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傻妇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25章 傻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 傻妇

  幻觉?

  我不再去看柳志,可不想惹上这烫手山芋!

  按照刘文三的话,老柳不是被王梦琦杀的,大概率是被想要他家产的穷亲戚害的!

  这柳志,也值得怀疑……

  再者说,如果不是柳志的话,也不至于让刘文三掏出来三十万,我也花了整整十万!来平息村民的怨气。

  很快到了村口。

  刘文三伤感的叹了口气:“平时去哪儿,老柳都给开车,方便的很,忽然一下他人没了,有点儿不习惯。”

  我也轻叹了一声,虽然只是和老柳接触了短短一两回,但他粗狂朴实的性格,也的确让人很好相处。

  他走的太突然,也太可惜了。

  村口有乡村巴士,等我们到城里头的时候,差不多五点多钟,太阳将落未落,天色还很明媚。

  刘文三领着我去农行存钱。

  记住网址kanshu.com

  银行的经理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风韵犹存,热情的很。

  拉着我和刘文三,非要让我们办理财。

  刘文三笑呵呵的说了句,理财嘛,不是不能办,事儿是这个事儿,理儿得捋一捋,要不然让她陪着晚上吃个饭,有家酒店的套房,夜景很漂亮,非常有意境!

  顿时,那少妇经理就不纠缠我们了。

  对于刘文三的熟稔,我目瞪口呆!

  从银行出来之后,我问刘文三,要是那少妇经理真的愿意陪他吃饭呢?

  刘文三煞有其事的回答我,那这财肯定得理,就凭她这么拼业绩,咱得帮一帮。

  我:“……”

  那少妇经理可不简单,推荐的理财都是三年起步,这可是我的老婆本,等三年,黄花菜都凉了。

  站在路边,刘文三点上了一根烟。

  我又问他现在该去哪儿?咱们不是站在这里等那个经理出来吧?

  刘文三笑眯眯的说:“十六,你看上她了?虽然我觉得她不错,可配你,年纪大了点儿,刘阴婆肯定不同意。”

  “现在我也是你干爹,让你找个这样的老婆可不行。”“……”

  我索性不说话了,之前怎么没发现,刘文三能说会道的,一两句话能把人侃的没法开口。

  大概刘文三抽了三根烟的功夫,一辆宾利就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车窗落下来,露出来一张面容姣好的脸。

  一头波浪卷发,染了棕黄色,桃花眼,卧蚕,肤若凝脂,眉似柳叶!

  我看傻眼了,这也太漂亮了!妥妥的白富美!

  顶多二十三四岁,就能开宾利添越,得有啥家庭背景?

  “刘先生,让您久等了,这位就是罗阴婆?”美女充满歉意的眼神和语调,让我下巴都快掉了。

  她是来找我们的?

  刘文三杵在马路边,原来不是等那少妇经理出来,而是等这美女的车?

  我忽然想起来,他说要带我出来干一票大的!心头都狂跳起来!

  刘文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又和我介绍到:“这位是顾若琳,可是开阳市出了名的美人儿,顾家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

  “你好,我叫罗十六。”我紧张的不行,打了个招呼。

  顾若琳冲我笑了笑,温柔如水:“罗阴婆,你和刘先生上车吧。”

  我发誓,我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豪车,甚至还有种感觉,生怕给里头弄脏了。

  顾若琳扭过头,试探的望着我和刘文三,小声道:“刘先生,罗阴婆,那就直接去我家老宅吗?”

  “嗯,直接过去,先看看情况。”刘文三点头。

  顾若琳在开车,我小声的问刘文三,这是要去做啥?

  刘文三笑而不语的说了句:“接阴。”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次不是接落水的母子尸,顾家去世了一个孕妇,四下找接阴婆,现在这几年接阴婆少了,他们打听到了小柳村,知道刘阴婆来了我这里,又联系到我,刚好我以前和顾家打过交道,我就推荐了你。”

  我听呆了,原来刘文三说的干一票大的,就是让我接阴,还不用下水。

  说真的,我格外紧张,毕竟自己才接过一次阴,还面对了王梦琦那事儿。接阴稍微不注意,就是大麻烦!

  约莫二十多分钟,就出了市区的范围,来到了阳江边上的一个小镇。

  镇口上有个大四合院,四进四出的大宅子,看上去就大气而又古朴!

  门匾上顾氏老宅四个大字,书法苍劲如同游龙,带着一股子名门望族的气势!

  下车后,刘文三才唏嘘了一声。

  “以前谁能料想到,开阳市的顾家,会从这样一个小镇发家?”

