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吃的鸡没我杀的人多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273章 吃的鸡没我杀的人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3章 吃的鸡没我杀的人多

  要是之前落地还好……最多是黄术用不了,再供奉一年,阴胎也能送走。

  现在穿着黄皮袄落地。就会出现另一种破禁忌!黄仙和阴胎一起会化煞!

  当时在送许家送黄珊珊阴胎的那会儿,我就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阴胎落地,出了纰漏。

  一旦阴胎和黄仙一起化煞了,这就是家仙护体的鬼婴!没人能镇得住!

  老黄牛发出凄凉的哞声,它朝着通阴路上尽头狂奔而去,砰砰砰的,还撞倒了后面的案几。

  黄皮子吹灭了所有的蜡烛之后,路上的光线就变得格外的昏暗,路灯都蒙上了一层幽绿色。

  在旁边看热闹的那些人却被吓得不轻。捞尸人还好,见惯了大风大浪!其它的冯家人就没那么大的胆子了,就算他们见识也不少,哪儿看过黄皮子吹灯的一幕?

  人群变得混乱嘈杂,要么从路两侧跑了,要么就跑回了后院。

  冯保和冯军护着冯志荣,冯志荣就在旁边不远处,他却硬生生还站在那里没走!

  这一切只是转瞬之间,我刚好冲到了阴胎旁边。

  虽然接不住阴胎了,但是我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直接从兜里头摸出来了三元盘,朝着阴胎的头顶狠狠按了上去!家仙护体的鬼婴啊,我哪儿敢等它睁开眼睛?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那岂不是在等死吗!

  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呼啸声,有一股劲风朝着我脑后传来!

  我面色又是一阵大变,一种强烈的心惊肉跳,让我陡然朝着旁边闪身。

  同时才传来刘文三的大吼声:“十六让开!”

  我猛扑在了地上,坚硬冰凉的地面,撞得我生疼不止。轰隆的闷响,还有好些东西砸在了我的身上。

  我硬撑着爬起来往前跑了两步,再回头一看。刚才我站着的位置,那张大方桌已经七零八落,香炉,三牲祭品散落了一地。

  而我扑倒的地方,正砸着一个香炉。那铜制的香炉都嵌入了地里头!可想而知这力道,我要是不躲开的话,命都没了!

  本来直挺挺坐在竹筏上的孟欣书,此刻已经僵直的站了起来。

  凄冷的月光之下,她身上黑红色的毛发拼命滋生!

  转瞬之间,就将浑身上下都包裹在一起,并且这些毛发又再一次贴在了皮肤上,整个肤色都变了模样。

  湿漉漉的水迹不停的从身体上滋生出来。

  她怀中抱着阴胎,那阴胎反倒是没有生红毛,依旧是一动不动,眼睛还是闭着。

  可我却总觉得……它应该也醒了。

  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我耳边嗡嗡作响,一直听着有婴儿在哭。

  那哭声凄凉,诡异,让人心底生寒不已。

  尤其是孟欣书身上透出来的那股悲凉哀怨的气息,还让我心里头压抑的也想掉眼泪。

  脑袋里头也缭绕起来了女人的哭声……

  “十六!别发呆了!快过来!”

  也就在这时,刘文三低吼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失措出神。

  惊醒过来的瞬间,我就赶紧朝着刘文三身边跑去。

  孟欣书倒是没拦着我,这会儿我也没有脑袋发热冲上去了。

  三元盘能镇尸,也就能镇一个。

  我是拍孟欣书,还是拍阴胎?

  首先我能不能靠近她们,那都是一个大问题!

  刘文三也大步上前,他将我挡在了身后。

  呼哧一声抽出来了铡鬼刀,警惕无比的盯着孟欣书。

  “文三叔……别上去……”我赶紧按住了刘文三的肩膀。

  虽然局势慌乱,孟欣书也凶的直接化煞,但是她肯定现在针对不了我们!

  黄皮子吹灯,是徐白皮来了!

  呜咽的风声,混杂着脑海里混乱的声响,令我心里头又焦灼,又抑制不住不安。

  稍微站稳了,我就慌陈瞎子的情况。

  他那边出问题,肯定会和徐白皮正对上。

  当时他就说过,招惹了徐白皮,他都得退避三舍!

  狼獒呜咽了一声,忽而朝着路边的另一侧狂奔而去。

  我脸色微微一变,扭头看向了那边的方向,结果那边黑漆漆的也没个人影子。

  “文三叔,冯家主,你们先进后院。”我硬着头皮,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

  刘文三眉头紧皱,低声道:“那你呢?”

  “徐白皮没现身,陈叔还不知道情况,小黑也跑过去了,我得等着。”

  我还是定定的看着孟欣书,时刻警惕她的变化。

  刘文三骂了句:“他把事情搞砸了,还管他作甚!放心他没那么容易死!都进去!”

