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船沉了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38章 船沉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船沉了

  周厂长嘀咕了一句:“有那么夸张吗?不是说,只要人能被捞上船,就不会出啥大问题?”

  刘文三解释了一句:“尸能上船,要么是尸不闹,要么就是被我给镇住,强行捞上来,接阴这个不全看母尸,还得看肚子里的阴胎。”我也点了点头,说道:“虽然说只要给阴胎名讳,供奉,它们一般都不生事!但就怕万一。大夫也不能闭着眼睛接生,我更不可能闭上眼睛接阴了。”

  关于这件事,我咬的比较死,就怕自己再捅出来什么篓子。

  刘文三又拍了拍周厂长的肩膀,说道:“接阴婆就和妇产科男大夫似的,不用太介意。”

  周厂长讪笑了一下,也没继续这个话题了。

  很快,河鲜的女档主就一盘盘的上菜,白斩鸡,土豆炖排骨,卤鸭,拌白肉……还有一瓶老白干。好一桌子丰盛的吃食,却没有一条鱼。

  周厂长主动给我和刘文三倒酒,砸吧了一下嘴,笑呵呵的说了句:“刘先生,捞尸人不吃鱼?还是有点儿啥禁忌?”明显,他是在缓和刚才尴尬的的氛围。

  刘文三滋了一口酒,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捞尸人不吃鱼,是不吃阳江里头的鱼,养殖的还是吃的。”

  周厂长端起来杯子,和我也碰了一下,又说道:“河鱼多鲜啊!野生的,吃着健康,口感也不错,有营养。”

  刘文三眯着眼睛说了句:“阳江里头,年年岁岁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有的尸体陈的久了,免不了被什么鱼虾吃了,河鱼是鲜,尤其吃过尸体的鱼,更是鲜美无比。可吃多了这种鱼,是不能在河边多走路,也不能下水的。”

  “指不定哪个水鬼就看上了你,觉得你是同类,把你拽进去了。”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周厂长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他用力喝了一大口酒,眼皮狂跳。

  刘文三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又和周厂长碰了碰杯,说道:“还是说说你老婆的事儿吧。”

  这一句话,又让周厂长的神色落寞了下来。他连着给自己倒了三四杯酒,一口一个,直接整下肚小半斤白酒了,一颗花生米都没吃。

  他眯着眼睛,脸颊也泛上了一层红晕,沙哑道:“我老婆是个好女人,她给我生了一个女儿,我们又打算要个二胎,她就又怀孕了。”

  “她平时又喜欢吃鱼,特别爱吃酸菜鱼,又酸又辣的,几乎顿顿都得吃。不是说酸儿辣女吗?这两样都占全了,我就花点钱去医院检查了下,知道她怀的是一对龙凤胎!”

  “我们两口子都高兴坏了啊!这二胎有儿子,能继承家业,又多了一个女儿,我周家也算是开枝散叶了!”

  “然后那天,阳江上搞一个活动,是什么一年一度的捕鱼节,我就带着她去参加了。”周厂长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喝酒喝得,结果他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声音都哽咽了不少……

  “都怪我带她们上船!要不是我,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啪!”周厂长猛的一下抬起来手,狠狠的朝着脸上扇了一巴掌!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刺目无比。

  我本来想去拦着他,刘文三微微摇了摇头,我这才坐了下来。

  周厂长怔怔的停顿了好半晌,就像是成了个傻子一样。

  许久后,他声音沙哑的继续道:“我们在船上呆了半天,她看人捕鱼,心情也特别好,我们还带上了大女儿萌萌。”

  “一家人本来是其乐融融的,傍晚也还剩下最后一网鱼,打完了就能上岸,吃最新鲜的河鱼了。”

  “结果突然就起风了,一下子还打雷闪电,乌云蔽日的,一瞬间就天黑的吓人!”

  “而且那风也大的吓人,江里头浪又大又猛!直接把拉最后一网鱼的那几个渔民都给卷了下去!就好像水里头还有什么东西一样!”

  “我当时也被吓傻了,就拉着我老婆和萌萌要去船舱里面躲着。萌萌被吓得一直哭,就一直说船要沉,船要沉了,我们都要被淹死了!”

  ”那一下之后,浪就更猛了!船都差点儿直接被打翻!”

  “船上的渔民,甚至是船长,都像是要杀人一样把我们围住!还直接把萌萌给抓过去了!”

  “船长说,本来只是刮个风下个雨,阳江上头这都太常见了!没啥事儿!可萌萌竟然说船要沉了,那阳江下头的河神水鬼,就都在等着人下去!”

