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三跪九叩,起尸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369章 三跪九叩,起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9章 三跪九叩,起尸

  不多时,刘文三推门而出,旁边陈瞎子的房门也应声而开。

  简单说了几句要开棺的事情,还有哀公像。

  刘文三本身还有点儿睡眼惺忪的的神情,顿时就变得清醒起来,还略有几分兴奋。

  苟黄领着我们三人出了院子,到了苟家堂屋。

  此刻柳昱咒也不见踪影,那几个被绑起来的人,不知道送去了什么地方。

  堂屋之外,在悬河支流和苟家大门的这一段交界的空地处,摆放了相当多的桌椅,桌案。

  那口铁棺则是摆放在一张长条的桌案之上,前头祭拜了三牲贡品,点了香烛。

  香放在三足青铜方鼎之内,看上去这香炉都价值不菲,应该是老物件。

  地上的火盆,烧的大多是纸扎元宝,纸扎铜钱。

  此刻火光幽幽,烟气缭绕,空气中透着香烛香气,和纸张焚烧的味道。

  苟三塘换了一身淡青色的长衫,带着圆顶小帽,帽子顶端还有一根长长的尾翎。

  记住网址kanshu.com

  这并不是清代的那种官服帽子,颇有一种清廉气。

  只不过苟家的家业和这气息,却显得有几分相悖。

  约莫有九十来号捞尸人,都站在那些桌椅之前,也没有落座。

  我们走出堂屋之后,苟三塘也看了过来,他点头示意,

  当然,我也回礼。

  陈瞎子比较平淡,没什么表情。

  刘文三则是直接许多,略有期待的看着那口铁棺。

  苟黄带我们到近前还空着的三张位置前头坐下,这里距离铁棺最近。

  暮色已经降临,天边的火烧云在夕阳映射下,透着一股如血般的寂寥。

  苟三塘锤了锤胸口,咳嗽了两下,似是清了清嗓子。

  他中气十足喊道:“苟家第二十五代家主,苟三塘,尊祖训,取先祖哀公之棺椁,于苟家宅门之前!”“苟家族从叩拜先祖!”

  他声音很大,几乎在支流旁边形成了回音。

  与此同时,苟家的堂屋两侧,那些走廊门洞处,鱼贯而出大量穿着苟家特有服侍,布衣和白布缠头帽子的人。男女老少,齐刷刷的出来约莫百来口。

  他们很规整的来到了苟三塘的身后。

  苟三塘率先跪下,而他们也都同时跪了下去。

  “三跪九叩,谢哀公庇佑子孙,苟家开枝散叶,家族长存!”

  他又朗声长喊一句,便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苟家的那些族人,也都完全效仿他的动作。

  可苟三塘的话却让我惊住了。

  苟家先祖,哀公?

  我没听错的话,是哀公像的那个哀公?

  可那不是捞尸人的祖师爷吗?

  扭头一看刘文三,我发现他也是眉心郁结成了川字,手也紧握住了座椅的把手,眼中也是疑惑无比。

  不过苟家后边儿那些捞尸人,倒是没有意外似的,好像早就知道这一切。

  思绪片刻之间,苟三塘一跪三叩之后,又站起身来。

  他拿上一炷香,回头扫视众人。

  额头上通红之余,面上也有几分红光,沉声道:“天下之捞尸人,已经多数不知晓苟家为哀公之后代,好在尚有一些长留于苟家,此为捞尸人之正统!这第二叩,苟三塘请诸位扣叩拜祖师爷哀公之棺!”

  我眉头愈发的紧皱了,这件事情不似作假,只不过苟三塘所说正统二字,却令我觉得有失偏颇。

  且不说苟家其实远没有这么多捞尸人,之前我在何先水口中也听过,他们只剩下几人,然后教导出来了一批人,也有一些是来源于聘请。

  再者说,这些人大都唯利是图,又有什么正统可言?

  刘文三虽然不太守规矩,但是他都能比这些人更要正统很多。

  不过苟三塘这番话,明显对下面那些捞尸人很受用。

  他们也都面色兴奋无比,跟着苟三塘一起跪下。

  刘文三也站起身,侧身对着哀公像的铁棺跪了下去。

  又是一跪三叩首之后,众人站了起来,回到位置上坐下。

  苟三塘额头上已经有几分血痕,不过他却不知晓疼痛一样,面上的兴奋之色反倒是更多。

  火烧云已经被夜幕所吞噬,最后一丝天光也消失隐匿。

  苟家门前的灯全都灭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做的准备,在悬河支流两侧的小河岸上,竟然摆满了白蜡烛,有苟家的下人去将其点燃。

  再加上本身灵堂的光线,以及缓慢出来的月光,视线并没有受到多少阻碍。

  苟三塘对着棺材,朗声继续喊道:“这第三跪,是子孙尊崇祖训,开先祖之棺椁,取善尸更衣,以羽化之尸坐堂于苟家,千百年不腐,受子孙香火,看苟家再昌盛繁荣!”

  这一次苟三塘独自跪下,连磕三个响头!

  咚咚咚的声响,都快形成回音。

  苟三塘这么磕头,我都怕他磕昏过去。

  最后他再起身时,就直接抬起手来!

  立即从苟家族人之中,出来了三人,他们手中各有拿着一些工具,来到了长条灵堂桌案的铁棺之前!

  铁棺也有铁钉,按照寻常的道理,这么多年钉子在水中浸泡,早就应该锈蚀和棺盖融为一体,

  可在苟家人开棺撬钉子的过程中,却没有出现任何阻碍。

  铁钉完整,也没有丝毫锈迹。

  我心中轻叹,这也完全归于穴眼之处的龙气,棺虽铁物,但也有生机。

  约莫半小时之后,铁棺密密麻麻的取下来了上百颗铁钉。

  接着咯吱一声轻响,棺盖出现了一丝缝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竟透出来一股子白气。

  当然,这白气转瞬即逝。

  “开棺!”苟三塘高喝一声!

  他与那三个苟家族人一起,将棺盖往上一抬!棺口便曝露在月光之下。

  那些捞尸人都是紧张无比的神色。

  刘文三也是张望的抬起头,想要往里看。

  不过刚好棺材的高度持平了人坐下的头顶,也没人现在站起来。

  毕竟这是苟家重要时刻,谁都没添麻烦坏规矩。

  苟三塘直直的看着棺材内部,他的身体也在微微发抖,又哆嗦的说了句:“起尸!请先祖哀公出棺。”

  他们四人伸手入棺内捞去。

  下一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便从棺材内被抬了出来。

  我也看得呆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