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鬼哭狼嚎,血煞索命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192章 鬼哭狼嚎,血煞索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2章 鬼哭狼嚎,血煞索命

  “你又是哪儿来的浪蹄子,敢管小柳村的闲事儿了?!”李芳玉对徐诗雨也一点儿不客气,她面露凶光。

  “长得倒是水灵水灵的,跟着阴生子走到一块儿,多半不是啥好人!”

  “我劝你一句,别仗着自己有副好皮囊,就学人多管闲事!跟这阴生子拉上关系的,都没啥好下场!”

  李芳玉依旧是骂骂咧咧,也招呼着其他人赶紧动手。

  狼獒此刻毛都炸起来了,龇牙咧嘴的瞪着那群村民。

  七八个人要进屋,十来个人围着狼獒,却不敢先上前动手。

  有个人挥了一下木棍,狼獒扑了一下,整条棍子都断了!

  更吓得他们慌乱后退。

  徐诗雨忽然又说了一句:“我没让你说别的,是问你,这廖寡妇,是不是你打死的?!”

  她柳眉竖起,神色上也有了几分逼问。

  与此同时,徐诗雨直接挡在了门口。

  首发网址https://m.vip

  李芳玉的脸色更阴沉,她说了个滚字,瞪着徐诗雨说,是她打的又怎么样?是这骚浪蹄子自己扛不住,死了能怪谁?

  还不是她勾引男人,还故意让肚子大了,想进她陈家的门!

  这死了就是活该,放在以前还是要被浸猪笼的!

  徐诗雨点了点头,她嗯了一声,然后从兜里头摸出来了一个小皮夹,神色平静的打开,在李芳玉面前晃了晃。

  “既然你自己都说了一半,节约办案时间了,我是内阳市公安局的刑警,警车就在后面,很快就到。”

  李芳玉的身体忽然一僵,她脸都白了。

  与此同时,其他村民登时退了好几步,隔着徐诗雨好几米开外。

  就连围着狼獒的那几个人,也变了脸色,不敢动手。

  李芳玉身体抖了抖,不过她更是色厉内荏。

  反倒是瞪了我一眼:“罗十六,本事没多少,胆子还不小,还会找人来装警察了?你还不会找个像样点儿的。一个小娘皮,以为能吓到我?!”话音落下,李芳玉又把皮带抽出来,就要抽徐诗雨!

  我眉头紧皱。

  这李芳玉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她这样,的确是减少了办案的难度。

  可也把小柳村的脸丢尽了,充分将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话,诠释的淋漓尽致。

  这会儿陈大同也彻底慌了神,拉着李芳玉,哭丧着脸说:“赶紧回家吧……你就别瞎胡说八道了,什么打死人没打死人的!这杀人犯法的事儿,能乱说吗!”

  陈大同虽然懦弱,但好歹是从外面读书回来的,有几分眼力见儿。

  李芳玉却啪的一皮带抽到了陈大同脸上,骂了句滚开!

  接着,她直接就朝着徐诗雨打去。

  徐诗雨动了!

  她动作格外的凌厉,往前仅仅一步,顺手掐住了李芳玉的手腕!

  接着她手臂往里一滑,身体瞬间绕至李芳玉的身后,用力一撇!

  李芳玉一声惨叫,一条胳膊都被反扣在背上。

  没等她挣扎,徐诗雨的动作更快,另一只手直接锁喉,一膝盖就顶在李芳玉的后背上。

  砰的一声闷响!

  徐诗雨也没留手!

  李芳玉的凶神恶煞的脸,直接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整张脸都给压下去了!

  惨叫声就和杀猪似的,难听又刺耳。

  哗啦的声响之中,徐诗雨又从腰侧抽出来了一柄手铐,直接将李芳玉给扣住。

  这时,李芳玉还在哀嚎的同时挣扎叫骂。

  陈大同捂着脸,他也被吓傻了,跑过来说这是误会,他老婆就是说话难听了点儿,肯定没杀人。

  就算是和廖寡妇有矛盾,两个人也就是小磕碰,怎么可能要人命?

