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落水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18章 落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8章 落水

  稳稳当当一下砸在了那风水师的鼻梁上。

  一声惨叫之中,他是硬生生被冯保砸回了道场里头。

  冯保朝着地上呸了口唾沫,骂了句:“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和罗先生说话?”

  接着冯保回过头来,他冲着我反倒是笑了一下,道:“罗先生,这是家主交代的,平时我们帮不到您什么,家主说到了陈仓,要是有人对您不敬,就动手。”

  “冯家有钱,戚家有矿,哪个不开眼,就让我打得他睁眼。”

  我不只是看得愣住了,冯保这番话更是让我听愣住了。

  我哑然失笑,心头倒也舒畅不少。

  唐德脸上也透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那风水师爬起来之后,又走到门口,不过他没敢出来了,躲在道观后头,恨恨地盯着我们。

  门口那两个青衣小厮也不敢再多说话。

  唐德反倒是做了个请的动作,说道:“罗先生话语既然如此郑重,我去请少爷出来谈一谈。”

  “不是因为顾小姐而来,对于少爷来说,应该可以商量。”

  首发网址https://m.vip

  唐德转而瞥了那风水师一眼,神色冷淡,却一句话都没多说。

  我并没有多解释,在唐德的领路下进了道场。

  几个月前的这道场和如今并没有什么区别。

  唐德将我们带进了大殿之中,便转身去了别处。

  这当口,刚才那出言不逊被冯保教训的风水师,又到了大殿门外。

  他站在一根梁柱后边儿,我隐约察觉到到外面多了不少人,似乎若有若无地挡住了离开的道场门。

  几分钟后,脚步声传来。

  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除了唐德,还有另外一人。

  此人是杨兴!不过看着他,却给我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因为杨兴不再是那一身西装革履的模样,他竟然穿着一身唐装!

  修长笔挺的身材,短寸的头发,五官透着几分刀削一般的棱角感,恍惚之间,竟然和杨青山有几分神似……

  我心头微微凝重。

  我就知道杨兴会有所变化,果然,他的变化竟成了我所猜测的最大可能的那一种!

  “罗十六,煞费苦心地找借口来见我,有什么意义?当日在那城隍庙,你不是表明态度了么?不救若琳。现在又要纠缠不断了?”杨兴目光冰冷地看着我,话语更是清冷中透着敌意。

  “张尔会来找你,他现在或许已经来了,我需要你和我配合。”我直接开门见山,同样闭口不提顾若琳。

  “张尔?”杨兴面色更冷,他忽然说了句:“他来了也没用,若琳就是若琳,不会有任何改变,两个魂又怎么样,拔掉其中一个便可。罗十六你不愿意做,我会做。”

  “配合?你配么?”

  “少爷,罗先生所说……”唐德在旁低声开口。

  杨兴忽然道:“唐德,你不要忘了,道观是我爷爷给你的,能运转下去的经费是杨家给的,你要吃里扒外么?”

  唐德轻叹一口气,不再说话。

  我是没想到,杨兴还是这么固执。

  下一刻,杨兴又说道:“罗十六,给你个机会自己走出去。张尔即便是要来,他也进不来这道场,进来了,能不能出去,就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了。”

  我不禁在心中暗忖,张尔的可怕,又岂是你杨兴能够理解的?

  我正要继续开口劝说杨兴,柳昱咒却忽然说了句:“少入世俗,我还未知道,杨下元自下已然毫无教养可言,杨家的东西,又是谁给你们的呢?”

  杨兴看向柳昱咒,他眯着眼睛,说了句:“你又是谁?给罗十六当说客?”

  杨兴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罗十六,我用不着你帮,也用不着你假慈悲,自己走出去吧。”

  “不然你们都要被人丢出去!”杨兴的话语倨傲,神色冷漠。再没等我说话,柳昱咒便看了我一眼,他竟然率先朝着道场外走去。

  柳昱咒这一走,我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不过明显,刚才柳昱咒开口说话,恐怕他要插手。

  本身羌族就要清理门户……

  我还寻思在那之前如果能和杨兴说通,或许还可以看在杨青山的份儿上,给杨兴留下一丝情面……现在看来,却没那个可能。

  走至道场之外,柳昱咒平静地说了句:“今夜,羌族就会接管了杨家,张尔既然没来,这事情好办得多,他不是要顾若琳和杨兴么?将他们送去羌族,张尔就会去羌族,请君入瓮。”

  柳昱咒这番话,也让我的心脏咚咚地猛跳了起来。

  来找杨兴之前,我都觉得大概率张尔来了,到了这里之后发现没来,我和杨兴谈话时的态度才比较平缓,杨兴的反应也是冷漠平淡。

  因为张尔没来,杨兴没有危机感,没有踢到铁板的感觉,他自然就不会信我。

  可这也有另一层面的好处,就是柳昱咒所说,将杨兴顾若琳送去羌族,还怕张尔不来?

  唯独的问题,不过是用整个羌族来碰张尔而已。

  听柳昱咒话语中的意思,羌族不怕张尔……

  转念一想,一个存在了数百年的族群,如今有那么多强横的道士,曾经还有丘处道那种能创出葬影观山的风水师。

  杨下元都是羌族背叛出来的风水师,可想而知,本身的羌族绝对不弱,其中说不定还存在各种风水阵法,张尔入羌族,就等同于入了柳昱咒他们的主场。

  至少要比我们主动去对付张尔,说不定要踩入他各种圈套好得多。

  “行。”思绪落定,我点点头说道。

  冯保走到前面,正要开车带我们离开,结果我却突然发现,这道场外的水,似乎有了几分变化……

  恍惚间,好似水流变得浑浊了几分。

  我顺着往前走了几步,到了河边低头往下看,发现本来平静的河水现在却变得略有湍急。

  在这湍急的水面之中,让人的影子都变得模糊了不少。

  晃眼间,我觉得水中的影子又清晰了几分,似乎有一张脸快要浮上水面。

  我下意识地凑近去看,不知不觉间,身体倾斜出去了不少。

  当我瞬间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半个身体都探了出去,朝着水里头栽下去!

  我顿时头皮炸起,只听到疾风在耳边呼啸,下一刻,便直挺挺地栽进了水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