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霉运缠身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247章 霉运缠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7章 霉运缠身

  “没事的陈叔,卦象能变的不多,既然是变了,那就绝不会再出问题。”

  我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将心绪平复下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我也算是拿起了金算盘,还装着定罗盘。

  既然第一卦和最后一卦能够改命,就肯定不会要了算卦人的命。

  否则的话,这阴阳术早就断了传承。

  我就不相信,这往上二十七代,除却了我爷爷没拿过算盘,谁没做过拨乱反正的事儿!

  思绪至此,没等陈瞎子继续问我,我就说到:“陈叔,我再给你摸骨一遍,卦象虽正,但你面相也有问题,要注意的很多,这些事情还需时刻警醒,否则依旧会出变数。”

  我话音落下,陈瞎子也才点了点头。

  很快给他摸了一遍骨,陈瞎子的骨相却是出奇了的好,九骨占其六。

  也没有什么危险,这骨相是天生命定,讲一声凶险,自然不会大变,除非外力偶发。

  除此之外,我又也摸过了驿马骨,面相之下,驿马骨也的确下陷了,代表危机并未曾消退。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我又再三叮嘱了陈瞎子,必定要注意安全,小心为善,卦象稳定,面相还是有危险。

  陈瞎子点头说他明白了,总归他会尽量待在这里,不去阳江。

  我点点头,却忽然想到刚才的卦象。

  水需卦之中下乾上坎,还有所指向,乾为天,坎为云,这也是天要降雨之卦,岂不是暗自吻合了阳江上游的悬河即将洪灾,落至阳江?

  更应和了我梦境之中,陈瞎子会溺死在江水!

  这卦象之玄妙,简直是令人心生敬畏。

  虽说陈瞎子大致从此处能安全,但不是也告诉了我,阳江之祸难以终止?

  “陈叔,我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我得马上回去冯家,和文三叔商议阳江的事情!”我沉声开口。

  “十六,你等一等。”陈瞎子却忽而说道。

  他率先走向了门口,我不解跟在后面。

  “小黑。”陈瞎子冲着地上的狼獒喊了一声。

  “你去跟着十六吧,这一茬,他或要在阳江拼命,却还有凶厉之尸跟着他,你护住他。”陈瞎子沉声说道。

  我马上脸色就变了,直接说道:“陈叔,这不行!你和小……”

  没等我说完,陈瞎子就点了根烟。

  又给我递了一只,才说道:“当日说好了,你学会了铁口金算的本事,给我算第一卦,看我什么时候死。”

  “你算出来,我现在不用死,虽然陈叔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把大凶将死的命数都变了,但是我不会食言。”“回头等朝阳宅建好了,你再帮我选个以后的坟。”

  陈瞎子的语气很平稳,同样也很笃定。

  他没等我说话,又继续道:”你答不答应也不重要,小黑会跟着你的。”

  陈瞎子话音落下,狼獒便站了起来,抖了抖毛发,呜咽了一声。

  “这……”

  我知道,陈瞎子说一不二,即便是再拒绝,也没别的用,他还真会让狼獒一直跟着我……

  我长吁了一口气,才认真说道:“陈叔你也放心,我也肯定不会让小黑有什么事,等阳江千尸上岸之后,我就送他回来!”

  陈瞎子摸了摸狼獒的头,却没接话。

  狼獒也舔舐了他手背几下。

  刚好在这时,路边却传来了停车声。

  我扭头一看,是徐诗雨开车回来了。

  车门拉开,她下了车,明显神色上有两分疲惫。

  “阳差妮子,事情办好了?”陈瞎子抬起头,也看向了徐诗雨,他咴儿咴儿的声音,中气也变得更足了许多。

  徐诗雨脸上的疲惫消退,她笑了笑,点头道:“办完了,骨灰我也拿到了,准备葬公墓。”“嗯,可以让十六帮忙点墓,找个吉壤。”陈瞎子继续说道。

  徐诗雨却摇了摇头:“已经麻烦罗十六很多了,我其实很过意不去,公墓就行,和大家都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就干脆没开口。

  陈瞎子砸吧了两口烟,点了点头:“行,刚好十六要走,你过来了,就送他一程。“说完,陈瞎子就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徐诗雨扭头,目光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她才轻声说了句谢谢。

  上车,让狼獒在后排,我则是坐在副驾驶。

  从村路上离开,很快便从火葬场的出口出去。

  车上带着的是骨灰,已经不算是死人,牵扯不到开阴路。

  徐诗雨也找得到冯家。

  我到了冯家之后,门口就看到匆匆走出来的冯屈,差点儿和他迎面碰上。

  冯屈诧异的看着我,说以为我在阳江呢,没想到我会回来,他这会儿正准备要去江堤那边一趟。

  我简单询问了两句,才知道刘文三也在江堤那边,捞尸人都逐渐来了,他们准备下一次水,大体是刘文三让他们先看看水里头的情况。

  我表示和冯屈一起去江堤那边。

  然后我也让徐诗雨回去,就不用跟我一起去了。

  徐诗雨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告诉我,她有李德贤的消息,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才驱车离去。

  冯屈开了一辆奔驰大G过来,狼獒先跳上了后排,我正要上副驾驶,结果脚下一打滑,哧溜一下,我脑袋直挺挺就撞到车门梁上头。

  当场疼的眼前一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冯屈则是诚惶诚恐,问我有没有什么大碍,要不要包扎一下?

  我忍着痛上了车,说不用包扎。

  从后视镜里头看了看额头,脑袋上一个顶着一个大包。

  我心头有点儿抑抑,那种心悸感觉并没有减退。

  我也深知,这是我动了算珠之后,本身要承受的报应和孽债。

  这还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一点儿霉运罢了。

  我也得时刻警惕小心,怕出什么要命的横祸。

  好在后视镜里头,我的面相没有多大的变化。

  一路上没出其他纰漏,安全无比的到达了江堤大坝外。

  我小心翼翼的下车,果然,下车的时候脚还打滑了一下,险些又摔一跤。

  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码头旁边。

  让我心惊的是,码头上头倒是没什么人。

  在江里的水面上,却有好些人时而浮出水面,时而落下去。他们都在围着那头铁牛!

  天已经彻底黑了,夜空之中乌云浓郁,也开始下起雨来。

  江水没有之前浑浊,甚至归于清澈了不少。只不过这雨,却让我的心惊更重了几分。

  尤其是那铁牛,几乎完全浮出了水面!甚至能够用肉眼看见,铁牛的底部有一片浮尸!硬生生将其托起!

  随着水波晃动,浮尸和铁牛也在晃动……再扭头看了一眼祠堂的位置,修筑的工程已经完成了大半,除此之外,我点塔的位置,也已经在修塔了!

  我顺着走到了码头边缘。

  眺望着江面上,现在才看见,江面上还有不少的竹筏,多半是那些捞尸人的,他们已经提前下了江!

  清冷的月光挥洒而下。

  忽而我发现,靠近铁牛的那段江面波动的剧烈了起来!

  几分钟后,足足七八人同时从那处水面冒出,飞速的上了竹筏。

  其中,赫然也包括了刘文三!

  狼獒则是对着那处狂吠起来!

  片刻之后他们都上了竹筏,手里头却都拽着绳子,撑着竹筏靠岸的同时,也拽着绳子朝着岸边来。

  我心悸却变强了不少。

  那绳子下头,是尸体?!这还没到祠堂完工,怎么能捞尸?

  刘文三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作者有话说】

  今天的更完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