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先封尚方剑,按法诛奸脏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82章 先封尚方剑,按法诛奸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82章 先封尚方剑,按法诛奸脏

  我早已做好蓄力准备,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拔腿前冲,顷刻间就冲到了他跟前。

  就在此时,杨青山清冷肃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罗十六!还不斩尸,更待何时!”

  手起!

  尚方斩马剑挥至我头顶上方,月光照射之下,剑锋之上的那一层玉面,如磁石般吸聚起莹润的月华。

  耳边杨青山的声音,忽然消失了……

  不只是杨青山的话音,甚至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旗帜的凌冽飘动归于静止。

  篝火的噼啪响声戛然而止。

  “先封尚方剑,按法诛奸脏!”恍惚之间,耳边似乎又有一个虚幻的声音在响彻。

  这声音,这话语,给了我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我曾听过一样!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可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有种感觉,走在路上,去往某个地方,觉得那里似曾相识,甚至也会有幻觉,自己曾经历过某些事情!

  此刻,我便是这种感觉!

  心有所动之下,我更是下意识的嘶吼而出:

  “先封尚方剑!按法诛奸脏!“剑落!

  诺大一颗头颅,抛飞而起!

  断头却无血,“砰!”的一声,眷阳阴尸首级落地,稳稳当当的立在地上!

  一双重瞳涣散,这重瞳之眸中曾经的凶厉,嗜阳,残暴,经历了千百年的光阴交错,终于永远的消逝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我双手不住地颤抖着,仿佛这一斩之下,已经用尽了全身的气力,趔趄地退后数步,终于失去了身体的平衡,瘫坐在地上。

  眷阳阴尸虽然没了头,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屹立在地面上,纹丝不动,毫无倾斜。

  青黑色的官袍之上,玉玺碎裂的颗粒和凿粉,混合着血光,在月华之下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凄冷和孤独。

  杨青山迎风而立,青色的道袍在风中凛冽,其手中的墨盘已碎,四分五裂落地,拂尘已断,染血的尘须,迸裂成数段,在空中飞舞四散。

  牌楼前的空地之上,是断掉的五方旗帜、碎裂的五面铜镜,篝火已燃烧至尽头,寒风掠过,灰飞烟灭。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耳边的幻音消失,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太阳穴的跳动。

  “没事了……”我低声喃喃,喉头涌上一股干涩的灼痛。

  “没事了。”片刻后,我又沙哑的说了一句,语气却是无比的凝重,这是我在自己告诉自己,我努力要让自己驱散心头的那一层阴影。

  眷阳阴尸的威慑,好似在我心头形成了烙印,即便是他现在已是断头之尸,都难以消散。

  “曾经的九五之尊,死后的眷阳阴尸,如今的断首之君,已然魂飞魄散,没事了。”

  杨青山丢下拂尘柄,走至眷阳阴尸的头颅之前,定定的看了一眼那头颅,又扭头看向我,突然开口问道“还撑得住么?”我愣了一下,心神却有几分茫然。

  “撑是撑得住,还要做什么?”我问道。

  “为免夜长梦多,你要将他掩埋,以免再落入奸人之手,虽然他魂飞魄散,但是眷阳阴尸的尸体,本身也是恐怖至极。”

  我身体又是一僵,不过杨青山所言甚是。

  目光扫过柳三元一眼,他此还是昏迷不醒。

  “柳昱咒,还有其他人呢?我们不能就这么直接的走,这会儿柳家也太虚弱。”

  “他们只是伤了气血,最多的就是断掉肋骨,没有柳三元伤的重,我要他们的心血,他们也没柳三元这么疯,直接在心口一掌,换别人,已经丧命了。”杨青山的目光也在柳三元身上,他眉头微皱。

  话音未停,杨青山继续说道:“柳家没你想的那么弱。”我眼皮微跳,却想到刚才眷阳阴尸的异变,那股子阴云还是没彻底消散。

  内心已然有了一个猜测,之前事态紧急,我来不及多想,却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想。

  可现在想来,除了张尔在背后放阴招,还会有谁?

  “等我一会儿,我要带上一个人,我们再去群岭之中的中龙分脊山。”此时我的声音已然是嘶哑的几乎变了音调。

  语罢的同时,我直接转身,朝着牌楼之内走去。

  经过羌族那两个字的巨大牌匾,我脚下的速度快了许多。

  这时,后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应该是那些躲起来的小道士都出来了。

  我身旁也很快跟上了两人,一人正是刘文三,另一人正是陈瞎子。

  刘文三伸手出来搀扶着我,我本来晃晃悠悠的身体这才稳住,但我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前行。

  刘文三没多开口,陈瞎子亦然是没说话。

  我隐约是记得顾若琳在哪个院子的。

  实际上我内心还有几分侥幸,我希望顾若琳还在,这样的话,暗中出手的人,就可能不是张尔。

  因为一旦是张尔出手,他必定就是黄雀在后的猎人,肯定会借机带走顾若琳,甚至是一箭双雕,顺便灭掉我和柳家,更有可能,他还觊觎眷阳阴尸。

  若是顾若琳在,那动手的就是另有他人!

  走至院门口,我抬起手来要推门,手却僵硬了。

  呼吸更急促,心神更压抑。

  我用力闭上了眼睛,狠狠推门!

  结果我却推了一个空。

  我睁开了眼睛,本以为是陈瞎子和刘文三开的门。

  却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柳化道。

  他狼狈无比,脸上还有几道伤痕,胸口的道袍更是碎裂,露出伤痕累累的皮肉。

  除他之外,院子里还有人。

  柳昱咒站在顾若琳的房门口。

  房门大开,其中空空荡荡。

  地面上还有两具尸体。

  这是两具道士的尸骨,他们双颊凹陷,皮包骨头,双眼瞪大,脸上的狰狞,代表他们死亡之前的格外痛苦。

  并且在他们的手掌之上,都有一道深得几乎割断掌心的伤口!

  这两具尸体都是跪着的,在他们面前一尺的距离,能看到有两堆血泥的痕迹。

  我死死的捏紧了拳头,心头彻底沉下去,落空下去,呼吸都一瞬间窒住了。

  不用进屋,我就晓得,顾若琳肯定不见了。

  屋门口的柳昱咒抬头,他脸上的虚弱难以掩饰,眼中却也罕见的有了杀机。

  “我们先看的杨兴,他不见了,顾若琳这女人,也不见了,他们死于什么手段,你看得出来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