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826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26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今天的沈髻,还是昨天的那副装束,只不过她看向我的目光明显有些异样。

  她轻轻蹙了蹙眉,面色瞬间冰冷下来。

  我立刻意识到,这,沈髻是误会了……

  这会儿我衣服拉到肩头下面,姜萌按着我肩膀的一只手,我另一只手又压着姜萌的手,沈髻这角度肯定是看不到我肩膀上的伤口,她这表情就再正常不过。

  沈髻一言不发,朝着门外退去。

  我马上就开口说道:“我受伤了,姜萌在帮我看伤口。”

  沈髻的脚步顿了下来,她眉头却皱得更紧,停止了后退的动作,迈步直接进了屋内。

  我也赶忙松开了握着姜萌的手,同时叮嘱姜萌,让她不要直接碰我的伤口,以免毒素也伤到她。

  我快速从兜里掏出灰仙手套,递给了姜萌。

  灰仙手套不只是能隔绝毒素,还可以避免被阴气,怨气,这些东西伤到。

  她带上灰仙手套之后,又从自己身上取出来了一些东西。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那是一条布袋,其中竟然有一些粗针,细针,极小的刀具,看起来竟像是中医给人治病的工具。

  姜萌小心翼翼地按住我的伤口,然后开始动手清理。

  沈髻也走到床边,她皱眉,盯着我的伤口看了好一会儿。

  “外头那些人伤的你?我听冯保说,你一个人对付了他们?”沈髻清冷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疑问,我听得清楚明白,沈髻是不觉得我有这样的身手和实力。

  我看着肩头的伤口,用余光瞥向沈髻。

  这时姜萌已经用了一柄细小的刀,割掉了我伤口上发黑的肉絮,怪异的是,我只是觉得微微刺疼。

  “是他们,不过就只有这一处伤,人太多了,双拳难敌四手,也没带上趁手的兵器。”我解释了一句。

  此时,肩膀的位置,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闷哼了一声。

  我的额头上青筋鼓起,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姜萌语气格外郑重小心地说道:“先师,那些尸毒让你伤口周围的肉都坏死了,所以你感觉不到疼痛,但它们却还在蔓延,我得把被感染的肉全部割下来,这痛你忍住,马上就好。”

  姜萌的声音很沉着,手上的动作也是平稳干练,我看着她的刀在我的伤口里游走翻转,伤口传来的疼痛感愈发地强烈起来,但再被她割出来扔到地上的肉絮,已经不是漆黑,而是透着鲜红。

  伤口之中的血也在往外渗透,姜萌左手持一块纱布,将渗出的血液随时吸干净,右手持刀的速度却毫不减少。

  整个清理伤口的过程应该不足一分钟,可钻心的疼痛,让我几乎忘记了呼吸。紧接着,姜萌又掏出来一个两指左右的瓶子,倒出来药粉直接贯入我的伤口中,再用一块布将伤口封住,并取出绷带将我的肩膀缠绕起来。

  我额头上满是汗水,身上也被汗水浸透了。

  我心中着实后怕,这伤口上沾染的毒,如此之凶?他们的指甲又是如何被灌入这尸毒的?

  “外面人不少?不要让他们碰沈九他们。”我反应过来,立刻和沈髻说道。

  沈髻回答我已经叮嘱过了,她就是在等我醒过来,想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告诉我,沈九他们已经失踪了七天,她还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接着她又问我,是怎么遇到沈九,还被他们围攻的?沈九他们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子?应该不是死尸?是撞祟?

  沈髻的问题多,可条理性也足,基本上没让我觉得混乱。

  我侧眼看着姜萌包扎伤口,又麻又痒的刺痛感不停地从肩头传来。

  我努力忍着疼痛,平稳住思绪,逐一回答了沈髻的问题,只不过关于沈九他们为什么会成这样,我也解释不了。

  沈髻沉默……

  此时,姜萌已经将我的伤口包扎好了。

  我将衣服拉好,姜萌麻利地将地上那些肉絮用一块布包了起来。

  我让她暂时别扔了,我还得看看。

  姜萌点了点头。

  我起身往院子里走去,沈髻同步于我身侧。

  院内阳光明媚,照射在人脸上熨烫无比。

  沈九几人已经被平放在地上,地上有白布,他们头上贴着符,还当真像是死尸。

  院子旁边是冯保和冯军,狼獒正趴在冯军的房门口,吐着舌头,机警地巡视着四周。

  不知道昨晚沈九用了什么手段,竟没有让狼獒发觉他们?或者是他来的时候,狼獒刚好不在院子里?

  沈髻带来的十余个髻娘村的村民,此刻都站在门口,他们一直在交头接耳,小声说话。

  “没有办法让他们恢复么?”沈髻又皱眉问了一句。

  我摇摇头,回答说:“正常情况下,撞祟在阳光下晒着就好,可他们又不是撞祟,暂时我没办法,我得找人……”

  下一刻,姜萌却忽然从房间走出来了,她小声地说道:“先师,我想到一个可能,我得看看尸体。”

  姜萌的话,让我惊愕不已,姜萌不过是个普通羌族人,她会医术我想得明白,羌族培育一个侍女,肯定是对先师有用的,可她看出来了问题,我还真想不到她从哪儿看出来的。

  “说来听听?”我沉声开口。

  本来我是想打电话回去,找刘文三和陈瞎子问情况,陈瞎子是神婆,他本身对马宝义也有些了解,或许会知道。

  姜萌指了指地上的人,犹豫了一下道:“我得扒掉一个人看看,确定一下我的猜测对不对。”

  “可以。”我还没说话,沈髻就点了点头应允。

  不过姜萌却没动,还是一副毕恭毕敬,等我命令的态度。

  “去吧。”我点头,姜萌立刻就到了一人身边,她手中的刀,干净利落地割开了那人的衣服。

  “士别三日,罗十六,你似乎不只是让人刮目相看。”

  “刚才我试着摘过一张符,他们的反应很大,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沈髻轻声说道。

  “身手变了,心性不再和以前一样,我看着你,感觉像是看到了师尊,为什么会让人觉得从心底害怕?就像是你脸上有一团迷雾,让人看不清?”

  沈髻这形容,却也让我不自在。

  我解释说,人总是会变的,只不过我确信我没问题,不会变成阴先生,她没必要怕我算计她。

  停顿了一下,我摸了摸自己的脸。

  沈髻说我让人看不清。

  恐怕就是因为我学会了袁化邵的话术。

  以及这段时日对付杨下元,徐白皮,我开始学会了算计?

  这是从内而外,由气场开始的改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