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白手起家的执念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138章 白手起家的执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8章 白手起家的执念

  一瞬间,我就回过神来。

  也顾不得接电话,就赶紧到了操作台前。

  果然,算盘已经接好了第一根金柱,上二下五,其上两颗算珠,其下五颗,给我一种强烈的实质感。

  金顺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道:“第一根金柱,花费时间比较长,后面的这十五根,我应该三天之内能做好,罗老板你三天之后再来即可!”

  说话间,金顺昌就将算盘包好,递给了我。

  我感激无比,当然,也在金顺昌的要求下,给了一半的定金,三十五万。

  从老金楼离开之后,我才想起来电话的事儿,拿出来一看,是刘文三打过来的。

  回拨过去,刘文三就问我怎么不接电话?

  我简单解释了两句,他才告诉我,周厂长的车已经在店外等我了,说是余山的房子直接过户出去了,直接搬了新宅,然我去帮忙摆一下聚财的风水。

  我愣了一下,问刘文三他人呢?怎么没过来?

  刘文三则是说,阳江出了一些事情,他此刻已经在阳江边上。

  首发网址https://m.vip

  他说话比较急促,似乎是比较着急,又叮嘱了我两句注意安全,不要被人忽悠了,就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一辆迈巴赫就从另一侧的路边缓慢行驶到了我面前。

  车窗打开,周厂长的大圆脸就出现在我面前,他笑容满面的喊了我一声:“罗阴婆,等你老半天了,上车。”坐上车后排,我其实略有诧异。

  问周厂长,余山已经离婚了?卖房子这么快?

  这不过一天的时间,我总感觉不可能那么容易才对!

  且不说这房子好不好卖,余山对他老婆的那态度,周厂长劝了就管用了?还是说,余山发现了什么证据?

  思索只是转念之间。

  周厂长才讪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是啥情况,总之昨晚上你和我说的叮嘱,我是一句不拉的和余山说了,还把他臭骂了一顿!你说一个出轨的女人,干嘛当成宝贝?可能把他命都要了!”

  “他也没和我倔强争执了,就说他懂了,会好好处理,然后三四点那会儿,他给我打电话说已经解决完房子和他老婆的事情。”

  “房子他是没那么快卖出去,用了个小聪明,过户给中介公司了,签好了协议,卖出去之后给他底价,差价让中介赚钱。”

  “至于他老婆,他说让我们去了之后就知道,肯定已经解决完,没啥事儿。”我听完周厂长这番解释,也点了点头。

  追问无用,就只能去看看情况再说。

  约莫半小时,临近天黑的时候,我们到了另外一个小区。

  这就是一个普通小区房,远不如凤凰山别墅之前,还有几分老破小的感觉。

  等到了余山的家里头,对比更大,家具陈旧廉价。

  房子的布局也只是一般,毫无聚财风水之相。

  不过屋内倒是正经了很多,往外四周也没有任何针对这里的风水变化。

  余山本来之前还疲惫无比,这会儿精神也恢复了不少,还给我们倒了茶。

  我惊诧的发现,余山眼角的奸门痣还真的没了!

  他的面相变得正常了许多,并且那股破财相也消散无几。

  周厂长就很紧张,小心翼翼的问我啥情况?

  明显,他也很担心余山的状况!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遮掩,直接说道:“余先生,奸门痣没了,破财相也散了,你身上的霉运应该不会继续,只不过你这屋子的风水很一般,本身就不是聚财的风水宅,最多给你在好的方位布置一些招财的物件,以及改动一下屋内格局。”

  “未必能够恢复你的生意,只能说是会有帮助。”我倒不是撒谎。

  余山的财已经散了,想要聚回来,起码也要像是顾家那种风水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

  能让他勉强恢复一些,已经是我尽力,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有用。即便是这样,余山的神色也是惊喜无比。

