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她要醒了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292章 她要醒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2章 她要醒了

  陈瞎子眉头紧皱,他低声说了句:“先别管那么多,找到张九卦再出来对付他。”

  “有鬼打鬼,有尸斩尸!”

  我也摸出来了榔头,交给了冯保,让他不要慌神。

  冯保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眼中虽然有惧怕,但是也镇定下来了不少。

  眉目之间有了几分狠色。

  我们也没在深堂里面停留。

  快速的跟着陈瞎子朝着东北位的那个门洞走去。

  陈瞎子说的没错。

  不管那是鬼是尸,他肯定不敢贸然到我们正面。

  且不说陈瞎子的身手,还有狼獒这么凶的东西。

  他肯定要掂量几分!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否则的话,他也就不是在那里偷偷关门,而是直接对我们下手了。

  我怕的却是这阴阳宅里头的髻娘。

  她毋庸置疑,肯定是活尸。

  我们贸然闯进她的阴阳宅,又是她痛恨的男人,她要是出来了,那我们肯定走不掉!

  很快,我们就走进了东北位的门洞。

  两米左右的门檐,不到一米的门洞,其实有几分狭小。

  进去之后,更是一条窄道,只能容许一个人通过。

  走了一段路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整个髻娘宅都是被封死的。

  这些门洞通往的都是内宅,窄道的尽头,一道屏风,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这里并没有透彻的漆黑,虽说顶头封死,但是依旧留了天窗瓦,有微弱的光线进来。

  一路上我们也早就拿出来了手电筒照明。

  走过屏风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房间。

  窄道尽头的门洞,就是进这个房间的门,屏风遮挡了进门的视线。

  绕过之后,便能看见墙根的位置,有一张雕花木床,旁边则是放置着桌椅茶案,还有一些实木雕刻的架子。

  其上花瓶,香炉,还有一些八卦铜镜,以及浮尘这样的风水师物件。

  阴阳宅虽说是给死人的坟茔,但是其中的布置却和活人没多大区别。

  尤其是髻娘追求死后羽化,她更不可能自己躺在棺材里头。

  进入髻娘坟就算是落葬,她还会将自己当做正常活人一般……

  我隐隐有些发憷,也很谨慎任何一点儿风吹草动。

  除却了正面能看到的这张床,在另外一侧,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屏风。

  我侧头看了一眼,屏风后头,竟是一个巨大的木桶。

  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里头那种古代闺房里头,大户人家还能在房内沐浴。

  也就在这时,狼獒忽而龇牙走至了雕花木床之前……

  冯保的手电筒照上去之后,他面色顿时惊变了一下,不安的喊道:“罗先生……床上有人啊……”

  木床上头本身悬挂着一张帷帐。

  我开始是没注意,冯保这么一说,我才看清楚,透过手电筒的光,不正是就有一个人影子,正躺在帷帐之中吗?!

  我瞳孔紧缩,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当时我就喃喃说了三个字。

  “张九卦!”

  他的名字带双土,双土成山,山是艮卦,艮在东北,我们才能够找到这髻娘坟的所在。

  而依旧以八卦地理之法找到了他尸体应该在这房间!

  我已经按捺不急上前。

  可陈瞎子却还是按住了我的肩膀,他声音也压的极低,冷不丁的说了句:“不要乱碰,你没看见帷帐上有什么东西么?”我心头猛地狂跳一下。

  这才清晰的看见,帷帐上面长着一些很细小的菌类。

  其实不只帷帐,雕花的床木之上,也能够看到一些菌。

  腐木生菌,这其实是很常见的现象。

  不常见的就是在这屋子里头,木头都还好端端的,尤其是帷帐之上,更没道理长出来才对。

  “这应该就是那碑文上说的尸头菇,看这样子,碰一下就会长满全身了。”

  陈瞎子再次开口。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目光在屋子里头扫过,却没有看见能借用的东西。

  此刻,冯保却摸出来了一根折叠的铁楸,拉长出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挑开了帷帐。

  他的动作格外小心翼翼,帷帐被打开之后,床笫之间却更令我心脏猛地收缩一下……

  在床上的“人”,并不是张九卦……

  而是一具女尸!

