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能不能先敲门?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393章 能不能先敲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3章 能不能先敲门?

  阴先生寥寥几句话,杨下元就给了台阶。

  我极力迫使呼吸平静下来,没有刚才那样焦急了,点头说了个好字。

  其实这个字说的我很屈辱。

  看似我们没闹得太难看,可实际上我也很狼狈,都被人用奶奶的命来威胁,却还是只能低头……

  沉默了片刻,我又问道:“我奶奶在哪儿?我爸和我爷爷的尸体呢?我要见他们。”

  杨下元语气和善的回答到:“他们不在这里,明天就要出发,今天就不要再耽误时间,你回来之后,自然能看见,还能一起回家。”

  接着,杨下元又说了一个地址,让我们明天十点钟到那里去。

  语罢之后,他抬起手,那些堵住门的“人”,也让开了一条路。

  从杨下元的家宅中离开,原路从偏门出去。

  走到外面的路上,我心里头还是很压抑,紧握着的拳头,指甲已经要陷入肉里了。

  “不止那些“人”,暗处还有,还要更凶。”沈髻忽然和阴先生说道。

  记住网址kanshu.com

  阴先生嗯了一声,道:“他这先凶后吉的家宅,一举多得,既避过了自己的报应,又将家族中那些替罪枉死的人化煞成凶尸,让这些凶尸护他家宅周全,最后再得风水庇护,吉庆有余。他算是给我上了一课,风水术居然还有这种用法。”

  “罗十六,不要太被情绪干扰了,情绪会让人目盲。你也不用介怀,既然达不到我们的目的,那就先按他所说的做。”

  “他都会用风水术来避过自己作孽,实则也知晓规矩,不会轻易食言的。”

  “进山之后,主动权就未必在他手里了,那羽化之尸也动了他的情绪。”

  我一怔之后,也算是醒悟过来。

  阴先生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

  还有他对那先凶后吉家宅的剖析,也完全正确!

  岂止是他被上了一课,这也刷新了我对风水的认知。

  撇除其它,杨下元的确当得上堪舆大师这称号。

  大可以改悬河阳江之风水,小也将家宅风水利用的淋漓尽致,以一个看似并不好的风水宅,却成了最适合他的绝佳风水住所。

  现在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够按照原定计划,跟着杨下元去破局。

  没有多问,我也清楚,阴先生最后那句话意味着什么。

  他本身就是髻娘山的祭司,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杨下元说让我不要狂妄,他自己却自持太高了。

  不多时,我们回到了酒店。

  其实杨下元和我说的地址我知道,在苟家的信息里边儿就有。

  他的住处和风水道场本就不在一个地方。

  在房间里头简短聊了几句,阴先生和沈髻就各自去了房间。

  不多时,陈瞎子和刘文三也回来了。

  刘文三问我什么情况,怎么进了宅子没多久又出来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他们本来也跟到了外面,不过却没跟进去,怕出什么岔子。

  我捋了捋自己的思绪,将宅内的事情都告诉了刘文三和陈瞎子。

  刘文三骂了个操字,说真阴险,抓了人还不行,还要威胁杀人,这杨下元一辈子活到狗身上去了。

  陈瞎子则是在沉凝之后告诉我,那让他们隐藏跟在我们后面,已经没有意义。

  若是真的进山,他和刘文三不懂风水术,很可能添麻烦,我们一行人得走在一起。

  我点头,表示陈瞎子说的没错,明早上我们就一起出发。

  此刻陈瞎子又说了一句:“既然杨下元没有和他下面那些人说过他会风水术,你和阴先生也就不要戳穿他,此行没那么简单。”

  他们两人也没在我房间停留太久,就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冯保和冯屈并没有离开,也待在酒店里。

  没有我的吩咐,他们不会来找我。

  临睡前我又拿出来葬影观山翻看了一会儿,正当困意上头的时候,我准备关灯。

  忽而却发现,屋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沈髻就站在我床头前面,压根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着实吓了我一跳。

  “有……什么事吗?”我很尴尬,也很不自然、

  沈髻才说了句:“师尊让我来提醒你一句,未到必要时候,不要在杨下元面前表现出来你会葬影之法,他粗通一些,会站在人前,有什么事情你和他商量就好。否则的话,杨下元可能会有别的手段。”

  “你思维简单,不要坏事。”

  语罢,她瞥了我一眼,眉头还稍稍蹙了起来。

  我:“……”

  下意识的直觉告诉我,前面那句话肯定是阴先生的叮嘱,我也知晓他的意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更重要的是,杨下元也有忌惮阴先生的地方,这也是今晚我们平安回来,也没伤到奶奶的原因。

  一旦让杨下元知道,我也会葬影之法,控制我一个人,总比忌惮阴先生来的好。

  他要么会提前对阴先生下手,要么就会在路上动手脚。

  只是最后那句话,我却觉得像是沈髻对我的看法。

  我也不知道哪儿得罪过沈髻,她看我的目光,总有几分抵触?

  “我晓得了,可你下次进来……能不能先敲门?”我无奈的回答。

  沈髻转身往外走去,她也没开口说一句话。

  同她来时一样,她出去的时候房门闭合,竟也没发出丝毫声响。

  沈髻的身手太过轻巧,似乎已经充斥在她的一举一动之间。

  关上灯,我闭目睡觉。

  困意始终是被沈髻驱散了一些,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我才终于睡过去。

  意识放空,却还是清醒。

  我做了一个梦。

  在那梦里头,我回到了髻娘山上,并且一直伫立在髻娘坟那阴宅之前。

  在我身边,围着九个人在吹响唢呐!

  我清楚自己在做梦,心中也升起好奇。

  想要再进髻娘坟去爬那悬梯,看看悬梯之上的髻娘,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可那高亢嘹亮的唢呐声,却不停的在我意识中嗡嗡作响。

  令我只能够站在原地,勉强抬起头,能看见悬梯上方的亭子里,髻娘似乎居高往下的看着我。

  只不过她太模糊,我看不清她的模样。

  吱呀的声响中,髻娘坟的阴宅正门却被推开。

  有一个女人,正在那悬挂人皮的八卦架子前头等我。

  她穿着凤冠霞帔的秀禾服!

  这堂屋两侧本身的白烛,也被换成了红烛。

  她虽说没回头,但令我震惊的是,这女人的身形,怎么有点儿像是沈髻?

  我鬼使神差的低头看了一眼,我身上竟穿着殓服!

  髻娘娶夫的大殓之服!

  这一下把我吓得不轻,直接在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