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龙脉镇血煞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190章 龙脉镇血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0章 龙脉镇血煞

  “十六,你爷爷还有一套东西,奶奶一直存着,没拿出来过。”

  “等会儿回家,奶奶拿出来给你,你瞅瞅能不能使。”

  我这一下子就明白了,陈瞎子话中有话,他是在暗示!

  奶奶这就是在明示了,我会有办法!

  我眉头紧皱,脑子里面险些乱作一团,不过很快也有了几分清明。

  具体我还不知道爷爷镇尸用什么手段。

  毕竟我手里头只有宅经和阴生九术,爷爷作为阴术先生,必定有其独到的镇尸办法。

  略作思索之后,我脸色却苍白了下来。

  我扭过头,死死的看着床上的廖寡妇。

  的确,现在没有爷爷能和我说话,也还没看到奶奶所说爷爷留下来的东西。

  但是我已经知道方法了,至少有两种!

  记住网址kanshu.com

  我却不确定,是否有用。

  第一种是阴生九术的第八术,杀术,尾翎鸡冠血!

  要用超过六年的公鸡,可以破母子煞,断母胎两条命。

  用杀术之后,如果让母子煞魂飞魄散,我会遭到天谴报应。

  第二种,则是接阴婆的血,阴胎将死未死,或者孕妇还有最后一口气,就可以救人的命。用了之后接阴婆会短命十年。

  很快,我就否定了第二种。

  这种法子,也只能用在孕妇还没死,腹中胎儿还活着的时候,廖寡妇虽然还有一口气不咽下去,但那是活尸的气,腹中胎儿早就殒命了。

  只是,这第一种杀术,我下不了手。

  让廖寡妇和阴胎魂飞魄散?!

  她已经死的无比可怜,大概率是在临产前被殴打,才成了死都不咽气的活尸。

  我要用了杀术,岂不是毫无人道?

  读大学的时候,廖寡妇还给我奶奶钱物,转念一想,恐怕她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能好好待见我的人。

  此刻,陈瞎子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他那双灰白色的眸子,透着一股直击我心底的感觉,就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

  “奶奶,先回家吧,看看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我声音沙哑的开口。

  杀术这两个字,我只字未提!

  我就怕说了之后,陈瞎子直接让我去做!

  他讲规矩不假,可廖寡妇那么大的冤屈,我宁可认同冤有头债有主,也绝不会动手要廖寡妇魂飞魄散!

  除非能有折中之法!

  否则,我绝不会让那李芳玉和陈大同逍遥法外!

  奶奶点点头,她则是看向了陈瞎子。

  “瞎子,现在小廖怎么处理?就让她躺在家里头吗?”

  陈瞎子沉凝了一下,点点头:“活尸怨气很重,也见不得太阳,不能让她白天惊醒过来,到时候会更凶,甚至一点儿理智都没了,她现在还凭借执念,保持了几分理智的。”

  ”不过那对夫妻,男的对廖寡妇没什么情义,更多的是恐惧,那女的冥顽不灵,怕是会闹事,我在这里守着,你和十六回去想办法,务必天黑之前,一定要找到办法能解决,否则的话,我和小黑撑不住。”

  我眼中压抑不住那几分担忧,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了,情绪都化作了笃定。

  “奶奶,走,咱们回家!”

  我和奶奶离开廖寡妇家里,陈瞎子还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匆匆的朝着自家院子走去,这会儿村路上已经有不少行人来往,大多是下地干活的村民,还有从阳江返回的渔民。

  种庄稼的日出而作,渔民则是在天不亮就要下水打渔,才能在码头上卖个好价钱,维持生计。

  他们看见我,无一例外,都是低着头猛走,并不想和我有任何交集。

  很快,我和奶奶就回到了院子里。

  奶奶带我进了她的房间,从床底下的一个地格里头,取出来了又一个木箱,箱子稍小,木质黝黑发亮。

  我心头略有紧张。

  奶奶将木箱递给我,我深吸了一口气打开。

  其中满满当当,放着好些东西。

  好几块碎掉的罗盘,以及一块简单的定罗盘。

  之所以说简单,是以为它比起我手中的定罗盘,差别极大,一个光是看,就知道绝非常物,另一个则是粗劣的仿制品。

  除此之外,则是一只黑漆漆的笔,一块黑红色的砚台。

  一叠黄纸,以及几根尾翎。

  那些碎掉的,和仿制的罗盘,恐怕就是马宝忠从我爷爷手里头拿走定罗盘之后,爷爷用的替代品。

  砚台和笔,我直接就想到了镇煞符,我做过镇煞符,一直没机会拿出来用。

  也是因为我感觉,我的和奶奶拿出来用过的,区别很大。

  看来,必须要用这砚台和毛笔,才能真的画出来镇煞符。

  最后的尾翎,却让我心头复杂。

  尾翎一共有九支,三支便可断一条母子煞的命!

  至少爷爷断了三条……

  “十六,奶奶用不了阴生九术的法子,奶奶也不想你用,你爷爷当年,遭了不少报应的。”奶奶这会儿才叹气开口。

  又告诉我,她不知道我想到了办法没有。不过看过了我木箱里头,七术都已经凑齐,应该是知道杀术。

  之所以她刚才不说,也是不想让陈瞎子知道。

  她觉得廖寡妇太惨,不能再有这种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心里头一激灵,奶奶竟然和我想到一处去了啊!

  顿时,我心里头的压抑都没那么重了。

  我点点头,告诉奶奶我的确知道杀术,我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

  奶奶也有了几分喜色,然后又拿起来那几块碎掉的罗盘,继续告诉我。

  我爷爷当年还镇了一些可怕的尸体,可能不比廖寡妇弱到哪里去。

  他是将其罗盘顶在尸体头上,然后将其送上山,选一个地方葬了,之后罗盘会碎裂,尸体也不会诈尸闹祟了。

  当时我爷爷说,罗盘镇尸鬼,这是禁术。

  他又找人做了几块仿造的罗盘,用来使用这个禁术。

  不过没多久,做仿造罗盘的人也死了。

  之后他害怕自己把师父传下来的定罗盘给毁了,就将其给了讨死狗,避过了讨死狗来我家缠着的同时,也变相的要将定罗盘保留下来。

  我心头狂跳,总算明白,为啥定罗盘在讨死狗手里了。

  同时,我盯着木箱里头最后一个定罗盘,瞬间就知道了办法!

  以定罗盘去镇尸,选龙气汇聚之地的吉穴之壤,以山川之龙气,镇廖寡妇这血煞!

  一定能成!

  麻烦的是,我还不知道村子周围的山势龙脉如何。

  至少,我也得找到像是冯家那种大小明堂连纵的垅龙脉。

  一天的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够。

  除此之外,我也有点儿怕。

  葬者之乘生气也!

  廖寡妇还有最后一口气,她是活尸,不算是活葬。

  应该能够将这句话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

  问题的关键点,就在于她是活尸。

  龙脉镇尸是养尸,让其越来越厉害,同时也镇住煞气。

  活尸煞气冲天,执念也是冲天,万一我将她葬进去之后,她又从土里头爬出来。

  那恐怕这普天之下,也没有能对付她的人了!

  龙脉养血煞,怕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为了避免这个可怕后果,还需要让廖寡妇咽气……

  否则,我也不敢葬!

  想要活尸咽气,就要断了她的执念。

  也就是说……必须要让廖寡妇先报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