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江下的竖尸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40章 江下的竖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江下的竖尸

  “江上飘的东西不要捡……”陈瞎子的叮嘱还在耳边回荡!

  我猛地一把拽住了周厂长的衣领子,低吼了一声:“现在文三叔在捞你女儿老婆!她们会跟着你回去!捡了那双鞋!你就要把命丢在这里!”

  周厂长神色惨然:“萌萌要我留在这里,那我就留在这里。”

  他用力一下推开我。

  他是趴在在船上借力,我站在船边上没有着力点,他这一推,我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砰的一下就被他推翻在地上!

  呼哧的水响中,周厂长用竹竿前段的钩子,又一次勾住了那只鞋,并且快速的拉到了船上。

  他的动作太快,等我爬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抓着那只湿漉漉的鞋子哭的泣不成声。

  分明是个男人,可哭声比女人还要凄凉悲惨。

  我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咬牙看着周厂长,我忽然觉得江面的氛围都变的诡异了许多。

  之前是安静,星星点点映射下来,还有几分好看的调调,可现在却成了森冷和诡异,温度就像是到了零下似的,冷的人直打哆嗦。

  记住网址kanshu.com

  那些倒映的星星,仿佛一瞬间都消失不见了,平静如同镜子的江面上,忽而飘出来很多东西。

  一件像是浸透了鲜血的外套,漂浮到我们船边,散发出一股诡异的腥臭味儿。

  紧跟着两只鞋一前一后撞到了船身上,发出啪的轻响。

  更为让人心跳加速的,竟然真的有一沓钱被裹在塑料袋里面,在船身边缘打晃!

  我心头却不寒而栗。

  果然,江上飘得东西不能捡!这阳江里头不知道多少鬼想找人替死!周厂长捡了她女儿的鞋,这就让其他的脏东西嗅到了机会!

  甚至我还有种感觉,这江面下恐怕有几十双“眼睛”,正在盯着我和周厂长了……

  突然,正面“哗啦!”一声水响。吓得我大吼了一声!

  水面被破开,一个人脑袋冒了出来,哗啦的甩出来不少水!

  “十六,你这是做什么呢?吓我一跳!”刘文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我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死死的捂住心口。

  钻出水面的是刘文三,总算让我松了半口气……

  “文……文三叔,你……先上船……你看看江面都是什么……”我几乎是咬着牙才说完这句话。

  刘文三却疑惑道:“什么都是什么?十六你怎么了?”

  我急的发慌,就去指着船边,结果让我懵了的是,刚才那些东西竟然消失不见了……

  “十六,看着周厂长,别出啥事儿,拿好铃铛,有问题就晃!文三叔还得下去探探!”

  话音落下,刘文三又急匆匆的潜了水。

  周厂长的哭声小了许多,他抱着鞋子,低声呢喃:“萌萌,爸爸想你,爸爸好想你……”我也没劝他了,只是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刘文三刚才出现那一下,又让江面变得安静下来,那种诡异的感觉消散了。

  我心头才落下半块石头。

  刘文三不愧是阳江捞尸人,冒半个头,都吓得水下的脏东西不敢乱来。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刘文三又冒出了水面,这一次他肩头上的绳子,似乎都被绷紧!

  很快他就游到了船边:“十六,拽我一把!”

  我赶紧伸手去拉住刘文三,把他拽上了船,刘文三肩头的绳子绷的笔直,他忽然冲着周厂长喊了句:“周厂长你先甭哭了!我确认下,你老婆穿的是一身黑色连衣裙吧?嘴巴上还有一颗痣?”

  周厂长一个激灵抬起头来,他冲着刘文三猛地点头,就跟捣蒜似的!

  “对对对!嘴角一颗痣,当天她穿的就是黑色连衣裙!”

  “她在江底,我一个人弄不上来,太沉了,用绳子拴上了,都来帮忙一起拉!”

  我心头一紧,这绳子下面竟然栓了尸体?!

  刘文三却将绳头递给我一截,我心里头虽然害怕,但也握紧了绳子。

  周厂长也赶紧站起身,拽着绳子中间,猛的用力往上拉!

  我和刘文三一起使劲儿!卯足了力气,几乎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绳子就像是拴着一块巨石似的纹丝不动……

  “她不想上来,周厂长,你得把她喊上来!”刘文三忽然喊了一声。

  不过是一具女尸而已,怎么可能那么重,三个大男人都拉不动!

