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必有牺牲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30章 必有牺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30章 必有牺牲

  一眼就能看清楚,杨兴若是要藏东西,只能藏在裤子里了。

  柳昱咒的反应也不慢,伸手在杨兴腿上摸了几下,又找到旁边杨兴被脱下来的衣服翻找,结果一无所获。

  这时,刚才那明显是给杨兴续命的大夫又走了进来,他眉头皱的更紧了,道:“昱咒,你在找什么?还有这人什么情况,你总要说上两句,其它人又不知道,不敢说。”

  柳昱咒直接摇了摇头道:“多了不用问,他不能死就行,另外,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例如说一块人皮。”

  那大夫摇摇头,他瞳孔明显又紧缩了两分,道:“他剥皮放在自己身上?”

  柳昱咒顿时就不说话了,他跨步走出门,一眼就看向院子里的两个道士,沉声道:“你们过来的时候,杨兴身上有没有落下来什么东西?或者谁在这途中找过你们,又或是来见过杨兴?”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柳昱咒问的就较为清楚直接了。

  并且他目光明显变得锐利了不少,透着一股审视的意味。

  同样,我心头也有警惕,仔细的看着这两人。

  人的眼睛很难骗人,若是他们有问题的话,或许能表现出来细微的变化。

  不过我却什么都没察觉到,那两人回答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没落下过任何东西,并且在途中也没有被人拦下。

  记住网址kanshu.com

  只是之后,两人却明显面面相觑。

  他们似乎也看出来了柳昱咒的态度以及我的眼神问题,忽然一下子不说话了。

  柳昱咒明显面色更沉,说道:“怎么不开口了?”

  两人更是说不出来话了。

  我微眯着眼睛,神色更为警惕起来。

  柳昱咒冷哼了一声,他往前踏出数步,速度更是极快。

  来到两人面前之后,柳昱咒同时伸出双手,一把就按住了两人的肩膀,那两人闷哼一声,几乎撞到了一起。

  “说!”柳昱咒呵斥了一声,两人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

  那两人却还是闭口不言,他们脸上的为难之色明显更多。

  “罗十六,你和陈瞎子先一起回去。杨兴不会死,我会把事情弄清楚,再来找你。”柳昱咒扭头看了我们一眼。

  我眉头皱起。

  陈瞎子反倒是抬腿往外走去。

  他都走的那么快,我也没别的好说,只能跟上。

  出了这院子之后,又走了一段距离,我才不自然的说道:“陈叔,你怎么走这么快,直接就出来了?”

  “那两个柳家道士最后不开口讲话,唯有一个可能,来见杨兴的人,下了封口令,并且那人的地位在羌族一定很高,当着我们的面,柳昱咒问不出来,明显他肯定不会说放弃询问,让我们离开,他应该还有他自己的手段。”陈瞎子直接回答。

  他这番话,顿时让我醍醐灌顶。

  只不过,我心头更是一沉。

  那人的地位若是高过柳昱咒,那岂不就是柳昱咒师伯那一个级别?

  他见杨兴,还要封口……说不定杨兴胳膊上的皮被他带走了。

  难道说,那人就是杨下元在羌族中的后手?

  这思绪一旦冒起来,就如同一颗发芽的种子,再也难以压抑下去。

  这期间陈瞎子已经带着我快走到我们住的那院子外了。

  在门口的时候,陈瞎子停顿了一下,道:“不用担心那么多,更不需要胡思乱想,你该说的都说了,柳昱咒自己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他不蠢。”

  “我晓得了,陈叔。”

  话音刚落,陈瞎子便推门而入。

  院子中间,狼獒趴着打盹儿,刘文三则是在一旁吧嗒吧嗒的抽烟。

  我们进来之后,刘文三立马站了起来,他看我的目光更是惊喜无比。

  “十天了!十六,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得再拿着刀架柳昱咒的脖子!让他把你弄回来了!“

  刘文三快步的走到我们跟前,上下打量着我。

  狼獒还是趴在地上,头仰的老高,前足一左一右的搭在一起,尾巴也一直左右晃个不停。

  “文三叔,我没事儿,只是典籍太多,我看的太久。”我平缓下来思绪,笑了笑回答。

  “咦!”刘文三微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我,忽然露出一脸的疑惑之色,说道:“气质变了,十六,文三叔怎么觉得你变高了?”

  他这话反倒是让我觉得一愣,下意识的我摸了摸脑袋,回答道:“没有啊,这怎么可能。”

  陈瞎子点了一根卷叶子烟,他吸了一口,烟气在周围缭绕。

  “他说你的高,不是这身高,而是你透出来的气场,撇开刚才的事情不谈,这十天,你收获不小吧?刚才我虽然只听到一两句你和顾若琳之间的话,以及对杨兴的反应,这和之前的你,差别还是不小。”陈瞎子也开了口。

  这让我哑然,接着我点了点头,道:“的确收获不小。”

  我没有隐瞒陈瞎子和刘文三,直接就告诉了他们,我读完了丘处道与风水有关的所有藏书,包括对于各种尸的认知,丘处道曾去过的风水名山,险恶大川,这是柳昱咒送给我的一道大礼。

  刘文三摸出来半瓶二锅头,滋了一口道:“怪不得,那这牛鼻子还算是想得通,回头把符拿了,这不亏。”

  我苦笑,这岂止是不亏?如果柳家和羌族对我没有其他的算计,那么他们这就是先掏出来家底儿给我,来表示诚意了。

  陈瞎子却突然开口,道:“那眷阳阴尸,应该有针对之法了吧?”

  他这番话,却刚好问到了难点之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回答:“丘处道只写了眷阳阴尸的来历,来处,没有针对之法。”

  刘文三脸色变了变,他眉心都皱成了一团。

  陈瞎子的眼睛也是微眯起来,说道:“何解?”

  我思忖片刻,简单说了一下眷阳阴尸形成的条件,最后才说道,眷阳阴尸很特殊,属于阴阳调和之尸,并且他嗜阳的执念贯穿了一生,比任何怨恨都强。

  像是李阴阳的恶尸,或者丘处道的羽化善尸都比不过他,就是因为,其中一个重阴,另一个重阳,他们虽说羽化,但比起真正的阴阳调和,还是差别不小,更重要的是,眷阳阴尸生前吃过太多尸丹,尸肉了。

  停顿了片刻,我才继续道:“对付它,不但要有足够的人手,还要看风水之中有没有能镇住他的大穴,现在披髪鬼变了,未尝没有这么个地方,或者是将他引入另一个能镇住的地方,麻烦不小。”

  陈瞎子摇摇头,他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羌族和柳家,不知道要填多少命,才能灭眷阳阴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