  梳婆的死,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是打算利用她来引诱马宝义,现在这样看,很难办到了,只能够借用她的尸体尝试做饵,不一定能够引来马宝义。

  我思索之间也告诉沈髻,我们不在髻娘村迎战,也不上髻娘山,对于她来说,或许髻娘村是主场,那是因为她的风水术还不够精通,她刚拿到阳术,也没学会,不是阴阳先生。

  一旦精通风水术之后,对于一个风水先生来说,主场就是山川大河,只要有风水的地方,风水先生都可以如鱼得水,若是成了阴阳先生,还会有命数庇护。

  明显,我说的这番话,让沈髻格外的好奇,甚至流露出求知若渴之色。

  “命数庇护是什么?”沈髻认真的问道。

  我略作沉凝,回答道:“我面对面和杨下元在一起,他杀不掉我。梳婆对着我胸口吐针,也会被屋檐坠落下来的瓦片打断。”

  开始我说的稀松平常,可至后面,语气中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息,那股气,贯穿了我四肢百骸。

  我定定的看着沈髻,继续道:“若是髻娘还在,我手无寸铁走到她面前,我说她杀不掉我,她就没那个本事。这,就是命数庇护!也是梳婆说我像祟客的原因。”

  沈髻面容忽然僵硬了起来,她蹬蹬后退了两步,甚至连脸色都微微泛白。

  下一刻她捂着胸口,看向了侧面,这才缓和了许多。

  她再抬起头来,和我对视的时候,眼神都有几分恍惚。

  我皱眉,忽然我想到一个可能,就如同当时第一次看到柳昱咒,第一次看到阴先生,甚至是杨下元和袁化邵的时候,他们给我的那种压力和威慑。

  如今对于沈髻,我也有那股属于阴阳先生的威慑力?

  当然,此前都没这种情况,应该是沈髻看了阳术,开始学习阴阳术的原因。

  “精通阴阳术,就会有这命数庇护,对吧?”沈髻问道。

  我点点头,答了个没错。

  “你来定,我们在哪儿守株待兔,诛灭马宝义!”沈髻字句铿锵。

  “我得要一张髻娘村和髻娘山,以及这附近的地图,还得准确,并且有基本的方位。”我开口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