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失踪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435章 失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5章 失踪

  这念头出来的瞬间,就让我心惊无比。

  可她的面相,的确是死人相。

  性格也比之刚才变化太多,尤其是这无声无息出现在堂屋外,我们压根一点儿都没发现。

  商匠忽然也走到了苗静身边,他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道:“罗先生,你们还是先请回吧。”

  “今天的事儿,看在冯家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罗盘的事情你另请高明。”

  我脸色也变了变,没想到商匠竟然那么直接。

  我正想开口解释。

  商匠却直接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又说请回两个字。

  也刚好在这时,他家院门被人推开。

  走进来的,赫然又是刚才离开的苗静他表哥。

  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却生着三白眼,夜里头这面相也挺渗人。

  记住网址kanshu.com

  “表妹夫,我一直在门口等着没走呢,咋地了,家里头出事儿了?”这男人神光游走,脸色上也充斥着阴翳,还有几分阴狠之色。

  “表哥,你没走正好,这人赖我家了,说些话更是恶心人,他还在老商面前污蔑我出轨,孩子别人的!”苗静直接伸手指着我脸。

  顿时,这男人就变得不怀好意起来,手里头也抽出来皮带。

  商匠冷着脸看着我,又说了句让我请回,不要闹的太难看。

  冯屈直接就挡在了我前头,他声音也冷了不少:“什么难看不难看,谁敢动罗先生一下?”他还要继续说话,我打断他,让他不用说了。

  直接就转身往外走去。

  冯屈紧跟着我。

  很快,我们就出了商匠家门。

  后面砰的一声,门直接关闭的严严实实的。

  明显冯屈声音不忿,说罗先生你刚才怎么拦着我?这商匠明显脑子轴了,他老婆说什么是什么。

  他都看出来,这苗静有点儿不对劲了。

  我摇摇头,说这人的性格很倔,他明显对她老婆也很相信。

  这种情况下,我们待在这儿,也没啥意义,再加上苗静那表哥没走,在别人家里头闹起来,没半点儿好处。

  冯屈也不自然的问道,那现在咋办,仿制罗盘不做了?

  我沉默了一下,微眯着眼睛看了看商匠家的门,说道:“他会来找我的。”冯屈诧异,问我为啥?

  我示意他先开车门。

  我们两人上了车之后,我也没瞒着冯屈,直接道:“看苗静的面相,应该是死了,她这性格也变得很乖戾,她表哥绝对有问题。”

  “商匠一时间发现不了也正常,要我刚才说了,就得破罐子破摔,没那个必要,指不定他还不信我。”

  冯屈脸色又变了变,不安道:“死了?刚我们来都还好好的啊,她就送个人……回来就……”

  语至此处,冯屈闭口不言。

  他开车回冯家,路上我也看着窗外,心里头也有几分不自然。

  苗静是死人相不假,主要的是她肚子里还有个娃子,死后马上就成那副模样,我在余山身上见过一茬。

  这恐怕是活尸……

  活尸还有口气,硬要解释,哪儿解释的清楚?

  我真要出手了,让她咽了气,在商匠看来,岂不是我杀了人?

  也就只能等商匠自己发现问题。

  约莫半个多小时,回到了冯家门口。

  我翻开手机看了看,徐诗雨还是没回信儿。

  这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我不由得有几分担忧了。

  站在冯家门口,我又打了一个电话。

  这通电话,却还是没人接……

  心头的那股悸动,多的有一些不像话。

  冯屈看出来我神色不对,问我怎么了?还是徐诗雨不接电话?

  今下午在车上,他也晓得我打过电话。

  我点点头。

  冯屈犹豫了一下说:“要不我打到他们局里头问问?这不太正常,不接电话回个信息总行。看是不是发生什么紧要的案子了,徐小姐一直在办案,无暇看手机。”

  “万一有啥特殊情况,也好有个反应。”

  冯屈这提议,我刚才也想到了,也没拒绝,就让他联系过去看看,我没她们局里的联系方式。

  马上,冯屈在我旁边摸出来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

  冯屈也直接阐明意思,问了徐诗雨。

  说真的,我还是很悸动,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感。

  冯屈明显脸色也有所变化。

  很快,他挂断了电话,不自然的说道:“罗先生……怕是有点儿不对劲……”

  我心头突突直跳,让冯屈直说,发生啥了?

  犹豫了一下,冯屈说道:“他们讲,徐诗雨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局里了,差不多……快一周了吧?”

  “她没去的头一天,发了信息说请假,之后也就联系不上人了。”

  我眉头紧锁起来。

  直觉促使我让冯屈再打一个电话过去,问问徐诗雨家里头的地址,我过去看看。

  冯屈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又去要了地址。

  好在我和徐诗雨局里打过交道,再加上冯家的地位,以及他们知道我和徐诗雨的关系,拿到这地址倒是没阻碍。

  此刻时间已经快十点钟了。

  夜空中透着一股子幽冷死寂的感觉。

  冯屈又开车,再到徐诗雨家楼下的时候,时间花费的就长了许多。

  差不多临近十一点,深夜子时。

  徐诗雨住的地方,是一个老式小区,大门还是那种铁门,门卫室亮着暗灯。

  我们进去,还花费了不少功夫,又是登记,又是说徐诗雨的家庭住址。

  那门卫大爷还审视的看着我们,似是怀疑似的。

  进单元,上楼,一直到了六楼徐诗雨的家门外头,我都用的是最快速度,几乎没花费什么时间。

  抬起手,我敲了敲门,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楼道里头太安静,鼻翼间有股子发霉的味道,我都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悄无声息的,我身旁又多出来一个女人。

  冯屈明显被吓得不轻。

  我心头一窒,出现在我身边的,不就是我妈么?

  她面容竟也有几分死寂的冷,抬手就推向房门。

  咔嚓一声,整个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直接就被推开了……

  屋子里头光线很暗,月光照射,勉强能视物。

  我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徐诗雨?

  屋里头形成回音,明显也没人在家……

  我妈走到了茶几边上。

  伸手拿起来了一样东西。

  我也快步走过去,才看见,那是一把梳子……

  【作者有话说】

  还是整点儿菜先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