  “大家都是在阳江上讨饭吃,家里头拖家带口的,要是回不去,妻儿老小都得饿死。”

  “必须要把说这话的萌萌丢下去!河神才会息怒!江里头的鬼东西才会安宁下来……”

  “我老婆都急疯了,我也疯了,想去抢萌萌过来!可我们那儿抢得过这些渔民啊!”

  “他们直接就把萌萌给丢阳江里头了!”

  “结果下一刻,江水竟然就平息了……暴雨还在下,也还在刮风,可江水却安静了!渔民都高兴的欢呼,我恨不得杀了他们啊!”

  “我抓着船长,求他救萌萌上来!船长却说不能救!她说了不该说的话!河神爷已经把她收了!”

  “我都给他跪下了,可他还是无动于衷,那些渔民也很冷漠!下水去救之前被浪卷下去的人,就是不救萌萌!”

  “我老婆会游泳,她一下子就跳江里去了!要去救人!可她都怀孕七个月了!”

  周厂长死死的握着白酒杯子,指关节发白,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牙龈都在渗血。

  “那些渔民很冷漠,说我老婆是想要去抢河神爷要的人,他们也不能去救!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呛了水,然后沉进了阳江。”

  “她们母女两就那么活生生的溺死在我面前!”

  “我恨啊!如果不是我带她们上船,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我告了那艘船的船长,还有所有的渔民,丢我女儿下去的是主犯!故意杀人,被判了无期,船长判了六年,其他一些人,有的起哄的只是教育了一下,大部分一年半载。”

  “可这又有什么用?萌萌的命没了,我老婆更是一尸三命!”

  “我恨不得死的那个人是我!要是我先跳下去,说不定我老婆就不会跳了!”

  周厂长说完,又要灌酒,神色悲惨之极。

  刘文三挡住了他的手。

  我听完了,心里头也特别不是滋味。

  就因为人说了一句船要沉了,就真的会沉船?这是哪门子民俗规矩,也太恶劣了一些。

  一尸三命,还加上一个小女孩儿的命!那些渔民和船长,又该有多愚昧!又该多狠心!无期,又怎么够?

  周厂长惨然的笑了笑,沙哑的呢喃:“捞尸队打捞不上来我老婆和女儿,不过他们却说,看到她们在什么地方了,她们死的太冤枉,普通的捞尸队是捞不上来的。”

  “这种枉死在阳江的尸,必须要找专业的捞尸人,然后我才找到了刘先生。”

  周厂长又苦笑道:“结果刘先生说,母子尸他也捞不起来,必须得找接阴婆接阴。”

  “小柳村的刘阴婆,却怎么都不愿意答应,说她年纪大了下不了水。我也才知道,有很多枉死在水里的母子尸,都没被捞起来,很多家族都在求刘先生。”

  “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听到王家和谢家的事情,刘先生又找到了我,告诉我能下阳江了。”

  “所以,我直接写好了遗书!如果我老婆女儿怨我,恨我,那么我就该和她们死在一起!”“如果她们愿意跟我回家,我往后余生,要用一辈子的时间陪着她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我心突突的跳的很快,也忽然想到,这样的死法,也算是意外吗?

  会不会触碰到阴生九术的禁忌?

  直觉告诉我,这母子尸,绝对和任何一具都不一样!她还是龙凤胎,还有一个女儿死在了里头!

  我其实已经有点儿打退堂鼓了……

  可周厂长又太可怜,加上刘文三又答应,我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周厂长,你也放心,人肯定是要活着才行,就算是强行捞她们上来,也需要你以后来供奉,你肯定不能寻死。”

  刚说完,我忽然就看见,阳江码头那边,忽然站着一个人,他背对着我们,定定的看着阳江上!

  我一个激灵,那人的背影,怎么有点儿像是唐小天的?

  下一刻,他忽然猛的往前冲去!直接跳下了阳江!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唐小天就不见了……

  这一幕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刘文三没看见,周厂长也没什么反应,还是在抹眼泪。

  我猛的从桌上站起来,拔腿的朝着码头那边冲去!

  很快,我就跑到了码头上。

  江面的风,大的惊人。停靠在码头两侧的船,都摇摇晃晃。

  而江水之中,却看不见半个人影子了……

  我茫然无比,刚才是我眼花了吗?

  还是说唐小天真的来这里了,直接跳了江?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先是顾家的顾开山跳江了,唐小天也来跳江自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