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气色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88章 气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88章 气色

  我本来刚端起茶盏,手却晃动了一下,茶水都溢出来了不少。

  眼皮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两下,莫名的,我听到了一声咳嗽,这咳嗽就在耳朵边传来,让我当时就打了个寒噤,猛的回过头。

  结果是冯志荣捂着胸口,正在咳嗽。

  “罗先生,你怎么了?”冯志荣嗓子明显有些干哑。

  我额头上泌出了汗水,难以否认,刚才他那咳嗽,让我想到了那天晚上在老宅的咳嗽声,以及徐白皮最后坠入杖没阴来之地的场景。

  甚至还联想到了小黄皮子中的那一杆烟枪。

  “没事,冯家主你注意身体。”我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思绪。

  再看向那道士的时候,我放下茶盏,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也闭上了眼睛,一时间没说话。

  之前我一直不敢动那一窝小黄皮子,是因为晓得肯定还有老成了黄仙的老黄皮子。

  贸然杀了小的,老黄皮子必定出来害人。

  并且除此之外,徐白皮的阴影,以及那只黑手,一直缭绕在我心头不断,这也是我不敢贸然动手的原因。

  首发网址https://m.vip

  可如今小黄皮子快长成了,甚至是都能害人。

  以及长青道观被送死鸡,碎金子,钱……这分明是黄仙惯用的换命手段,以财换小黄皮子的命。

  这些东西害人不浅,放了,必定就是放虎归山。

  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轻微的声响,我就是在考虑应该怎么做,才能够妥善将其灭掉。

  至少是要除掉这一窝小黄皮子,以及那个躲在暗处的老黄仙。

  至于徐白皮我不能确定,还得再观察,甚至可以让人去一趟苟家,看看那杖没阴来之地的情况。

  思绪至此,我忽然想到了一点,猛地睁开了眼睛。

  “冯家主,之前我带回来一只大鹅,还带着它跟着我去山上祭拜,您还记得吧?”

  “它在什么地方?”我扭头看向了冯志荣。

  在对付家仙的时候,我选了两只鹅,用来针对黄仙,最后那一个还跟着我去对付了袁化邵,物极通灵,那大鹅俨然有不比狼獒少的灵性。

  去南山群岭之前,我去祭拜爷爷和我爸,镇压袁化邵尸骨,那大鹅和狼獒都在随行。

  不过至此后,我却没时间管顾它。

  冯志荣愣了一下,然后他点点头,说道:“在冯家,专门用了一个偏院来养着,冯保和我提过一句,这大鹅有灵性,罗先生你也很喜欢,冯保在跟你们去之前,还弄了一些母鹅过去,我时不时会去看一下,它应该比较满意。”

  冯志荣这煞有其事的一番话,是真的把我说的一僵。

  我想象不到那个画面……

  “我准备去一趟长青道观,四位等我片刻,我这里有一头大鹅,专门克黄仙,有它在,事半功倍。”我定了定神,沉声解释。

  自然,这四人都纷纷点头,这时他们眼中的悲意已经减少了很多。

  语罢之后,我就让冯志荣带路。

  冯屈本就在屋门口守着,他自然走在了我们的前头。

  约莫十余分钟之后,便来到了冯志荣安排人圈养大鹅的院子。

  说是偏院,可这偏院当真是不小。

  进去之后,我更是看得一懵。

  按道理来说,圈养家禽牲畜的地方,地上难免少不了秽物,没想到这院子里格外干净。

  右侧的位置有一个小花园,花园中心有个水池,几只个头略小的鹅在里面游着。

  旁边亭子的石桌上,还站着一只鹅在挥动翅膀。

  花圃里头明显能看到鹅粪的痕迹……

  很明显,这些都是母鹅,我一眼没看到大鹅。

  正当我要问冯屈和冯志荣的时候,忽而一阵剧烈的拍打声传来,我抬头一看,这偏院的堂屋房顶上,一只大鹅扑打着翅膀落了下来。

  它落地之后昂首挺胸,脖子一前一后晃动,头却平稳无比,俨然像是个常胜将军一般朝着我走过来。

  花园里那几只母鹅迅速上了岸,很是奇特的排成了一排,快速的到了大鹅的身后。

  到了我跟前,大鹅又扑打了两下翅膀,发出“㗇!㗇!”的叫声。

  鹅和鸭子叫声类似,不过鹅的更为高亢。

  “罗先生,之前冯保和它混的挺熟的,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老白,它还挺受用。”冯屈在旁边又补充了一句。

  “老白?”我重复了一句。

  大鹅脖子来回前后晃动好几下,却还是保持了不低头的动作,我心里也感叹不少,这大鹅的灵性果真是高。

  “得让你跟我跑一趟,还有个黄仙,回头再送你回来。”我先是开口说了一遍,接着又让冯屈去弄来一个背篓。

  冯屈马上去照搬,冯志荣则问我,是让冯屈跟着我走,还是让冯保来开车?

  我倒是没多考虑,就说了冯保。

  冯屈虽然鞍前马后,但他能做的冯保都可以做好,最关键的是,冯保稍微有一些自保能力,出事儿了能跑,冯屈的话怕是跑不掉。

  不多时,冯屈带来了背篓,我接过来之后刚放到地上,那大鹅就扑腾了两下翅膀,直接跳了进来。

  “委屈你一下了老白,要是光明正大带你去道观,怕是那老黄皮子不出来。”我解释了两句。

  同时冯志荣也安排冯屈去通知冯保,准备给我开车。

  离开偏院,去往前院,那四个道士从堂屋走出来,我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再到大院门口的时候,冯保已经开出来了一辆七座的SUV。

  我上副驾驶的时候,又从车窗探头,和冯志荣说了下,让他去告诉一下徐诗雨,我得去长青道观办事儿。

  车速从慢变快,很快就进了市区的马路。

  余光我却看见车的后视镜,刚好能照到后方的那些道士。

  他们的面相,此刻变得有些诡异……

  嘴唇的位置竟都有些赤色,并且带着微微灰蒙蒙的感觉。

  说是面相,实际上面相变化还没具体出现,只是气色变了……

  而在骨相之中,气色同样包含在面相之中。

  红光为喜悦,有光泽为情欲,无光泽则落于不详,这就是看喜实则灾。

  黄色主光泽,才是财喜临门。

  其白,青,紫,赤,六色各不相同。

  赤色主灾,火灾诉讼,离别受伤,是大凶征兆……

  难道说,我们回长青道观,要出事儿了?!

  我立刻看向耳镜之中自己的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