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人心不古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224章 人心不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4章 人心不古

  距离从常平市回来,也有接近二十天有余。当初黄珊珊被许家老爷子生生骂的险些成血煞!

  那也是我第一次将阴生九术的其他术法用出来,以老牛送阴,送走了许德昶的儿子。

  当时葬黄珊珊的时候,也险些葬入白虎偷尸穴。还是在旁侧的丑山落葬,才化解了血煞的麻烦。

  现在想来,当初白蚁出来抢尸,这黄珊珊肯定要比想象中的血煞更凶,还好没让它们得手!也算是我和刘文三的运气好。

  此外,将黄珊珊葬在丑山山脚,也是我对宅经理解的不够透彻。

  那丑山应该是支龙脉,葬在支点穴位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思索出神之间,何采儿才问了我一句,给我打电话的是谁。

  简单的解释了两句,何采儿才点点头,说她要去给我做午饭,等中午才回来。

  让我不要从医院出去,千万别乱来,也不要瞎帮帮不上的忙,一切量力而行。

  我感激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什么事情重要,不会乱来的。

  何采儿这才松缓了一口气,离开了病房。我又看了快半小时的书,病房门才被敲响。

  记住网址kanshu.com

  喊了一声请进,推门而入的,赫然便是许德昶!

  许德昶一身西装笔挺,竟有几分红光满面。刚毅的面容越发精神,脸上那道疤也不显得什么狞恶了。

  我定定的看着许德昶的面相,心头忽然有几分感叹。

  丑山葬了黄珊珊,的确兴旺了许家!

  许德昶财帛宫圆润饱满,鼻骨挺拔,甚至鼻头还有红痣,这是财满外溢的表现。其眉毛顺直长至眼尾,甚至还有垂眉之相,这也是要长寿的征兆。

  丑山葬尸,果然是房房发达,人兴财旺,福寿双全。

  而我也有几分叹息,恐怕在许家之中,也就只有许德昶对黄珊珊真诚,其他人的确不配。

  好在许德昶是许家的家主,以后许家彻底是他的。否则的话,黄珊珊福泽庇佑了许家,许家却咒骂她,这就是不值当了。

  “嘶!”许德昶眼中惊诧,匆匆到了床边:“罗先生,你伤的竟然这么重。这还算没什么大碍?”

  我笑了笑,说没死,能好,就的确没什么大碍。

  许德昶叹了口气,说我的确是高人,似乎对于生死都看的开了。

  我倒是没多做解释,看得开生死?恐怕只有我爷爷他能看开。

  “许家主,你不用多担心我,我的确对你老婆的事情一直放在心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清楚的?”我沉声开口,直接入了正题。

  许德昶沉默了一下,面容上有了几分苦涩。

  “当初我不是报警,让人把我妹妹抓走了么?也说出来那些对她的怀疑。”

  我点点头,当时也记得清楚,许德昶回家的时候,许老太爷拿着棍子在门口等着他,大致就是觉得许德昶疯了,不念兄妹情义,还要让妹妹被抓。

  许德昶也没有停顿,继续说道:“警察盘问出来了,我妹妹也招了。珊珊是她和那李永辉一起害死的。而李永辉,则是死在她和珊珊的手里。”

  我眉头紧皱,说:“这不对啊,黄珊珊是被李永辉和你妹妹许冉害死的,可李永辉又是黄珊珊和你妹妹害死的?当时死了的人,怎么害人?”

  许德昶沉默了半晌,才说道:“这事情,恐怕是巧合,也是报应不爽。”

  “当初李永辉疯狂追求我妹妹,死缠着他,最后虽然矿工离职,但是依旧没有放弃过,甚至还威胁我妹妹,如果不和他在一起,他就强奸她!大不了蹲三年牢,出来还要找她!让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

  “而我妹妹和我爸妈对珊珊的态度一样,都想要我和她离婚,我妹妹便生了恶念,说让李永辉害死珊珊,她就同意和李永辉在一起!”

  “之后她找借口,把珊珊从家里面骗出来,把她带去了阳江边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许德昶的眼眶微微发红,明显眼泪又在里头打转了。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流血不流泪。

  可事情触及到悲伤之处,流泪的心疼,恐怕要比流血更痛。

  更何况是自己的亲妹妹,害死了即将临盆的老婆?

  我艰难的摸过来床头的一盒纸,递给了许德昶,也没有打断他的话。

  许德昶擦了擦眼泪,才继续将后面的说完。

  “根据我妹妹的交代和警方的复述,到了阳江边上,李永辉就出来了,把珊珊的假肢拆了,和拐杖给扔江水里头,然后又用提前准备好的竹筏,将她丢到了阳江中间去淹死。”

  “珊珊掉下去的时候,死命拽着李永辉,两人一起下去了。她随身带着有一把我送给她的小匕首,又乘乱在李永辉的胸口扎了一刀。”

  “李永辉受伤之后,一边掐她脖子,一边想要上岸,刚游到接近岸边的位置,我妹妹就用竹竿把他推了回去!”

  “那时候我妹妹也动了歹心,她压根也不想和李永辉在一起,不过是利用他而已。”

  ”要是李永辉淹死了!那就一了百了,她以后也不会被人纠缠了!“

  “之后确定珊珊和李永辉都已经丧命,不挣扎,她才逃走,并且进了市区,这一个月都没回来。”

  “她也是听说我们捞起来了珊珊的尸体,以及李永辉的尸体,所以有点儿害怕,才回来家里头。”说至此处,许德昶已经用了半包纸,他眼眶彻底通红。

  我心头也狂跳起来。

  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有人在屋外偷看我,最后还放火烧了我的房间,要烧掉阴胎!

  那这人就是许冉?

  她恐怕不是知道黄珊珊被打捞起来之后才回来的。因为在门口,还有阳江边上的水草!

  除了她,也没有人可能会想着烧了阴胎!

  她也根本没有进常平市,因为她在恐惧,恐惧这件事情东窗事发,所以长时间都守在阳江边上,她也看着我们来了!所以才会回家!顷刻间,我就想清楚了这些。

  只不过,我却没有再告诉许德昶了。

  这事情早已经有了结果,没必要说出来,再让他心里头难受。

  可我也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这件事儿我一直压在心底,并没有忘记。

  当时在江边,我给黄珊珊接阴的时候,岸边还有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上岸了。

  她一直在后面偷看我接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