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异姓兄弟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655章 异姓兄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55章 异姓兄弟

  不多时回到了家中,院子里太过狼藉。

  回到了奶奶的屋子里头,我将那个小木箱抱在怀中,总算定了定心神。

  再出村之后,我才发现,外头停了一辆车。

  车门开着,柳昱咒和陈瞎子都在车上,车前有人来回踱步,这不正是冯保么?

  我走过木梁桥,冯保跑过来搀扶我,他不自然地喊了我一声罗先生,接着又说了之前他送到我们之后,忽然冯屈那边打电话给他找我,说他们联系我都联系不上。

  他解释了几句,说我有要紧事情在忙,冯屈就喊他去老宅一趟,拿一样东西过来给我。

  说完之后,冯保又有几分不安地问:“我在路上看到了刚才咱们的车,车上都没人……大家伙儿呢?不是还有几个道士吗?”

  冯保的话又令我心头压抑了几分,我扭头看了看河面,摇摇头道:“他们暂时出不来了,不过他们会出来的。”

  “柳道长,如果破了小柳村的局,应该可以捞尸吧?”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柳昱咒总算回答了我的话,他平静道:“没了魑魅魍魉,这里风水怎么样,是阴阳先生的事,能不能捞尸,是捞尸人的事。”

  我闭眼定了定神,兀自点了点头,低声道:“等这一局破了,我请文三叔来捞他们上岸,好好安葬。”

  “我还赚到一些钱,那几位道长我会抚恤其家人,那些村民我依稀记得名字,若是他们还有子女或家人在外打工,我也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很好。”柳昱咒又点点头。

  我上了车之后,冯保不再多问,开车送我们去医院。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天色都已经蒙蒙发亮了,陈瞎子稍微好一些,并没什么大碍,柳昱咒比较惨,脚掌又需要重新缝针,被扎穿的手腕要做个小手术,取出来那支笔。

  这是看得见的伤口,看不见的则是他应该伤了魂,这就属于内伤了。

  至于我,肋骨有轻微骨裂,小腿的肌肉有撕裂伤,之前在村里太过紧张一直没感觉到,其实进了医院就一瘸一拐的。

  我带上了弹性的胸带,固定胸前肋骨,以免伤势恶化,小腿也被架起来吊在病床上,暂且不能移动。

  柳昱咒被送出手术室,和我一个病房,他却直接睡着了,睡得格外的沉。

  冯保这时交给了我他去老街老宅那边取来的东西。

  一张白布里头包着几颗指甲,好像被烧过。

  “张先生说,晚上的时候停了电,他们点蜡烛,之后蜡烛总忽明忽灭地冒绿光,就发现上头有这些东西,让我交给你,至于其它的暂时没什么事儿。”冯保小声在我耳边解释。

  那指甲透着一股子冷气儿,好像是人的,不过又太白,并且剪得太细小,又好像是黄皮子的爪子。

  “事出有异必有妖。”我低声喃喃,又和床边的陈瞎子商议了几句。

  陈瞎子点点头,说为了以防万一,他去老宅看看,和刘文三商议一下,让我好好在医院休息,暂时不要想别的。”

  临陈瞎子和冯保离开之前,我交代了冯保几个名字,都是我记下来,关于那几个村民的,让他去找一找,又让他去通知一下长青道观,那些道士的死讯,并且我还将自己身上那张银行卡交给了冯屈。

  此时卡里头还有不少的钱财,我让冯保做一下安排,将这些钱分给那些人作为抚恤。

  冯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才跟着陈瞎子一起离开。

  他们走了之后,我才发现柳昱咒的床头旁边放着一个小托盘,托盘里面,不正是那只地支笔么?

  我勉强够到托盘,将那笔拿了过来。

  笔再次入手,才让我正视它,知晓它的不凡。

  若是当时我就明白,砚台和笔就如同定罗盘一样,是阴阳先生传承之物,我绝对不会选择交给张尔一年。

  现在丢了定罗盘,却拿到了这支笔,我也不晓得到底得失如何。

  天干砚没有地支笔,作用绝不会太大,我光拿着笔,也没有太多帮助。

  反倒是定罗盘可以分金定穴,勘风水择山,作用更为明显直接。

  只是回想了一下,柳昱咒和撞祟的张尔斗起来的时候,张尔凭借天干砚和地支笔,可以直接画符挡住柳昱咒的攻势,定罗盘就失去了这个能力?

  思索之间,我小心翼翼地收起地支笔,将那木箱打开,翻开了那本山野杂记李阴阳手录。

  我深吸了一口气,找到了出现袁化邵名字的那一页内容。

  很快,我的心神都沉入了这段记载之中。

  据李阴阳自己的记载,认识袁化邵的时候,已经是他成为地相堪舆二十六代传人的第十三个年头。

  他行至当时开阳地界(如今内阳),是因为他妻儿患有一种怪病,听闻内阳地界的阴阳先生袁化邵,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绝妙医术。

  即便是病重垂死之人,只要袁化邵出手,必定能够将其治愈,生龙活虎。

  他想求袁化邵出手相助,治愈他妻儿。

  看到这里,我忽然就想到,袁化邵的医术,当真是医术么?

  还是他的偷寿之法?但凡是重病之人,他悄悄偷寿,替其弥补寿元?

  继续往下看去,李阴阳记载他和袁化邵都是习阴阳术之人,只是所修术法不同,两人见面后相谈甚欢,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还结成了异姓兄弟。

  只不过袁化邵治病,不让任何人看见,他妻儿被治愈之后,本想离开,袁化邵又盛情相邀,让他没走掉。

  两人切磋阴阳术之下,袁化邵表示对地相堪舆很感兴趣,还时不时地说,他妻儿的命很好,十分好。

  李阴阳也格外直接地表示,地相堪舆只能传给本门弟子,简单切磋可以,但的确不能外传。

  袁化邵表示遗憾,也不再多提。

  而李阴阳在内阳市,则是开始收徒,他没挑选到合适的能够同时继承地相堪舆的人。

  阴阳先生冥冥之中自有感应,他隐约觉得或许有事发生,必须尽快寻找到徒弟传下衣钵。

  退而求其次,他便找到了罗忠良,以及张九卦。

  分别传授阴术和阳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