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祭鬼朝阳宅十屋十法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43章 祭鬼朝阳宅十屋十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祭鬼朝阳宅十屋十法

  “罗阴婆,捞尸队打捞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捞到我大伯的尸体……恐怕得请刘文三先生出手了。”

  “唐小天来请我,说我我姐姐头七,让我怎么也得去祭拜一下……”

  “罗阴婆你在吗?”

  “怎么不接电话……”

  “你看见手机的时候,务必回电……”

  “罗阴婆……我觉得老宅里面好诡异啊,晚上总听到湿哒哒的脚步声,仆人说看到我大伯回来了。”

  微信的文字中,我都看出来了顾若琳的惊慌失措。

  我马上回拨了电话号码。

  那边几乎是秒接,还有点儿急着哭腔的声音:“罗阴婆,你总算是打过来了……”

  我尴尬的解释,说昨天晚上忙的太晚,又太累,这会儿才睡醒。

  然后又立刻问顾若琳,有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记住网址kanshu.com

  顾若琳告诉我没有,就是关于他大伯的,死的太蹊跷,捞不到尸体,再加上晚上回来,还有唐小天来请她去头七。

  她爸和顾家的老爷子,都想请刘文三出手,她也给刘文三打了电话,一个都没接,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

  我稍微松了口气,告诉她没出大事就好,其余的事情等我们到了顾家老宅再谈!

  明显,顾若琳语气里都是惊喜:“那就太好了!需要我来接你吗?”我回答说不用,我会尽快和刘文三一起赶过来。

  电话挂断了之后,我就去摇晃刘文三的肩膀,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口齿不清的嘟囔:“十六,文三叔老胳膊老腿了,觉没睡够起不来,你自己出去买饭,别管我。”

  我苦笑了一下,又连着摇晃了他好几下,他才睁开眼睛,眼睛里面还都是没休息好的红血丝。

  “别晃了别晃了……再晃你文三叔就没了……”刘文三哈气连天,问我怎么了,好端端的不睡觉。

  我把顾开山闹鬼,以及顾家想要请他去捞尸的事说了。最后才说唐小天请顾若琳去头七。

  刘文三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又倒在了枕头上,闭着眼睛说:“那顾开山对我出言不逊,死在了阳江也是他的报应,他不信我,我绝不会去捞他的尸体,况且说水鬼上了岸,那就不是捞尸人能管的事儿。”

  “我对顾若琳又没兴趣,唐小天请她去头七,也和我没关系……十六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喜欢的东西得自己争取,男人得有担当才能吸引女孩儿的注意……”

  我却听懵了,说:“文三叔,你尽讲一些没头没脑的话,你要是不管顾开山的事,还有谁能管啊……不能那么小气吧。”刘文三却拽过一个枕头,直接把整个脑袋都蒙住了!

  “谁爱管谁管!得罪我阳江捞尸人的,我肯定不管!”“……”短暂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已经了解刘文三,是个心直口快,有话直说的人。

  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恐怕都不会做。

  再加上他说,水鬼上了岸,就不是捞尸人能管的事儿,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陈瞎子!

  至于他说顾若琳的话,则让我有些心慌的压在脑后……

  思索犹豫之后,我留了一个纸条就离开了宾馆,当然,木箱我还是贴身背着。

  不管接不接阴,这都是奶奶传给我的家当。

  这一次去纸坊街,我运气就好了不少,叫了两次车,就有司机愿意拉。

  坐车上的时候,我也趁着时间,继续往下翻宅经。

  宅经的第一页,名为九路阴街风水堪舆布局,我翻到第二页,一眼就看到了朝阳宅三个字!第二页也是一个精密的风水宅剖析图,横名为祭鬼朝阳宅十屋十法。

  我看入了神,也因为之前在纸坊街看了陈瞎子阴葫宅的建筑,懂了应该怎么看宅经。

  它每一页的图纸,都是一个复杂无比的建筑群,以图纸建筑来说明风水方位与其作用。

  第二页的十屋十法,从名字上就透露了信息,果然,整个图纸里面也是十个屋宅,组建了一个庞大的宅院!每一个小屋宅有其作用,组成的整体的祭鬼朝阳宅。

  这样的建筑,恐怕要花费巨资才能修建……刘文三肯定懂几分,不然昨天不会拒绝的那么果断。

  他最开始求陈瞎子办事儿的时候,态度可好得多。

  联想到陈瞎子修阴葫宅,是想招女儿的鬼魂回来,这朝阳宅应该也是给她用的。

  祭鬼朝阳宅虽然带着阳字,但实际上也是阴宅的一种,我仔细的记里面的内容,越看则是越心惊肉跳,这风水堪舆之术也太过玄奥。不禁疑惑这书是我爷爷编纂的,还是从祖辈传下来的?