  我眉头紧皱,却替廖寡妇不值。

  她因为面前这个男人,怀胎十月,还一尸两命……

  可陈大同帮老婆也无可厚非。

  遂此,我没多说话。

  徐诗雨冷冰冰的说,刚才那些话她都录了音,不管他们还有什么辩解,等去了公安局,一并再解释!

  下一刻,刺耳的警笛声就响了起来。

  徐诗雨脸上多出两分喜色。

  陈大同砰的一下,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其他的村民也作鸟兽散,院子里头瞬间就只剩下我,陈瞎子,徐诗雨,狼獒,以及陈大同和李芳玉。

  这会儿李芳玉也没有惨叫了,她只剩下不停的哆嗦,勉强抬起头来,也是面如死灰……

  徐诗雨摸出来手机打电话,就如同我刚才一样,给来的警车指路。

  这时我才发现,陈瞎子的目光在看屋子的窗户。

  我心头微跳了起来。

  扭头一看,额头上这才是细密的冷汗,身上也是鸡皮疙瘩。

  因为……本来躺在床上的廖寡妇,这会儿竟然坐起来了!

  虽然背对着我们,但是那种给人的惊惧,却丝毫不少……

  恐怕还是刚才闹得太大,把她给惊醒……

  也就在这时,徐诗雨忽然说了句:“罗十六,我去外面接警车,你们守着这两个人!”

  说完,徐诗雨匆匆往院子外走去。

  她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也没回头去看过窗户,很快就出了院子。

  我脊梁骨都是寒意,狼獒也是呜咽了一声,不过,它是趴在了地上,蜷缩在一起,根本不敢动……

  我硬着头皮,本来想要进屋。

  晃眼之间……廖寡妇却下了床了。

  她走至了屋门口,暗红色的脸上,满是一点点细密的横纹……

  一双眼珠子充了血一般通红。

  死死的瞪着地上的李芳玉。

  又看了一眼陈大同,她脸上,竟然留下来两道血泪!

  陈大同吓得却尿了裤子!

  说真的,我的腿也在发抖,此刻廖寡妇的模样太吓人了……

  而且大白天,她本不应该起来的才对……却还是醒了……

  这麻烦,我们怎么压得住?!

  “陈大同,你骗我。”

  廖寡妇开了口,她的声音凄婉而又悲凉。

  她又怨毒无比的看着李芳玉:“你害了我和孩子,我那么求你,娃子无辜!你还是要打我的肚子。”

  “你,要偿命!”

  李芳玉眼睛竟然一翻,眼白都出来了,她竟是被吓得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我死死的攥紧了拳头,还得强忍着,才能够站稳。

  声音沙哑的说了句:“廖姐,我报了警,警察来了,会法办,你还得生产,娃子无辜,莫要杀人。”

  廖寡妇却凄然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血泪流了满脸!

  那声音几乎穿透耳膜,也穿透云霄!

  这一刹那,天竟然都阴了……

  一瞬间的乌云凝聚,呜咽的风,混杂着雨滴,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狼獒被吓得呜咽嚎叫,分明就是鬼哭狼嚎!

  廖寡妇一字一句,森然无比,厉声道:“凭什么?!”

  “凭什么让她去法办?万一她不用死!我娃子,不就白死了吗!”

  紧跟着,她的目光也变得死寂起来。

  “陈大同,我知道你是被逼的,我会带你一起上路,以后,你就不用被这女人天天欺负了!”

  陈大同砰砰的朝着廖寡妇磕头,却哭天喊地,求廖寡妇放过他。

  他只是一时色心,真的没想那么多……

  也就是这一句话落下,忽而,院子都安静了。

  我登时就明白,坏了……

  他竟然说,和廖寡妇的事儿,只是一时色心?!

  这陈大同还得闹出来大乱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