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另有隐情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305章 另有隐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5章 另有隐情

  我面色微变,脚下速度飞快,直接走到了院子门口。

  视线之中只能够看到空荡的马路,以及路边停着的警车,哪儿有周彬的人?

  至于周厂长则是走向了小囡的房间。

  我眉心郁结,也匆匆的跟了过去。

  屋子里面,弥漫着一股子难闻的血腥味。

  周厂长干呕了一声,他身体都在发抖。

  徐诗雨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而那两个民警也是脸色铁青。

  至于法医已经在床边在带手套和口罩了。

  他额头上汗水密布,额头上青筋也在不停的跳动。

  眼前的一幕,饶是我看了也觉得胆寒。

  谭芳背对着在床边,动作斜靠着床,似乎是将小囡背了起来。

  首发网址https://m.vip

  她的脸上很多伤口,红彤彤的巴掌印,指甲的痕迹,左右脸颊高高的肿起。

  胸口,腿上,腹部,都是脚印,头发也格外的散乱。

  分明是之前挨了打,被打得还不轻。

  此刻她面容痛苦,眼神也是呆滞茫然,整个人一动不动。

  小囡就刚好靠在她背上,一双死人胳膊却箍死了她的脖子!

  双臂死死的箍着,似乎脖子都有些变形了。

  这样看上去竟像是谭芳想要带小囡走,然后被生生箍死的!

  就在这时,法医的手落到了谭芳的额头上。

  他仔细的拨开了头发,又伸手碰了碰小囡的胳膊。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身上没有明显伤痕,胳膊交错,不至于勒死,而且死人不会掐人。”“头上有撞击痕迹,不过不致命,应该是受到暴力虐待,精神状态不好,外加这些伤势,以至于想背起来尸体,用蛮力的时候猝死的。”

  说话的同事,法医要将谭芳和小囡的尸体分开。

  “畜生。”徐诗雨骂了一句。

  “周彬跑了。”我沙哑的开口。

  徐诗雨脸色一变,她招呼了两个民警,快步的冲出了房间,很快三人就没了踪影。

  我没跟着去。

  心里头却格外的压抑,甚至还有几分说不出的懊恼和自责。

  这谭芳的死,和周彬有直接关系。

  我要是态度强硬一些,直接不出去,是不是她就能活着?多等一会儿徐诗雨来,也就不用发生这样的惨剧了。

  至于小囡这动作,法医看不明白,可我清楚的很。

  谭芳的死,被打的很重可能有原因,不过小囡……肯定也是动了手的……

  母子煞杀人,还杀的是生母,这阴还能怎么接?

  就在这时,周厂长忽然颤巍巍的说了句:“是不是警察要来,周彬让来开门,让谭芳背着小囡的尸体去藏起来?”

  “小囡却不想走?所以害了人?”周厂长声音中带着疑问,同时也是心惊。

  法医却眉头紧皱,回头瞪了周厂长一眼,说道:“什么神神鬼鬼的,迷信!我干了十几年法医,什么恶性杀人的案件没见过,这人是猝死的,和受伤过重有关,不可能是死人掐的,死人哪儿有力气?”语罢,他就用力分开小囡的胳膊,结果他却闷哼了一声,没分开。

  法医的额头上也见了汗。

  “这是尸僵了……”

  他又用力掰了一下,结果还是不能动。

  法医的脸色也再一次变了。

  我也因为周厂长这番话,心头更压抑。

  “小囡,你妈已经死了!”

  “你死的冤枉不假,可你妈没有害你的心,她毕竟生养了你,搭上她的命,你就能报仇了么?!”

  我死死的盯着小囡那张稚嫩的死人脸。

  忽而,她的胳膊一下子就松开了。

  砰的一声,她就坠到了地上,脑袋撞到地面,脖子都歪扭起来。

  死不瞑目的双眼却流出来了两行血泪。

  此刻她头触地,泪水就没流到脸庞,倒着流向了额头,渗透进了发丝里面,却显得异样的森然恐怖了。

  “闹祟了……”周厂长声音颤抖。

  法医额头上的汗水流下来,渗透进了口罩里头,他一副见鬼的目光看着我。

  这一切也不过是几分钟之间。

  徐诗雨一个人进了屋,她说已经让民警顺着去找了。

  周彬还带着手铐,应该是跑不远,她也通知了上面,这已经是恶性杀人案,会加大警力。

  我却不太自然,周彬既然关系网不小,真跑出去这城中村,可能就不好抓了。

  而且外面就是街道,他在这里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此刻,徐诗雨开始催促法医简单验尸,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再将尸体带回去。

  我开口说了句,小囡的尸体他们不能带走了。

  这尸体闹祟,肯定天黑了化煞,到时候得出事,得留在这宅子里,我要想办法处理。

  徐诗雨明显露出为难的神色,然后她说了句这次不行。

  上一次廖寡妇的事情,一个是只有她来了,再加上调遣人手的时候,有时间差,她能够让我按照我的方式来办事。

  可这一次毕竟是又死了人,案件性质完全不一样,她没那个权力。

  我还想说话,徐诗雨眼中却露出歉意,回头看了一眼法医,又催促了他一声。

  法医这才将尸体搬起来。

  接着也将谭芳的尸体放在了地上。

  徐诗雨表示让我们回避一下,尊重一下死者,我和周厂长才退出了院子。

  她也跟着一起出来,说等会儿可能得让我们配合去一趟公安局。

  我们算是半个目击者,得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

  以及周厂长是周彬的亲戚,他们就要了解更多信息。

  现在她怀疑,这小囡肯定不是难产死的,周彬有那么严重的暴力倾向,这其中绝对另有隐情。

  徐诗雨沉默了一下,她似乎想要说什么,结果欲言又止。

  最后只说了句:“尸体应该要带回去验,会给一些证据的。”

  “我们也会派人去走访调查。”

  时间过去的很快,屋外又传来了警车的声响,进来了不少警察,他们让我们出去,整个院子都拉了警戒线。

  临近天黑的时候,法医才走出来,另外有刑警还抬出来了裹尸袋。

  其实在这些警察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盘问我和周厂长,我们将能说的,全都说了。

  避免了要去公安局那一趟。

  法医走到徐诗雨旁边的时候,示意徐诗雨和他先回去。

  同时他告诉徐诗雨,小囡死之前不久,被还被性侵过。

  在她房间里面却发现了注射针头,可能吸过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