  语罢,刘文三就拉着我要一起走。

  这一切也不过是一两分钟之间的事情,冯保和冯军也搀扶着冯志荣朝着后院走去。

  我杵着原地没动:“文三叔……你别拉我,陈叔出事我得悔死!你先进去,铡鬼刀你给我!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

  要铡鬼刀,也完全是我想让刘文三放心。

  刘文三却呸了一口唾沫,摸出来白酒瓶子灌了半瓶砸在了地上。

  他没给我刀,也没有走。

  冯志荣已经被带进了后院,他在这里留的也已经足够久了,再待着也帮不了忙。

  我也深知劝不走刘文三,索性不再多说话,用不上三元盘,便是一手榔头,另一手握着一张镇煞符。

  那些吹灭了灯的黄皮子,此刻却簌簌的朝着孟欣书和阴胎围了过去。

  顷刻间便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这些黄皮子更是诡异无比。

  它们跪在孟欣书面前,竟然也在发出呜咽的颤哭声。

  此刻它们分明是在给那黄仙哭丧呢!

  雪忽然变得更大了,孟欣书的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她并没有去抓那些黄皮子,也没有前冲。

  她那一动,反倒是像在后退似的,我也没闹明白她做了什么!

  下一刻,却是杂乱的铃铛声陡然响起!

  刚才那头冲出去的老黄牛,此刻就像是疯了似的,猛地往回冲来!

  哭丧的黄皮子顿时乱作了一团!

  那老黄牛冲回来之后,就疯狂的在黄皮子之中踩踏。

  惨叫声不绝于耳。

  黄皮子也凶厉,只是一下子乱了阵脚,就开始疯狂的爬上老黄牛的背,疯狂的啃咬起来!

  顷刻之间,老黄牛就满身血淋淋的伤口。

  它又是悲愤的一声牛哞,身体却重重的朝着旁边倒下。

  这一压,又死了几只黄皮子。

  凄厉的猫叫声忽而也响彻夜空。

  我之前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几只杂毛猫,已经到了孟欣书的身边。

  其中还有一只乌黑发亮的玄猫,直接跳上了孟欣书的肩膀。

  我心头更是寒意不减。

  之前何先水就说过,孟欣书借过猫命。

  那都已经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了。借命也绝对维持不了那么长时间……

  可现在,她又引来了猫借命!

  那黑猫只是在她肩膀上站了一下,身体就萎靡下来,软到在肩头上。

  下一刻,孟欣书的身体又是一颤,她僵硬的回过头,一双眼中只剩下怨毒。

  我面色骤变。

  刘文三也是大惊失色,挥刀挡在了我面前!

  也就在这时,前后不一的脚步声传入了耳中。

  正对着我们前头,本身的送阴路尽头那边,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身体干瘦,苟着腰的老男人。

  他皮肤是久不见天日的苍白,病态无比。

  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了一样,头发乱蓬蓬的。

  此时他手里头抱着一张布,布摊开,里头是个血淋淋的黄皮子尸体。

  此人赫然便是徐诗雨的大伯,徐大闽!

  而在他身边,则是跟着一个老头。

  老头穿着皮毛的外套,抬着个旱烟筒,不停的擦火柴,却怎么都没点燃烟。

  徐大闽低着头,眼泪一把一把的掉个不停。

  哭的就像是要断气儿了似的,在这冷寂的冬夜里头,令人头皮发麻。

  火柴划过的声音也不停的响起。

  一道火光闪过,徐白皮终于点燃了旱烟。他吸了两口,吧嗒了两下嘴巴,才抬起头来。

  月光下他那副模样更可怖。本身他就是高颧骨,单眼皮,薄唇,断眉,印堂也是几分凹陷。

  现在眼珠子混杂着血丝和浑浊,就更让人心头生寒。

  “背箱子的阴阳先生,我就知道诗雨带你回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徐白皮也咴儿咴儿的咳嗽了两下,才干巴巴的开口。

  我额头上冷汗更多,并没有去接话茬。这会儿我心里头担忧的是陈瞎子。

  徐白皮和徐大闽来了,他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紧跟着,徐白皮却敲了敲旱烟筒,一脚踹在了徐大闽的腿上:“哭!再哭你把老子也哭死了!老黄的皮在那死娃子身上!去剥下来!”

  徐大闽还是哭丧着脸,不过他的眼神却狠厉了不少,朝着孟欣书冲去。

  我心头微惊,徐白皮让这徐大闽对付血煞?

  他不像是没脑子的人,那就是我和徐诗雨都看轻了这徐大闽,他绝不像是表面这么邋遢拉胯!

  下一刻,徐白皮又抽了两口旱烟,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诗雨把我们给骗了,你也不是她男人。”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敢剥老黄的皮?”

  “你才活了几年?吃的鸡没有我徐白皮杀的人多!”

  “敢算计到我的头上?!”

  【作者有话说】

  今天的三更,字数应该和那天六更差不多了,我没分章。

  罗某人讨个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