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阴阳守命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652章 阴阳守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52章 阴阳守命

  刚开始,我不理解李阴阳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是巧合,还是阴阳先生的命数使然……可我晓得,陈瞎子是五行火命,命硬似火烧,克死妻女孙儿。

  他的性格也是急而恭,很贴合陈瞎子这个人,规矩严明,不过做事也会走险路。

  柳昱咒的金命,也在我预料之中,其性刚烈,肃杀!

  五行相克的原理,便是水克火,火克金!

  瞬间我才明白过来。

  陈瞎子的命再硬,都比不上阴阳先生的水命,自然是伤不到此刻撞祟张尔的李阴阳。

  就和上一次我们对付李德贤,李德贤用西四宅葬自身,以宅院护命一样,我们攻击他,反倒是房梁坠落,地面塌陷,这是风水对他的庇护。

  而此时的“张尔”有李阴阳的命数阴阳庇护,陈瞎子哪儿能伤他?

  反倒是被他利用,火命克金命,要伤柳昱咒!

  命数之说,冥冥中自有天定,而阴阳又是这天地之间相对相生的绝对道理。

  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首发网址https://m.vip

  我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阴阳先生不需要身手,也能游走在名山大川之间,行径至万分凶险之地,还能够全身而退。

  只不过,我现在却没有思索的机会和时间。

  暴雨倾盆,惊雷闪电交织,张尔的笑容更加的森然。

  柳昱咒在半空要翻转身体,可陈瞎子的刀和哭丧棒,速度快至了顶点,我卯足了浑身的力气,猛然甩起手中的哭丧棒,朝着半空中挥至而去!

  铿锵一声金属碰撞声。

  我投出的哭丧棒,直接击打在了陈瞎子的铡鬼刀上,铡鬼刀本身也要比哭丧棒长,我这一击,刚好将铡鬼刀打偏。

  柳昱咒也刚好完成在半空中的翻转,手中拂尘往下一打,直接缠在了陈瞎子挥出的哭丧棒之上。

  这动作太过惊险,也太过惊魂!

  刚才要是我慢那么一秒钟,柳昱咒就要被腰斩了。

  而现在,柳昱咒拂尘击中陈瞎子之后,他更是一借力,陈瞎子往前踉跄摔去,他一脚踏中陈瞎子的肩头,身体再次一跃而起!

  “殃神明镜照!”

  他这一声厉喝,那四面铜镜似乎反光愈发强烈,刚好又是一道惊雷闪电作响。

  刚帮了撞祟张尔的李阴阳的雷雨,反倒是成了柳昱咒的帮手。

  铜镜的反光,几乎汇聚在张尔的身上。

  张尔浑身已然湿透,雨水自鬓角渗透脸颊,他双目直直的看着柳昱咒。

  “狼神筛子中!”

  柳昱咒挥手之间,从身后抓出一个竹筛!猛地朝张尔甩去!

  张尔的动作明显迟缓了很多,铜镜这是镇邪之物,镇的便是他!

  不过张尔还是摸出来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砚台,以及一只笔……

  看到砚台的瞬间,我便觉得一股强烈的熟悉感。

  黑红色的砚台,格外的厚重,毛笔也是黑的深邃入人心。

  “徒孙,你太过顽劣,不肯将算盘和罗盘送还于师祖,不过这个小小的风水师身上,竟带着天干砚和地支笔,也算是慰藉。”

  我面色变了,这砚台和笔,是当初在解决阳江铁牛事情的时候,张尔问我讨要的物品,我爷爷的砚台和笔!

  当时我说借给张尔一年的时间,我万万没想到,这也是阴阳先生的器物之一。

  现在张尔被撞祟,砚台和笔就相当于落至李阴阳手中,会发生什么?

  转瞬间,柳昱咒的筛子已然逼近张尔面门。

  张尔举起手中笔,猛然朝着半空中勾画,筛子触碰之下,就好似柳昱咒将一张纸放到了张尔面前,那一瞬间,张尔的速度快至极点。

  一道符,瞬间勾勒而成。

  这只是一道格外简单的镇物符。

  界字为首,其下为赦,再之下则是一个双头尸字,再往下又是界煞两字,形成一道符文,画至那筛子上。

  筛子无力坠落至地面,哪儿有什么攻势?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电光火石之间,柳昱咒又是抬起右臂,袖子都没有撸开,便是三箭射出!“怪神用箭射,喜神在娟红!”

  “凶神皆回避,福禄保千钟!急急如律令!”

  与此同时,他更是在半空中一个凌空转身,挥出一张红布,那红布飞速转动,就好似一块刀片一般,将雨水都完全切割开来!

  张尔再次抬手,将黑红色的天干砚,直接挡至面门之前,啪啪啪三声脆响,三支箭射在其上,压根没有留下半点伤痕。

  紧跟着红布飞射至他胸前,张尔反手一个下压的动作,那红布就像是平放在他面前一样了,他迅速提笔,这就并不像是刚才竖着画符了,而是正常的下笔,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一道符勾勒下来,红布也被雨水打落到地面。

  柳昱咒砰的一声,也是落至地上,他死死的盯着张尔,胸口都在起伏不定。

  “年纪轻轻,柳家道法的殃狼神咒,安五精镇符,锁神告文,祭阡陌符,全部炉火纯青,在出道的道士里头,你是我见过年纪最轻,本事最强横的。”

  张尔一手持砚台,一手持笔,他脸上依旧有笑容,他说的话,本来应该是一个高人,高高在上的话语,可现在透出来的却是阴翳和森然。

  “复杂的符都会,想来那些咒法,你应该全部掌握了,你是一把很好的刀,今天我不杀你。”

  语罢的瞬间,墙头的那几面铜镜竟然碎了,旗帜也几乎同时断裂。

  张尔直接朝着我跨步走来。

  柳昱咒粗重喘息一声,他小臂再一次挥起,喝道:“盖闻,天圆地方,律令百章!今辰除恶,万事吉昌!金锄一举,瑞满山岗,护鬼之人,远去他方!”

  张尔随手一甩手中的笔,嗤的一声,笔飞射而出,竟直接扎穿了柳昱咒的手臂,他闷哼一声,锄头脱力而出砸到了地上。

  “破符破镇破命,你还能站着,也是本事。”张尔冷声呵斥。

  “一个伤魂之人,还敢站着,不怕魂飞魄散吗?!”他的声音陡然变得凶横起来!

  柳昱咒竟噗的一声,口吐鲜血,此刻他手中的拂尘才寸寸断裂,整个人砰的一下跪倒在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