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你就是罗先生?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90章 你就是罗先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90章 你就是罗先生?

  赤色主灾,我直接破掉了这灾!

  可他们瞬间就变了气色……

  红为喜悦,可这赤红却没有光泽,便成了不详。

  形容红色面相的还有一句话,红色如鸡冠或桃红而光泽者生,红色如死血者死!

  刚破了受伤的凶兆,却立刻又来了索命之兆,我心头顿时阴沉了不少。

  这同样还告诉我一件事儿,那老黄皮子,可能就隐匿在道观里……

  否则的话,道士弄掉了火种,它怎么会立刻就发现?并且还有应对之策?

  “罗先生……我们脸上有东西吗?您一直看着我们……”

  毛守一不自然的开口问道。

  我眯着眼睛,视线挪到了铁笼里的那几个黄皮子身上。

  “你安排人看好这几个黄皮子,切莫不能出纰漏,再准备好磨刀石,然后你带路,我们在道观里绕两圈,我看看这里的风水。”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我没有多说其他的细节,只是说了自己的安排。

  我得试试看,那老黄皮子如果就藏在道观里,到了近处,大鹅肯定直接就能把它揪出来。

  如果说找不到,它恐怕就是先跑了,就只能晚上把它硬逼出来。

  毛守一立刻点点头,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我下意识地摸出来手机,用前置摄像头看了看自己的脸,我的嘴唇反倒是没有赤红如血。

  这其实也正常,火灾的祸患能笼罩我,因为整个长青道观着火,覆盖面积太大,我在里面,就不会那么容易出来。

  可真的是要杀我的话,哪儿有那么容易?

  区区一个黄皮子要不了我的命,想要我变面相,也得它有足够的本事才行,现在看来它没有,并且也翻不出来什么大的风浪。

  只是黄皮子太阴险,我必定得除掉它,绝了后患!

  几分钟之后,毛守一就安排好了人手,不只是我们身边这道士,他又找来了四个道士做帮手。

  我略放心了一些,人这么多,大白天的黄皮子迷人眼睛的概率不大。

  紧跟着,毛守一就带着我去道观的其他地方,基本上是从偏院开始,走向后殿,还去了发现火种的藏经阁……

  我期间一直注意仔细寻找,同时也注意着背篓里大鹅的反应。

  凭借它的灵性,肯定是晓得我想做什么,一旦有所察觉,必定有所反应。

  不过寻找下来这一段,却什么都没发现,大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并没有光走一通就完事儿,同样也在仔细看长青道观的风水宅元,我发现长青道观的风水也算是不错,属于比较中正。

  其实最好的道观风水,并不是中正,也不是冯志荣说的,广收门徒的风水局。

  长青道观,应该属于神坛古刹的一种!

  按道理来说,像是袁氏阴阳宅这样的神坛古刹之地,才是作为道观最好的选址……

  若是真的重建长青道观,最好是迁移地方。

  后殿至前殿,这一通走下来,大鹅都没什么动静。

  我看完了风水,最后到了前院大殿。

  此时时间约莫到了中午。

  毛守一领着我到了大殿的太师椅前坐下,他并不知道我全部的目的,其实还有看黄皮子,只以为我在看风水,此刻他欲言又止,眼中也有渴望之色。

  明显,他渴望的也是改风水,对于黄皮子,反倒是没那么畏惧。

  “罗先生,您看出来什么问题?这风水,应该可以改的更好吧?”毛守一问出了声。

  我略有思索,回答道:“改不如重建,原址的风水其实没什么问题,不过真要细算下来,其实不适合道观,道观属于神坛古刹,如果你们没意见的话,我可以选一处这种风水地,冯家会直接再建一个长青道观,你们搬迁进去。”

  这番话我说得很郑重,条理也很清晰。

  毛守一明显愣了一下,不自然道:“直接搬迁?不能原址了么?”

  “神坛古刹是神坛古刹的风水位,普通的风水地,是变不了那种风水的。”我解释道。

  不过随即我又说了一句:“这事儿不强求,如果你们不愿意搬迁,我可以在原址上,给长青道观改一下宅院,形成更好的风水宅,也会很不错。”

  “等结果了这些黄皮子,我们会着重考虑罗先生您的提议,不胜感激。”毛守一微微抱拳,和我说了多谢。

  大殿外进来了两个抬着方桌的道士,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手里提着食盒,

  方桌被放下之后,另外的道士迅速放下食盒,打开之后,取出来了好几叠精致的菜肴饭食。

  “罗先生,请先用饭,道观里没太好条件……”毛守一恭敬的请我去吃饭。

  我还真的饿了,香气入鼻,腹中就有了反应。

  落座之后,我又喊毛守一去把冯保叫进来。

  冯保到了大殿之后,身上有些脏兮兮的,不过他倒是一副高兴的神态,告诉我车轮子他搞定了。

  我让冯保赶紧坐下吃东西,也歇会儿,我有事情要安排他做。

  冯保倒是没拘束,直接坐下,端起碗筷就开始扒拉。

  毛守一想转身出去,我也把他叫下来,让他别那么多礼数,一起吃东西,晚上的事情我要让他在场商量。

  毛守一这才没离开,不过吃饭的时候,他一小口一小筷子的,明显不如我和冯保的熟络。

  一餐饭吃完,我才告诉冯保,晚上让他磨刀,宰黄皮子。

  冯保当时眼前就是一亮,他搓了搓手,重重的说了个好字。

  偏偏就在这时,大殿门口匆匆又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略微显大的道袍,腰间还插着桃木剑。

  眉目之间,我看到了其和茅元阳的相似之处!

  顿时我就反应过来,这就是毛守一刚说的,险些吊死在黄皮子前头的道童,也就是茅元阳的儿子。

  很快,这道童就到了桌子跟前。

  他紧绷着脸,嘴唇也抿得紧紧的。

  毛守一面色微微有所变化,立刻站起来,明显要拉住他。

  不过他的动作更快,竟然重重的在桌前跪了下去,砰砰砰几声,他竟然给我磕头?

  他再抬头的时候,额间分明是一片血红。

  并且神色格外坚定的看着我,声音略有沙哑道:“您就是罗先生,我想拜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