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天黑路滑鬼难行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71章 天黑路滑鬼难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章 天黑路滑鬼难行

  漆黑瞬间蒙蔽了视线!

  狼獒的吠声初听像是狗,可却带着嗷呜的嚎叫,拖长了声音显得无比凄厉。

  这哪儿是狗,分明就是狼啊!

  而且还是深山之中的孤狼!

  与此同时,一股更浓烈的尸臭味扑面而来,让我当时就干呕了一声……

  旁边是花姑的惊慌哭泣,还有陈瞎子咴儿咴儿的咳嗽。

  伴随着普通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坠地了。

  黑夜给人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灯……灯在哪儿?”我硬着头皮,声音沙哑的问道。

  “灯坏了……”花姑哽咽的声音,还是带着惊慌。

  随即亮起来了一抹幽幽的火光,正是陈瞎子按开了打火机照明。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我本来就惊魂未定,这一下子被陈瞎子又吓得不轻。

  他本来模样就很可怖,那双眼睛很吓人。

  此刻火光在下巴下面一张脸都泛着绿光了。

  紧跟着,花姑也稍微镇定了一点儿,不知道从哪里摸索出来了蜡烛点燃,屋子里面总算恢复了光亮。

  面前的一切,却让我大惊失色。

  之前老丁还是一副狞恶的模样,非要杀人泄愤不可!

  可现在,他却像是一团烂肉一样瘫倒在地上。

  四仰八叉的,胳膊歪歪扭扭,分明是断了。

  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的望着天花板,脸上的皮肉也溃烂了大半,全部都是尸斑。

  我头皮发麻,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老丁的一只手,却还是抓着冯向前的脖子。

  当然,这已经不是掐,只是耷拉着。

  冯向前在地上痉挛,艰难的呼吸着,却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我看见狼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门前,它又进了屋,在老丁的身上嗅了嗅。

  夜色烛火的灯光下,狼獒给我的竟然不是之前的煞气恐惧。

  反倒是安心镇定的感觉……

  “爸!”花姑颤声哭泣,跪倒在了地上,她想要扑到老丁的身上,却被陈瞎子一把抓住了肩膀。

  “花姑,你爸已经死了,他身上尸斑太多,有尸毒,就不要碰了。”余下的,便只是花姑凄凉的哭声。

  隐隐约约,我却觉得老丁倒下的方向,脸似乎还有点儿转向我这边。

  他虽然已经咽气了,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他不再看天花,而是看向我一样!

  我下意识打了个寒颤,鬼使神差的说道:“放心吧老丁,我罗十六说到做到。你是被人害死的,我帮你找人办案,还你一个公道!”

  “至于花姑,我想办法给她安顿安顿,不会在让她被人欺负!”

  话音将落,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

  似乎我还听到了一声叹息,很快沉寂。

  地上的冯向前颤巍巍的爬了起来,他明显心有余悸的看了老丁的尸体一眼,骂了一句晦气,甩开了老丁的死人胳膊。

  猛地起身想跑,结果一转头就碰到了狼獒的獒头!

  他吓得一声凄厉的惨叫,竟是直挺挺的站起来,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一下子就没动静了……

  “狼獒只看鬼祟,有的人虽然活着,但和鬼没区别,看一眼,自然受不了煞气,他被吓昏了。”

  陈瞎子不冷不淡的解释了一句。

  “十六,把尸体背起来,上车,送老丁去火葬场。”陈瞎子看向了我。

  “马……马上,陈叔等我两分钟。”

  我本来是打算直接报警。

  可想到了之前那加我微信的女警徐诗雨。

  现在报警的话,怕是又要被拉着写一宿的笔录,我干脆就给徐诗雨发了一条消息。

  结果她竟然秒回了我!

  我把花姑和老丁家里的事情快速的和她说了一遍。

  她表示立刻就会出警。

  我这才松了口气,让花姑找了条绳子,我去动手将冯向前给五花大绑,把他丢到了屋子角落。

  然后才硬着头皮去背老丁的尸体。

  他和我其他碰过的尸体又不一样!

  别的尸都是硬邦邦的,尽是直透心脾的冷意。

  老丁的软绵绵的,就像是融化烂了似的。

  我都生怕他的胳膊腿掉下来……

  好不容易把他放在了三轮车上,我是真的忍不住了,跑到旁边呕吐起来。

  吐了半晌,我觉得胆汁都快被吐出来了。

  转过身,陈瞎子已经把车推到路边了。

  这一次狼獒没有上车,则是慢悠悠的走在车龙头前面,就像是它要领路似的。

  花姑给我递了毛巾和纸。

  我擦了擦嘴角,叮嘱她说警察马上就会来,让她到时候和他们说清楚。

  这普天之下是要讲法律的,不要怕什么恶人,他们再凶也要守法。

  花姑却一直掉眼泪,点头说谢谢。

  我转身到了路边,陈瞎子示意我上车。

  他来骑车开路,空车我能踩,现在拉上事主我就踩不了,不然得出事儿。

  这一次我也就没逞强,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木板上头。

  陈瞎子搓了搓手,握着龙头,喉咙里咴儿咴儿的,冷不丁的又吆喝了一嗓子。

  “死人过棺不沾地,活人夜行莫回头!”