  顾若琳恬静的笑了笑,也没多说别的,领路往前。

  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顾小姐,进门之前,我想先问一件事儿。”

  顾若琳停顿下来,轻声道:“罗阴婆,请说。”

  “这孕妇,是怎么出的事儿?人不是应该在医院么?为什么在家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说道。

  很简单,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肯定没有在家生孩子这一说法。

  有个什么病痛的,也肯定会在医院。孕妇在家里死了,这本身就不正常了。倒不是我故意找事儿,问这种问题。

  而是我不敢犯接阴的禁忌,若是王梦琦的事情,奶奶能知道她死于非命,就不会接这个阴,也就没那么多的危险事儿了!

  刘文三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却多了两分赞许。

  顾若琳抿了抿嘴,轻叹了一口气道:“难产死的,没有在医院生孩子,因为我们谁都不知道,我姐姐会怀孕。”

  “啊?”我却听懵了,这什么情况,顾家的小姐怀孕了,没人知道?

  “这件事儿,就要从顾家的丑闻说起了,我姐姐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女,当年他接回来的时候,不被顾家承认,加上她这里有一些问题。”顾若琳明显有些伤感,指了指头的位置。

  我没有开口打断,就那么站在门口,静静的听。

  “因为家族不愿意接受的缘故,我爸就将她送到了老宅教养,好在爷爷没有继续反对。”

  “其实我姐长得很漂亮,如果不是智力方面治不好,爷爷可能真的会让她入族谱也不一定。”

  “前段时间,我来看姐姐的时候,发现她长胖了,胖的特别多,就像是怀孕了似的。”

  “可姐姐哪儿会怀孕啊?她又没结婚,也没办法谈恋爱,一整天痴痴傻傻的,我们以为她是正常发胖。”

  “加上老宅的仆人也说姐姐最近吃的特别多,也就没人怀疑。”

  “昨天晚上,仆人说她死在了厕所,警方和法医来了,说是死于难产,我们就没让他们接走尸体了,准备在……”

  听完,我却松了一口气。

  难产,那就是意外了,这阴我能接。

  至于这可怜的顾家小姐,怀孕被当成了发胖,还有智力问题!甚至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这样的一生十足的悲惨。

  我同情归同情,可也只有同情,干这一行,我就做好了接受经常看到死人的准备。

  哪个死于非命的孕妇,一尸两命,不够可怜呢?

  “十六,怎么样?”刘文三故意问了我一嗓子。

  我赶紧点了点头:“没问题了,这阴能接,进去看看孕妇吧。”

  作为我们接阴人,不能将即将接阴的死者叫做死者,如果不是孕妇,就要有相应的名讳,至少,不能让她们觉得她们死了。

  腹中还有孩子,她们身体中还憋着一股不甘,咽不下的气!

  顾氏老宅内部更是低调奢华,长廊花圃,假山亭台。这宅子要换个地方,恐怕就要以亿作价了。

  老宅里还有一些仆人,或是修剪花圃,或是扫地。很快,就在顾若琳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

  后院就寂静了很多,门口挂着白绫和白灯笼,还有一个白色的奠字花圈。

  院子里头放了口棺材,棺材还没有盖上盖子,灵堂法坛一应俱全,火盆里头纸钱还在缓慢的燃烧。

  顾若琳轻声道:“顾家也算是百年家族,老宅里死了孕妇,本身也不吉利,再加上她的确是顾家的骨血,也打算丧事儿好好办一办。主持白事的先生要求,孕妇想要下葬,就必须得接阴。不然的话,必定闹祟。也是他推荐我们去找刘阴婆的。”

  我点点头,心想奶奶的名气还真不小。走到了棺材旁边,我凑近往里看了看。

  这一眼,我看的呆住了。

  棺材里头,铺着上好的锦缎垫子,其上躺了个女人,她穿着白色的寿衣,脖颈修长,容貌精致,脸蛋上还有几分红晕。

  当然,那红晕是人死之后,入殓师给画上的,就为了让死者走的体面。

  这女人很漂亮,漂亮到哪种程度。

  顾若琳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气质大方,开朗的美女。那这就是一个恬静的极品女神!

  我心中轻叹,这样的女孩儿,却因为家人不知道怀孕,而死于难产,她基本智力也有问题,甚至没有找人帮助。真的是太可怜,也太可惜了。

  顺着望着她的腹部,隆起的肚子,分明是已经怀足了月。

  我深吸了一口气,拉回了思绪,喃喃道:“胎足月了。”

  “文三叔,我们得回一趟你家里,家伙事儿都不在身上,没办法接阴。”

  刘文三点点头:“这事儿我去办,你在这里多看看孕妇,难产,应该不好顺产吧?”

  他瞅了瞅我眉角的位置。

  刘文三的提醒,让我一拍脑门儿。

  我眉毛那里有一道伤口,当年奶奶接我出来的时候,刀给划拉的。

  我妈的死,也就是难产!

  郑重的看着顾若琳,我问道:“孕妇难产,可能不太好接阴,可能会损伤她的身体,顾家没问题吧?”顾若琳却明显很茫然。

  我绞尽脑汁,憋出来一个词儿:“就是可能得剖腹,才能把孩子给取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