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傻子,木匠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195章 傻子,木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章 傻子,木匠

  忽然,我就想到了爷爷遗书之中说过,他要去当路基的两个原因。

  其一,是因为他算到了这是我的生死劫。

  第二点,就是有人改了村里头的风水,以至于让整个村子的人多病多灾!穷困一生!

  这明堂朝案,朝案进贡的垅山龙脉,竟然都被人改过风水!?

  那人的风水术,不知道有多厉害!

  我忽然觉得,爷爷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我的生死劫,村子里的风水,这会那么巧合么?还是有人在算计我,要我出生未成便死,他更是要爷爷的命!

  换句话说,我一个未出生的婴儿有什么可算计的?

  那人要的就是爷爷的命!以及让爷爷断后!

  想到这里,我心头大震!

  本来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就清明了不少……

  首发网址https://m.vip

  心头思索之余,我上了柳山。

  刚下的雨也很诡异,应该就是村子的范围落了大雨,垅山之上却显得干燥一片。约莫走了一个多小时,我才上了山腰的位置。

  都没拿出来定罗盘,我就找到了山脊和穴眼大概的位置。

  并且在那个地方,我已经看到了有三座坟头!

  这三座坟的年份应该很长了,坟头草三尺高不说,还有一些矮树生长其上。

  从坟头上,我倒是没看出来什么问题。

  并不像是李德贤的父母,坟头生了羽,有羽化之相。

  想要尸体羽化不腐,并不是葬入龙脉穴眼就可以。

  那种情况也是万中无一,除非将葬者之乘生气也,体悟到极致,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活葬,才有极大的概率羽化。

  我拿出来定罗盘,这一次罗盘的指针就来回跳动不止。

  时而搪针,指针摆动不定,最后在巽巳丙这三个方位泛起。

  并且兑针上浮,也有福神护法的预兆。

  可只要我稍微靠近那三座坟头,指针就会半浮半沉,来回跳跃不止。

  这又叫做投针,代表着地下有坟墓,葬者和生人都勿进!

  三座坟头大概都有一个等量的距离,我也按照那个距离,找到了一块居中之地,依旧在龙脉穴眼之中,也不和另外三座坟冲突。

  我做了个几号,才匆匆下山。

  这一来二去,也耽搁了快三个小时。

  等我到廖寡妇家院子的时候,院子门口也没了警车。

  只剩下徐诗雨的那辆车还在,我也顾不得去看徐诗雨是不是在车上。

  匆匆进了院子。

  地上被撒了白色的粉末,有的湿漉漉的,还有一些浮在最上头。

  陈大同和李芳玉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大黑棺材,我奶奶在棺材旁边守着。

  旁边还有我们小柳村的村长,以及几个村里头平时和我家关系不错,也和廖寡妇关系好的妇人,以及汉子。

  陈瞎子在旁边抽烟,狼獒则是趴在墙根休憩。

  “我们尊重小柳村的民俗,也相信这世上很多东西,需要敬畏,你可以安葬廖寡妇了。”

  “陈大同和李芳玉的尸体被我同事带走了,虽然他们算是死于意外,但法医也需要查验,他们的家属会去内阳市认领尸体,最后去火化。”

  我回过头,才发现徐诗诗走到了院子门口。

  点点头,我心头略松了口气。

  奶奶也看向了我,包括村里头的那几个汉子。

  尤其是村长在看我的时候,他神色都恍惚了一下。

  “奶奶,抬棺上山,位置我找好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廖寡妇咽了气,此刻又是白天,她得等晚上才闹的起来,我就没必要用掉那块仿制罗盘。

  至于接阴……

  她这样子,是接不了阴了,我们根本不能等晚上,只能够让龙脉穴眼直接镇母子尸!

  奶奶招呼了一声,那几个汉子开始抬棺。

  也就在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一声嬉笑痴傻的声音,在唱道。

  “寡妇门头是非多,死了汉子婆姨流。”

  “腹中留子难落地,办事儿先生阴生人。”

  “抬棺生人无龙杠,不请王家死几家?!”

  我脸色微变。

  此刻,我奶奶的脸色也变了。

  廖寡妇的门前,不知道从哪儿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痴痴傻傻,一身脏兮兮的男人,对着我们拍手。

  没等我说话,奶奶低声说了句:“别管他,王家的傻子而已,时不时都出来闹一闹,先抬棺上山!”

  那几个汉子开始抬棺,妇女们也在交头接耳。

  他们仿佛对这傻子有所习以为常的感觉。

  我基本上很少在村里,也就大学毕业回来了,以前一年没几次,还真的不了解。

  至于再小一些的事情,也记不清楚了。

  可我却定定的看了他许久!

  差一点儿,我妈就是这傻子的老婆了。

  奶奶所说的三家人,虽然他是个傻子,怀疑程度很小,但也是可疑人之一。

  只不过,他却朝着我吐了口唾沫,然后又唱着刚才那一段话跑了。

  我们抬棺材出来,上山的过程中,有不少村民出来看。

  这会儿村路上也在摆桌席,分明是刘家准备祭祖。

  我们也路过了刘家。

  刘木匠站在外头,死死的盯着我,脸色很难看。

  不少村民也在说闲话。

  大抵就是说我这个阴生子,回来就给村子带来霉运。

  头一次回来,克死了我爸。

  这一次回来,让廖寡妇闹了鬼祟,连老好人陈大同都给整死了。

  这些闲言碎语却让我心里头很不舒服。

  “阴生子,是什么意思?”

  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入耳,也带着疑惑询问,让我回过了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