  “子时将至,瞎子开阴!狼獒点路!百鬼退散!”

  狼獒缓慢的往前走着。

  陈瞎子还是那么不紧不慢的蹬车。

  可现在我已经很清楚明白了。

  这不是陈瞎子蹬的慢!

  他拉着我的命,拉着尸体,这里头的门道多了去了,换一个别的人来,恐怕半圈都蹬不下去!

  而且这活尸的事主,明显要比上次在阳江里头捞出来萌萌那个死倒更严峻一点儿。

  不然陈瞎子干嘛弄来狼獒?

  甚至他吆喝的那段话也有变化,现在时辰未到,是子时将至,还多了狼獒点路,小鬼退散也变成了百鬼退散!

  又到了去火葬场的那条主路上头,村路边我看见有许多人,有的手里头拿着白灯笼,双目无神的看着我和陈瞎子。

  有的在原地来回走动,呢喃着什么,我也听不清楚。

  走出去小半截路,竟然还有一些跪在路边,对陈瞎子磕头。

  “老瞎子,你行行好吧,送我去火葬场,这日子熬着没有头啊!”

  “是啊老瞎子,上一次你走这条路都十几年前了,就行行好,带我们去火葬场吧,我攒下来的钱都给你!都给你还不行吗?”

  那些人里头,有的是白发苍苍的老妪,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哀求不止。

  有的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瘦的皮包骨头,耷拉着头。

  还有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儿

  女孩儿呆呆傻傻的杵着一动不动,手放在嘴巴里面用力嘬个不停。

  那男人一直在哭。

  那种感觉很难受,很压抑,就像是被他感染了似的,我都打了个冷颤。

  “能给点儿钱,让我去买吃的吗?孩子好多年没吃饭了。”

  冷不丁的,我耳朵边好像听到一个病恹恹的哀求声。

  下意识的我就想回答。

  陈瞎子却忽然看了我一眼,说了句:“十六,别忘了陈叔叮嘱过你的话。”

  我一个激灵,浑身都是冷汗。

  差点儿……差一点儿我就点头说好了……甚至也差一点儿在心里头回答。

  要真的答应了,岂不是又惹上事情?

  与此同时,狼獒忽然又是吠了一嗓子!

  那极具穿透力的嚎叫,莫名的给人带了几分暖意。

  路边突然就起了雾,那些路边的人晃晃悠悠的又退回了雾里。

  只不过耳边能听到尖锐的叫骂。

  “你这个死瞎子!你冷血啊!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受苦!我们熬不下去了啊!”

  “你开阴路,走鬼道,却不愿意送我们一程!你没有心!你就是一个畜生!”

  “总有一天你也要死,你也要上这条道!你命那么硬,看谁敢送你那一程!”

  “冷血没良心的人,注定了不得好死!”

  我听得心里头恶寒不止,对这些人的态度骤变,也很不舒服……

  如果真的要帮忙,那也是情分,而不是本分。

  再者说,有的忙,我们也帮不起……

  三里路格外的漫长,终于,眼前看到了火葬场了。

  我心头有了喜色,路边的雾气终于消散了一点儿。

  很诡异的就是,火葬场的那股子尸臭和油腻味道,我竟然都不觉得恶心了,反倒是暖洋洋的。

  “十六,你是个接阴生的婆子,不适合进火葬场,我送老丁进去,你在门口等我。”陈瞎子忽然说了句。

  我连连点头,从车上跳了下来。

  守门的是个年纪和老丁差不多的中老年保安,他给陈瞎子开了门,也略显得惊讶。

  “陈瞎子,你又来拉尸了啊!好事,好事!”

  他还给陈瞎子点了根烟。

  结果当他看到车上尸体的时候,脸色就抽搐了两下,叹了口气。

  “你拉的竟然是老丁……老丁惨啊,五十多岁就没了……我听说他那个女婿不是个东西。”

  保安送着陈瞎子往里走去。

  狼獒也跟着陈瞎子进去了。

  我搓了搓手,站在路边等着,摸出来手机胡乱翻了翻。

  心里面忽然就想到了顾若琳,她今天怎么样了?

  顾家不能建风水宅,还得搬迁的事情,顾老爷子会不会同意?

  心思至此就有点儿担心,要顾家执迷不悟,那顾若琳可能也会出事……风水毕竟关乎着一家人的命脉。

  我正准备给顾若琳发给消息问问情况。

  忽而,面前就有点儿阴风的感觉,还有股说不出的压迫力。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

  结果一张白中透着青的脸,就正贴着我的脸!几乎都快亲上我了!

  那是一张马脸,丹凤眼,高鼻梁,脸上的腮红显得很假,就像是死人脸上画的妆容似的!

  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这不就是刚才在路边和我们搭话,然后我回答了她问题的那个女人吗!

  不对……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