  “小兄弟,纸坊街到了。”的哥喊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来,给钱下车,也将宅经贴身放好。

  再走进街道,就没有人再抬头看我了,一直来到了陈瞎子阴葫宅的前头,我忽然发现,木头桩子上的白灯笼,竟然一个都不见了,木门还是关着一半。

  我喊了一声陈叔。

  屋里就传出来了脚步声。

  陈瞎子端着一碗黑乎乎的粥走出来,看到我的时候,他那泛白的眼珠子似乎都动了动。

  “十六,你怎么来了?”陈瞎子也很意外。

  我尴尬的说:“想请你帮个忙,文三叔不愿意去。”

  “进来说。”陈瞎子把我让进了屋,屋子里开着灯,光线倒不显得那么昏暗。

  陈瞎子也给我打了一碗这种粘稠的粥,告诉我这里头混了黑狗血,吃了壮阳的。

  我惊了,陈瞎子这一把年纪了,眼睛还不好使,壮什么阳?

  更诡异的是,陈瞎子似乎察觉到了我心里头想法一样,喝了口粥才说道:“夜路走多了,光晒太阳补不齐阳气,黑狗凶,其血热,阳气足。”

  我这才明白过来,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虽然这黑狗血粥卖相不好,但味道却格外的好,辛辣之中带着一股馥郁的异香,我也没吃早饭,呼啦啦的喝完了一大碗。

  然后我才告诉陈瞎子顾家的事情,希望他能跟我走一趟。

  陈瞎子若有所思,点点头:“刘文三说的也没错,出了水的鬼,他是管不到,我可以陪你走一趟。”

  我神色也兴奋了起来,然后我郑重的说道:“陈叔,我吃这碗阴人饭,也懂规矩,朝阳宅的事情,我之前答应过你,昨天你不是让文三叔出钱,他不同意吗?”

  “你又帮了我这个忙,这钱我来出,您要的朝阳宅,用不上祭鬼的十屋十法,单独一两间的话,花不了太多钱。“

  我话音刚落,陈瞎子的一双瞎眼就定定的看着我,几秒钟后,他点点头,脸上有了笑意。

  我松了口气,说事不宜迟,得赶紧去顾家了。

  其实,说那番话我也有个小心思。和陈瞎子透露一点儿祭鬼朝阳宅十屋十法,他就会更放心,知道我懂朝阳宅怎么建!

  让他等这一个月,出纰漏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

  当我们赶到顾家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提前发了消息,顾若琳就在大门外面等着。

  不过,当她看见陈瞎子的时候,明显也吓了一跳。

  陈瞎子性格明显要比刘文三稳当更多,他只是跟在我身后,也不多说话,不苟言笑。

  我和顾若琳解释,当然没有说刘文三不愿意来,只是说如果她大伯顾开山还在阳江里头,那肯定是捞尸人的活儿,上了岸,捞尸人就管不到了。

  陈瞎子陈叔,走的是阴路,能够治上岸的鬼祟。

  果然,在我解释之后,顾若琳的神情明显好了很多。

  他领着我们进了宅子,又到了堂屋里头,一路上也遇到了几个顾家的仆人,可他们却是背着大包小包,往外走的迹象……

  一直进了堂屋,我才看见顾开阳,他神色疲惫的坐在主座上头,眉心郁结,明显格外憔悴,没有休息好的模样。

  顾若琳走到顾开阳身边,轻声解释了几句,他也起身,与我和陈瞎子握手,说老宅的事儿,就拜托我们了。

  接着,他又叹了口气:“我这大哥,脾气就是又硬又臭,这莫名其妙跳江死了,还要来缠着我,也不知道他是几个意思。”

  我看了陈瞎子一眼,喊了句陈叔。

  他拿下来了嘴巴上的卷叶子烟,左右四看了一圈堂屋,然后才看向顾开阳,问道:“你是说,你和你大哥平时没有什么过节,对么?他的死,也与你半分关系都没有?”“对!”顾开阳用力的点了点头。

  “即便是有过节,也是因为他不想我掌权顾家,可他是嫡长子,家主以后肯定是他的,这没什么悬念,他没必要跳江,也没必要闹鬼来缠上我啊?”

  陈瞎子沉凝了片刻,忽然说道:“死人都有执念,活着的时候想做什么事情,等死了,就固执的一定要完成,如果他渴望做家主,不想你做,还时刻打压你,那就代表你对他有威胁,死了他来找你也情有可原。你和他的死无关这就好办的多。”

  “不过,还是要知道,他为什么跳江,这才好办点儿。”

  “我能见见他临死前最后接触的人么?”

  顾开阳思索了一下,说道:“那就是我大嫂了,她这会儿还在阳江边上守着捞尸队,我打电话叫她回来!”

  而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

  顾开阳脸色明显难看了起来,顾若琳也略有几分不安。

  那脚步声很快,还很急促,冷不丁的就停在了我的身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