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夺算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510章 夺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10章 夺算

  因为他嘴巴紧闭着,还是保持拉我手的动作不变。

  这一切,不过是一两秒钟之间。

  我猛地抽手,结果这中年男人的力气很大,死死扣住我的手腕。

  我一拽,反倒是疼的像是手腕要断掉。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中年男人的肩膀上头,缓慢的又探出来一个脑袋。

  这脑袋看起来像是个孩子的,可年纪却不小。

  久经高海拔地区的雪风,他皮肤很粗糙,透着黑红色。头发像是鸡窝一般凌乱,脏兮兮的不知道多久没洗过。

  两条细长的胳膊箍着中年男人的脖子,这分明就是个侏儒。

  他阴恻恻的看着我,又说道:“醒了就算一卦,我等你好久了。”

  我浑身都泛起了细密的鸡皮疙瘩,头皮都乍了起来。

  顿时,我就回想起来当时我和陈瞎子刚被送到各县守山祠门口的时候。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有个侏儒就在路墩旁边瞅着我,还说找先生算卦。

  当时他被一个中年男人呵斥。

  之后陈瞎子又不让我惹事,喊我进了祠堂。

  第二天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也注意到,那侏儒趴在了呵斥他的中年男人背上,混迹在人群之中。

  此刻抓着我手的,不就是那中年男人?

  这“小孩儿”就是那找先生算卦的侏儒!

  思绪顿时清明过来,我猛地抬腿,狠狠朝着中年男人胸腹间踹去!

  他没松开我的手,动作也格外凌厉,一条腿侧过,直接挡住了我,并且又狠狠压下来。

  几乎整个人都坐在我膝盖上。

  剧痛感袭来,膝盖都快被坐碎了。

  我闷哼一声,一时间双手双腿都被制住,还真没有反击的机会。

  “算卦。”侏儒阴恻恻的声音几乎刺穿我耳膜,与此同时,那中年男人手上的力气更大,几乎要把我手掐断。

  “陈叔!”我咬着牙,厉声大喊。

  这一嗓子喊出来,几乎都形成了回音在屋内响彻。

  侏儒的眼中迸发出了怒意和杀机,他冷冰冰的说道:“你想死?”

  我直勾勾的盯着他,飞速的看他面相,同时我也没有坐以待毙,猛地挣扎。

  只不过这一眼下去,我竟发现,基本上什么面相都看不出来。

  他是张方脸,肉厚,几乎挡住了骨相。

  “算完卦,就送你上路。”侏儒声音更为阴冷。

  也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同时传进屋子的,还有丁零当啷的铃铛碰撞。

  冲进屋子的不只是陈瞎子,还有何老太。

  陈瞎子一棍子朝着那侏儒后背打去,何老太则是一巴掌拍向那中年男人的印堂。

  他们师徒两配合的天衣无缝。

  侏儒忽而从那中年男人的背上跳下来。

  他速度极快,竟直接从我胸口拽走了长木匣!

  啪嗒一声,挂在我肩头的绳子也断了。

  我面色陡然大变。

  可那中年男人却更加用力的攥着我的手,他也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狠狠的往下一压。

  膝盖的位置也传来钻心的疼痛,我闷哼一声,眼前险些一黑。

  并且他还朝着我的额头上撞了下来!

  这要是被他撞中了,我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何老太一巴掌打中了他的印堂。

  又是一声闷响,陈瞎子一棍子抽中他的后脑勺。

  顿时,他扣住我手腕的双手失了力道。

  我猛地挣脱开来,用力将他往外一推。

  他就像是一团烂肉似的,直接被推翻到床下。

  此刻陈瞎子已然朝着屋外追去。

  刚才那侏儒夺了金算盘,压根没有打的意思,直接往外跑了。

  我焦急下床,膝盖又是一阵刺痛,险些没摔倒在地上。

  等我追出去之后,院外早已经是空空如也,再跑出院子,在路面尽头似乎看见了陈瞎子的影子一闪而过。

  我没有停下,也拔腿往前追去。

  稍微缓过劲儿来,疼痛感就减少了很多。

  当我跑出去一段路的时候,却连陈瞎子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这条路虽然是直道,但两侧也有不少小路可以岔进去。

  但凡那侏儒跑进任何一条岔路小路,陈瞎子能追进去,可我却找不到……

  心头懊恼而又气急,是万万没想到,会有鬼鬼祟祟的东西爬进我房间。

  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髻娘村出现这麻烦,他们也没有什么反应……

  懊恼的也是我的警惕心还是不够,同样也有身手问题,直接就被人给制住了,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追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我马上就决定去找阴先生。

  还不晓得陈瞎子能否夺回来算盘,必须让阴先生插手,才能最快解决麻烦。

  回过神来,我摸出来手机要给沈九打电话。

  却发现好巧不巧的是,我就站在各县守山祠之外。

  这守山祠内供奉的就是髻娘!

  鬼使神差,我定定的看了一眼大门。

  门竟然没有关紧,而是留有一条缝隙,刚好能让人走进去……

  从这缝隙里头,我感觉有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莫名的,我脊梁骨窜起来一阵冷汗。

  那是从心底升起来的冷意……耳边似乎还有个声音,一直驱使我,喊我进去看看。

  我本来是不想去的,并不愿意节外生枝。

  可身旁也忽然传来脚步声。

  侧眼一看,何老太也追上了我。

  她停留在我身边,皱眉道:“没追上?”

  我强笑了一下,道:“没影儿了,追不上,不知道陈叔能追到不。”

  何老太眼皮垂下来,她嗯了一声:“他眼睛不好用,听力和嗅觉很好使,养了那么多年獒子,他既然追,必定能追到。”

  我却压根放松不下来。

  “何婆婆,咱们先回去,找一下阴先生。”我吐了口浊气说道。

  何老太却没动,她眯着眼睛,看了看各县守山祠的牌匾,又看了看门缝。

  “这里头,就是你说的髻娘雕像所在之处?那座祠堂?“何老太问道。

  我点点头,说对。

  她平静开口:“既然门都开了,那就是请客人进去,哪儿有主家开门,客不入内的道理?进去看看,也让老太婆我长长见识,看髻娘是什么人物。”语罢的同时,何老太直接踏步上了台阶,从门缝之中走入。

  我:“……”

  何老太这番话……算不上道理,只能算是歪理。

  可我的好奇心也很重,上一次待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懂。

  这里是髻娘村祭拜髻娘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