  灯光下,这女尸的皮肤白中透着一股死寂的青黄色,她双目紧闭,头发虽说干枯,但发量不少。

  额头和上半张脸略有几分浮肿。

  下半张脸上面伤口不少,隐约能够看见其毛孔。

  还有一些地方滋生出来了细长的“气根”。

  在她的胸口,手臂上,也有一些尸头菇在滋生出来。

  “这东西……该不是那个髻娘吧?”

  冯保脸色有种压抑不住的苍白,他睁大了眼睛,瞳孔不停的紧缩。

  我心里头也悬起来了一口气。

  看着女尸,下意识的摸出来了罗盘。

  令我脑袋嗡了一下的是,罗盘又成了搪针了……

  同时,也有浮针于顶的迹象。

  “这里……的确是髻娘坟生气最为集中的位置……应该是垅山的穴眼中心。”

  我额头上也泌出来了汗水……

  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女尸的胸口起伏了那么一下。

  “十六,这不太对劲,在这里的,不应该是张九卦么?”

  陈瞎子皱眉,他话语不断:“张九卦不在这里,我们就得赶紧找。”

  我的汗水也更多,落在了地上,竟然都听到了轻微的吧嗒声。

  “应该是在这里……”我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目光则是扫视其他的位置。

  这屋子其实不大,一眼看去,基本上能找的都找过了。的确目光中没看到张九卦。

  令我压抑的是,如果八卦地理找不到张九卦,我也就没有更多的办法,我们只能够被迫离开。

  我真怕这髻娘忽然睁开了眼睛,不敢多停留。

  下一刻,狼獒忽而低声呜咽了一下,它的前爪搭在了床沿之上。

  我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陈瞎子忽而抬手,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根长钎,顶端还有一个勾爪。

  他伸手,长钎勾爪就直接勾在了女尸的肩膀上。

  然后他忽而一跃而起,呼哧一声轻响!

  他跃了一米多高,那长钎竟然一下子就悬挂在上头的房梁之上!

  这一切都是转瞬之间,更是让我心惊肉跳。

  髻娘被悬挂起来之后,她尸体微微转动,而在她身下,则是露出来了另一具尸体……

  她赫然是躺压在一具男尸之上!

  这男尸面长而狭,双眉至眼眶外,只不过却齐齐而断。

  双颧突而不起,倒显得几分圆润,面部微微凹陷下去。

  嘴唇不厚不薄,嘴角微微勾起,却带着几分笑容。

  更重要的是,他穿着一身唐装,胸口还有一个长木匣!

  这木匣,看上去就应该是装算盘的!

  除此之外,在他的双手之间,还紧紧抱着一卷皮……

  这皮看起来,竟像是之前那八卦架子上的人皮!

  我心都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这人,恐怕就是张九卦!

  他被髻娘生生压在身下!要不是陈瞎子这动作,我们哪儿能发现?!

  “把他背出来……咱们走。”陈瞎子压低了声音说了句。

  冯保脸上也是紧张而又兴奋,反倒是掩盖了几分恐惧,伸手就要去拉张九卦的尸体。

  而我耳边却隐隐听到了一点儿其他的声音,就像是唢呐的吹响……

  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我不安的抬头,看向了髻娘的尸体。

  我分明还记得清楚,碑文上写了,髻娘准备了数九之仆从,等黄道吉日吹响唢呐,她就会羽化!

  本身悬挂在房梁上的髻娘尸,没有继续晃动。

  并且,我隐隐看见她脸上的气根,仿佛变多了……

  不只是如此,她眼皮也动了动,仿佛要睁眼一样!

  “陈叔……快走!她要醒了!”我整个头皮都要炸起来了,那种从意识深处滋生的恐惧,贯彻了整个心头。

  【作者有话说】

  今天三更完了……这两天是我怕写乱,章节内容字数都在延长,就没有贸然拆章,看似章节多,内容少了,也是忽悠人不是。

  内容相比之前长,字数多,也是对大家负责……毕竟写的不好看,就没人催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