  他几乎都快哭了的表情,握着我的手一直感谢,说他昨天说那番话也是有眼无珠,感激我和他说了那么多,救了他的命。

  下一刻,余山又冲着屋内喊了一声。

  从靠客厅的卧室门处,穿着一身居家衣服的陈蓉蓉却走了出来。

  我眉头紧皱,面容微变了一下。

  周厂长也是脸色骤变。

  陈蓉蓉低着头,面色有几分苍白,再不似昨天她进屋时候的优雅。

  杏眼微红,脸上也有几分疲惫,头发被束了起来,扎成了马尾。

  陈蓉蓉走到余山身边,余山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他略微有几分发抖,然后才认真的说道:“罗阴婆,昨天你让老周把事情和我说清楚后,我也没憋住,就将事情和蓉蓉摊牌了!”

  余山的脸上有了几分庆幸的笑容:“昨天蓉蓉不是忽然上楼了么?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住在我们别墅旁边的人,她认识!”

  “那个人以前住在他们家隔壁,和她爸妈也很熟悉,是个学风水的!之后发了家,在凤凰苑买了宅子,前一段时间他遇到了蓉蓉。”

  “他以前就对蓉蓉有过想法,就表示想要蓉蓉跟了他,蓉蓉就一直不愿意,他就一直死缠烂打,甚至于那些克我财运的风水布置,也是在蓉蓉拒绝他之后出现的!”

  “昨晚蓉蓉也和他摊牌了,说肯定不可能,她也和我解释了!我们就决定好了,惹不起那人,那我们就躲!”

  “这套房子是我以前的老屋,没有人知道,就算是过一段时间艰难的日子,我相信我也有本事白手起家!只要蓉蓉能在我身边就好!”

  “我们已经摆脱那个人了!”

  余山的语速很快,越说,他的脸上就越喜悦!

  陈蓉蓉还是低着头,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周厂长听完了,他脸上若有所思。

  只不过我却说不出话了。

  陈蓉蓉似乎在躲着我似的,不过我也看得见他的面相!

  她眉心那颗红痣,都似乎快要凸出来了一样,人中上面那颗出墙痣,也愈发的明显……

  陈蓉蓉和那人没发生过关系?

  蒙鬼呢!

  我脑子里头,莫名就冒出来这个词。

  然后我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我发现,余山的皮肤似乎有一些不正常的暗青色……

  并且他的印堂,隐隐约约有几分开裂的征兆……

  那颗奸门痣的确没了,他的驿马骨却完全下陷!

  最重要的是,我就坐在他旁边。

  几乎是侧着面和我说话了,常人怎么也得飞溅两颗唾沫,他不但没有……就连呼吸,好像也不怎么明显?

  无意间,我低头看了一眼地面……

  更是不寒而栗。

  这余山的影子,为什么和他的动作不太一样,就像是垂着头,似乎随时会消散的模样?

  头皮顿时都发麻了起来,眼皮狂跳不止……

  没等余山说完,我就猛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一个手指头按住了他的手腕脉搏的位置。

  那股冷硬的感觉浸透手掌。

  余山似乎被吓到了一样,本能的挣脱,力气奇大无比,我被甩开之后,手掌都发麻了。

  我的这个动作,也让周厂长慌了神,他不自然的问我怎么了?

  下一刻,我定定的看着余山,正向说话。

  可偏偏就在这时,陈蓉蓉忽然小声胆怯的说了句:“罗阴婆,余山该说的都说了,我希望你别问了,帮余山摆一个聚财的风水位,成吗?”

  余山此刻,情绪也似乎激动了很多,他睁大了眼睛,用力的点头:“对!对!罗阴婆,帮我摆一个风水位吧!我还能带着蓉蓉,再白手起家一次!”

  余山的语气我更听出来了一种空洞感……

  声音都不像是从嘴巴里头发出来的,而是从身体,并且整个屋子都是回音!

  这更是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

  下一刻,我身上的汗毛都倒立起来!

  这种空洞的声音,以及回音……

  不就和当时老丁在地窖里头,一模一样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