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一卦两相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501章 一卦两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1章 一卦两相

  我猛地抬起头。

  果真张九卦的坟头,从正中裂开了一条缝隙。

  一只略有干瘪的断手滚落了出来……

  断手刚好咕噜的滚到了算盘前头,搭在了算珠上。

  我额头上冒了汗。

  晃眼之间,我竟看见张九卦的尸体趴在裂开的坟头上!

  他直勾勾的看着我,双目之中竟满是殷红的鲜血,并且他极力伸手往前,那只伸出来的右手却从手腕位置齐齐断开……

  “这……”

  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尖,忽而又感觉到从手腕的位置传来一阵灼痛,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冰寒刺骨的凉意!

  舌尖的刺痛和手腕处冰火混杂的剧痛感,让我陡然清醒过来。

  眼前哪儿有什么张九卦?

  首发网址https://m.vip

  只是金算盘上头搭着一只断手,坟头裂开了一道缝隙……

  我抬起手,灼痛和冰凉感正是来自于狸子骨手串。

  旁边,徐诗雨紧张的看着我,神情之中都是对我的担忧。

  奶奶也走了过来,她死死的盯着那只断手,脸上的神色也格外复杂。

  至于其他人更是面面相觑,没人敢说话发出声音。

  刘文三走至我身后,包括何采儿也是有几分不安。

  最镇定的反倒是陈瞎子,他视线有碍,看不到细节。

  我将断手捡起来,用一张纸将其包裹,然后贴身放好。

  这断手是张九卦的,爷爷的那断手,我早就归还爷爷的棺材里头。

  我隐隐也有所猜测,这恐怕是地相堪舆的禁忌。

  当初的爷爷未必不会阳算之术,或者只会一些。

  最后将长木匣也捡起来,定定的看着卦象许久,盖上盖子,极力平稳呼吸。

  “没事吧,十六?”刘文三忽然问了一句。

  “没什么大事。”我笑了笑,摇摇头道:“这便宜师父不放心我这徒弟。”

  语罢,我还是轻叹了一口气。

  “下山。”招了招手,我示意大家先离开。

  冯屈先将我们送回了柳河村,这才离开回冯家。

  各自去房间之前,刘文三还郑重的看了我一眼,他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眼中的担忧,明显比之前更多了一些。

  独自待在屋子里,我再一次打开了长木匣。

  诡异的是,金算盘还是保持之前那个卦象,并没有散乱。

  “一卦两相,一解是我精通阴阳术,是生机的预兆,天下龙脉之变,或许我是其中生机。”

  “这二解……竟然变故这么多,只剩下一爻能应验,后面都是变数了么?”我喃喃自语。

  一卦两相,其实在陈瞎子身上就出过。

  当初给陈瞎子算卦,也是我的第一卦,他的命数乱了卦象,是大凶之相。

  我强行拨乱反正,付出一些代价,不过陈瞎子也避免了危险。

  在骨相的叮嘱之中,只有在第一卦和最后一卦的时候,金算传人可以拨乱反正,然后遭到报应和孽债缠身。

  至于其他的卦数,却没有丝毫的限制。

  之前我其实没有想到这一层面,现在却想明白了。

  张九卦说他的最后一卦给了陈瞎子,对于他来说,也必定是要拨乱反正,修改卦象之后,那才是最后一卦!

  那时候他也不老,还是壮年,也是此后他才去的无土之山……

  他改变了陈瞎子什么命数?

  更让我心头微凛的是,为什么他要用掉这最后一次机会,让自己封最后一卦,留下金算盘?

  我觉得若非这样的话,凭借他铁口金算的本事,未必会死在髻娘山……

  骨相之中有明确的禁忌,最后一卦用了,封卦之后若是再强行起卦,一卦三年命,两卦九年寿。

  根据阴先生的话来说,张九卦到了髻娘村,还给他和髻娘算了卦。

  他恐怕是硬生生算断了自己的命,这比生术还要伤身。

  思索了半晌,我最后只得到两个结论。

  要么改陈瞎子的命数格外重要,不惜让张九卦封卦。

  要么就是张九卦对于髻娘山一行,本身有极大的把握,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内。

  可到底事实怎样,也已经不得而知了。

  如今张九卦给我的卦,已经成了变数,在髻娘山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已然没有任何预兆。

  只能得知的是,卦乱必凶,我身上的生机也未必还在,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

  并且他给我最重要的提示,也就是此次髻娘山之行,大凶!

  当我想清楚这些之后,再一次盖上长木匣,也系上了绳子贴身挂好,木匣里头发出哗啦的轻响,算珠已然动了。

  困意升起,我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之后已经临近中午。

  沈髻回来了,在院子里头扫地。

  她仿佛和周围格格不入,我也不好去问她昨天上哪儿了,一天没见踪影。

  刘文三和何采儿则是去了何老太那里。

  我奶奶也是跟徐诗雨一直说话,最后奶奶告诉我,她想和徐诗雨去城里头看看,老宅重修,总得有人守着,万一别人偷工减料呢?

  我却觉得奶奶是想带着徐诗雨离开,让我能处理事情?

  我当然也没拒绝。

  午饭吃罢了之后,奶奶就带着徐诗雨离开。

  院子里就只剩下我,沈髻,还有陈瞎子三人了……

  对于陈瞎子,我其实疑惑很多,不知晓张九卦到底怎么改了他的命数。

  并且我隐隐觉得,他这鳏寡孤独,恐怕不是天生,大概率和张九卦有关……

  至于沈髻,我心头深处也有了警惕。

  众人都走之后,沈髻也回了房间。

  这一天的时间,过的格外的缓慢。

  临夜晚,刘文三和何采儿才回来。

  他们提着不少东西,还接回来了何老太!

  何老太一身丁零当啷的挂件,背上虽然少了包裹,但气势依旧阴翳,让人多看几眼就瘆得慌。

  从刘文三的眼神中,我看出来,恐怕他们去接何老太,是为了我……

  自何老太来了之后,沈髻基本上不出房间了,即便是吃东西,也只是出来端了以后就又回去。

  明显我能看出来,何老太的眼睛如同鹰钩似的,沈髻一出现,她就直勾勾的看着,视线丝毫不游离。

  并且沈髻的眼底深处,也隐隐有些忌惮。

  她毕竟年轻,无法完全掩盖自己的情绪。

  次日,也就是第三天转眼就到。

  清晨时分,阴先生回来了……

  【作者有话说】

  这两个章节比较大,比平时三更差不多了,后面还有更新,会稍微晚一点。先给大家上点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