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供奉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818章 供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18章 供奉

  这羽化恶尸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睁眼,可我脖子被扼住的那窒息感却格外地真实,就像是被一双手紧紧掐住一样。

  那股冷从四肢百骸传递而来。

  那残破的羽化恶尸让我清楚地感觉到:他醒了,正在注视着我,

  而且这注视中蕴藏着浓烈的恨意,怨毒……

  脖子被卡住的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极度的缺氧让我感到大脑开始空白。

  我忽然发觉不对劲,艰难地低头一看,脖子上竟真的有一双手……

  这双手骨节凸起,其上全是老茧,分明是个练家子的手掌!

  余光往后看,掐着我脖子的,竟然是冯军!

  他双目呆滞,面容凶狠,冷寂的月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杀机凛然。

  我开始还以为这是羽化恶尸给我的心理压力,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让冯军撞了祟,当真是凶!

  也就在这时,又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这脚步声更让我一个激灵,又来一个?还是几个?

  思绪的瞬间,我立即抬起手,杨公盘直接朝着冯军的脸上一拍!

  啪的一声轻响,我留了余力,没有狠拍下去,否则的话,这带着方盘的杨公盘,必定可以把冯军的鼻骨打断。

  一声闷哼,脖子上的手瞬间松开,我迅速回过头,冯军蹬蹬蹬地后退了好几步。

  同样我也看见陈瞎子,刘文三,冯保等人从廊道那边冲过来。

  冯军在后退,冯保直接上前,手肘狠狠地制住了冯军的脖颈!

  “他被撞祟了而已,没事了。”我马上就制止了一句,冯保动作僵硬下来,没有继续下狠手。

  “莫名其妙撞祟?刚才就见鬼了,冯军在后院好端端待着呢,直接一下子就往外跑。”刘文三皱眉说道。

  陈瞎子灰白色的眼珠子却注视着五鬼木的棺材,缓步走到了棺材之前,定定看着其中的尸体。

  凭借陈瞎子这视力,他应该无法看清楚棺材内的尸体,但可以看个大致的影像。

  我先回答了刘文三的问题,大致就说了一下这羽化恶尸,我刚才刺激了他,他找个人来撞祟,给我下马威而已。

  刘文三当即就抽出来了腰间的铡鬼刀,他也走到棺材前头,铡鬼刀连续比划了好几下,骂了个操字,说他敢给你下马威,等会儿我把他四肢都给卸了,接着刘文三又咦了一声,说道:“没有四肢,少只胳膊,就三肢,行!更好卸。”

  当然我晓得刘文三说的也不过是狠话罢了,我没开口,他不会真的动手。

  至于陈瞎子则是双手朝着棺材内摸去……

  他的手竟然都摁住了羽化恶尸的头顶。

  “十六,你有什么计划了么?”陈瞎子忽然问道。

  我心头微跳,陈瞎子眼神不好,可心思却很缜密,能够感受到我的心态变化?

  略微沉凝,我将刚才和羽化恶尸所说的事情,以及我猜测的那些结果告诉了他。

  当然,我没有说和风水局相关的半个字,只是说了,我要用羽化恶尸来对付徐白皮。并且说完了之后,我更是郑重地看着冯保和冯军,告知他们听到的这些都要烂到肚子里。

  人多眼杂,同样口耳也杂。

  风水局我会安排下去让冯志荣去布置,可具体是什么作用,我却不会说。

  因为徐白皮不懂风水,可他又会用黄皮子迷惑人心。

  只有我一个人知晓风水作用,才能顾全大局。

  至于我要用羽化恶尸来对付他,这事儿被其他人知道也无碍。

  陈瞎子若有所思,他的手从羽化恶尸的头脸上往下,在他身上继续摸索。

  我也没阻拦陈瞎子,大家都在这里,这羽化恶尸也闹不了乱子,毕竟他没尸丹。

  几分钟之后,陈瞎子抬起手来,他手中多了几样东西,一块腰牌,一把已经锈蚀了的枪,还有几枚年代感十足的大钱。

  “十六,你看看。”陈瞎子将东西递给了我。

  我低头去看的同时,他又继续开口:“五鬼请魂不能教你,背尸这事情,阴阳先生不好做,我来。”

  “这……”我身体一僵,皱眉道:“折寿。”

  “命够硬就不怕折,你顾全大局吧。我相信你能掌控一切,牺牲一点阳寿,已经可以接受。”陈瞎子再次说道,停顿了一下,他又开口:“五鬼请魂术是秘法,只能传给下一任,我师父也不会同意的,十六,这是死规矩,你不可能拜神婆,你拜我,或者我师父,我们都受不住。”

  “……”我没说话了。

  因为陈瞎子说得很有道理,并且也的确是规矩……

  我也不可能改换师门,他们也承受不起我的命数,当不了我名分上的师父。

  沉凝了片刻后,我道:“冯保,冯军来搭把手,先将棺材弄去后院。”

  此时冯军已经清醒过来,不过是脸上被杨公盘砸过的地方,有些淤青的伤痕而已。

  他面色上明显有所惶恐,刚才的事儿,他自己肯定有所察觉,再加上旁边冯保肯定会解释,所以那惶恐,是对我的害怕。

  “不用多想什么,撞祟这事儿,文三叔撞过,陈叔撞过,冯军,我现在将你当自己人,你不要想太多。”

  冯军的脸色这才松缓下来不少。

  我们几个人一起动手,将棺材抬去了后院。

  此时那些捞尸人也还在院子里。

  在我的示意下,冯军和冯保过去将这些人请到了别处。

  后院就只剩下我和刘文三、陈瞎子,三人了。

  我看向后院的一个房间,让刘文三、陈瞎子帮着我将这羽化恶尸抬了进去。

  紧跟着我就开始用地支笔和细麻抄纸画符。

  将羽化恶尸放置在这房间的床榻上,我在墙上贴了数张押镇神咒,镇煞符,又用黑狗血在床下的地面上画了河魁斩尸符。

  这河魁斩尸符就是地相堪舆之中,带杀机的风水符了,也是李遁空之前用过的招数。

  这些准备做好之后,我才示意陈瞎子和刘文三和我出房间。

  最后我在门上,画了更大的一张押镇神咒。

  当然,这押镇神咒并不完整,我没用精血。

  “现在暂时还不用五鬼请魂,我还需要很长时间来做准备布阵,陈叔,文三叔,你们去休息,明天我就会让冯家先去修一个仙家牌楼给徐白皮。”

  “牌楼?这啥意思,十六你要供奉他?这几天看沙盘,不会看傻了吧?!”

  刘文三眉头当即就紧皱了起来。

  我没有停顿,也没有回答刘文三,而是继续说道:“这仙家牌楼我要修在老街的入口,并且我每天都要给他上供,黄金白银活鸡,一样不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