  要是一个化煞的母子尸,那可就不一定了……

  周厂长忽而身体颤抖起来,他噗通一下跪在了船边,哀伤的看着江面。

  “秀清,你要是不愿意上来,那我就下去陪你,咱们一家人,永永远远都不要分开了!”他声音凄凉无比,还带着一股浓郁的死志。

  下一刻,他竟然作势就要跳江!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也顾不得抓绳子了,冲上去拽住周厂长的胳膊。

  他死沉死沉的,还有一股子巨力,朝着前方倾斜而去!

  我感觉胳膊都快被拽断了,被惯性带着也险些掉下船!

  “松开手!”刘文三忽然大吼一声:“他撞东西了!快松开!”

  我猛地一激灵,顿时松开了手。

  噗通一下,周厂长直接坠入了江中,就连一个浪花都没激起来,就直接往下沉去。

  转眼间,他就消失不见……

  我趴在船的边缘,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他下沉。

  很快波纹平静……一张巴掌大小的脸却缓慢从江面下上浮,距离水面最多一指的距离。

  她仰着脸,闭着眼睛,嘴角却抽起,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渗人感觉。

  从江底浮上来的又怎么可能是活人?

  我头皮炸起,冷汗大颗大颗的从额头上往下掉。

  刘文三说周厂长撞东西了……他就是撞了这个东西?

  “萌……萌萌?”我咬牙吐出来这两个字。

  肩头忽然被刘文三往后一拉。

  “竖尸?!”刘文三声音更为难听了,他忽然一把朝着江水内抓去!

  刹那间,我只看见刘文三扣住了那尸体的肩膀。

  哗啦一声水响,他竟然硬生生的将那尸体提了起来!

  赫然,这就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尸体!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衣,衣服已经被泡的发胀,一只青色发白的小脚裸露在外面,另一只脚上则是穿着粉色的运动鞋。

  我眼皮狂跳,侧眼看了船板里头的另一只运动鞋,脊梁骨一直窜寒气,每一根汗毛都是立起来的。

  哐当一声,尸体被甩在了船板上,刘文三声音沙哑:“你不要去碰她,这是竖尸,凶得很,我去救周厂长上来!”

  话音落下,刘文三就又跳下了船。

  我紧紧的抓着船边缘的扶手,心里面却凉了半截。

  周厂长这会儿都得沉到水底了吧?还有救吗?

  过了半分钟,一切仿佛又安静下来,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越来越觉得,周厂长可能完了,这阳江上头本来就诡异的很,他还控制不住自己要去捡那只鞋,却要搭上一条命。

  也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芒刺在背的错觉。

  就像是有人在我后背站着,盯着我看一样……滴滴答答的,有滴水的声音,还有一点儿嗤嗤声,似乎是指甲在刮着船一样……

  这一下,我心都差点儿从嗓子眼里头跳出来,更是觉得欲哭无泪。

  刘文三刚才把萌萌的尸体拽上来了啊!还是一具竖尸,刚要了她爸的命……

  那么凶的东西,让我和她待着,不也得要我的命么?

  嗤嗤声,越来越刺耳,身上都是鸡皮疙瘩。

  我忍不住恐惧了,猛地回过头!同时还用力晃了一下被我绑在手腕上的铃铛!

  因为铃铛进了水,再加上被锈蚀的缘故,声音不再清脆,反倒是有些低沉。

  转过身后,我却发现船板上,萌萌那具娇小的尸体还是僵硬的倒在船板上……

  有一只壳都成了黑红色的螃蟹,从她衣服里面钻出来了一半,半截身体和钳子,正在用力的接触着船板,一下一下的刨着……

  嗤嗤的声音,依旧没有停下……

  我腿都软了,扑腾一下瘫坐下去,心咚咚咚的,也不知道额头上是溅射的江水,还是汗!

  我还以为是萌萌站起来了,没想到是臆想的幻听,那声音也不是指甲,而是螃蟹抓的……

  不过我只是坐了几秒钟,就马上站起来,匆匆的跑到木箱面前,打开了之后,从里面摸出来一张镇煞符。

  奶奶和我说,遇到母子煞诈尸,就用一张镇煞符,然后马上就跑。

  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萌萌不是母子尸,可镇煞符都能镇母煞,应该能镇住她?

  思绪只是转念之间,我拿着镇煞符,直接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最多只有五六岁,一张符就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紧抿着的唇。

  做完这些,我才松了半口气。

  咣当一声,那只螃蟹也终于从萌萌的衣服上挣脱下来,叮叮叮叮的八脚齐用,飞快的跑到船边缘,逃回江中。

  刘文三也第三次浮出江面,他一只手夹着周厂长的胳膊,爬上了船,我也赶紧过去帮忙。

  周厂长江水灌多了,吸溜的滚圆!

  把他拽上船之后,我就赶紧去按压他的肚子,噗嗤噗嗤的,他连续往外吐了不知道多少水,终于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