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奸门有痣,婚变出轨_民间诡闻实录
笔趣阁 > 民间诡闻实录 > 第132章 奸门有痣,婚变出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奸门有痣,婚变出轨

  王实直接驱车离开。

  我从后视镜看见,许老太爷的棍子都抽到了许德昶的头上!

  我只是心头微叹,老父偏爱小女儿,这的确也是人之常情。

  可明摆着如果女儿杀人放火,那还是不能再过溺爱。

  否则的话,带来的不会是半点儿好的结果,那背后会让其他人家破人亡!

  毕竟死倒索命不会有假,许冉害人已经板上钉钉。

  许老太爷还要维护,也就像是慈母多败儿一样。

  可想而知,许冉的害人之心,恐怕也是她身为这诺大一个家族小姐,再加上被溺爱的天不怕地不怕所形成。

  当然,李永辉死缠烂打,落得这个结果,也有几分咎由自取。

  只能所是,每个人做每件事,都必定有其报应。

  约莫四点半的时候,王实将我们送到开阳市的市区。

  首发网址https://m.vip

  在刘文三的要求下,到了一家银行,王实才停车放我们下去。

  王实离开的时候,还恭敬的下车给我们鞠躬。

  我这才明白,刘文三是要带我来存钱!

  许德昶一共给了两百五十万!

  刘文三先给了我一百五十万的皮箱,说那是我点墓得来的,这钱是我一个人所有,他们不能分。

  剩下那一百万,他则是分了三份,陈瞎子十万,我和刘文三一人四十万。

  当时我就有点儿觉得,是不是给陈瞎子的钱太少了?

  并且我也直接就提出来了。

  结果刘文三还没说话,陈瞎子就告诉我给的不少,按照行规,十中取一也就是开阴路的规矩。

  既然陈瞎子没有意见,那我也没别的说头。

  我心情也格外喜悦!

  这两天的紧张,压抑,瞬间都消散了不少!

  这笔钱到我手里头,可是一百九十万的巨款!

  我买房妥妥的够了!

  陈瞎子拿钱之后,也表示要先回去一趟,离家两天了,还有点儿不放心。

  最后他走之前,还提醒了我一句,让我别忘了断阴之日要近了。

  他可能来不及在那之前找到修朝阳宅地方,就会先跟我去小柳村办事。

  我心头也略有两分微跳。

  不过算了一下时间,距离我爸断阴也还有半个月,还是不短。

  我也理解,陈瞎子办事严谨,他提醒我也很有道理。

  我不可能不做任何准备就直接回去!

  当然,我也很想知道,我奶奶有没有查到一些事情,或者说,她已经找到了害死我爸的凶手?!

  在银行存了钱,我问刘文三为啥不去农行了?

  刘文三就瞪了我一眼,说让我别提农行的事情,这日子还让不让他过了?

  我一下子才反应过来,刘文三可没少拈花惹草……

  开户存钱,掂量着薄薄的银行卡,我心里头喜悦难以自禁。

  要是让奶奶知道,我赚了这么多钱,她肯定也很高兴!

  我正寻思着,要不要今天先不回柳河村,等明天白天,去城里头看套房子,合适的话直接入手。

  刘文三却接了一个电话,说了没两句,他就挂断了。

  然后他就笑呵呵的和我说了句:“十六,今儿咱们财源广进不说,还有人请吃饭。”

  “内阳市最贵的上京酒楼,走吧,今晚不用回村了。”我愣了一下。

  这就才多大会儿,刘文三就又有新买卖了?

  当然,我没有矫情的说累,能有机会赚钱就赶紧赚!

  财也是有气运的,有时候来了,接二连三!

  一旦走了,也有可能一年半载青黄不接。

  跟着刘文三在路边打车,再到上京酒楼。

  上京是开阳市最贵的酒楼,倒不是张口就来。

  整个酒楼外面都是仿古的木楼建筑,入口的中间还有一条铜制的大龙,从里往外延展!

  刘文三带着我到了三楼,靠着栏杆的一个单独卡座。

  我一眼就看见了一个体态胖硕,笑容满面的胖子。

  这不是周厂长吗?!

  周厂长也赶紧走过来,笑呵呵的和我握手,也和刘文三握了握手。

  他语气更是爽快:“刘先生好久不见,不愧是阳江捞尸人,这几天又听了你不少事迹,佩服啊!”刘文三倒是很受用着恭维,笑呵呵的说这都是同行衬托。

  接着周厂长也是夸我,说罗阴婆几天不见,又帅气了不少。

  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周厂长是要捞他老婆了?

  上一次他老婆就没上来,只是带回去了她女儿萌萌。

  还没等我发问,我又看见卡座最里头还坐着个人。

  那人微微抬起头,似乎有些躲闪的看我和刘文三。

  这时候,周厂长的目光也落了过去,笑容变成了轻叹,说道:“今天找两位来,其实主要想麻烦罗阴婆你帮个忙。”我心头微跳了一下。

  周厂长这才解释,说他听刘文三说了,我会不只是会接阴,甚至还会风水堪舆,点相算命这方面的事儿。

  刚好他哥们余山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最近生意一落千丈,几乎在破产的边缘,人脉关系也莫名其妙的散了很多。

  他就寻思能不能找我帮忙一下,指点迷津。

  我只是诧异了片刻,也定了定神。

  刘文三之前就和我说过,我会的东西多了,我们也能拓展一下业务。

  我目光落在了那个目光躲闪的男人身上。

  经过这顾家和老柳儿子那档子事,再加上许家点墓,我底气也足了很多。

  直接就开口说道:“财运有损的话,可能是家宅的问题,也可能是自身的气运出了问题。”

  “具体的话,我得多了解一点儿事情的始末,余先生先让我给你看一看相?”“如果面相上没问题,再去看看你住的宅子或者公司,是否有什么破财的地方。”

  我刚说完,余山就站起身,他也和我握了握手。

  不过,明显他的神色要畏畏缩缩不少,就像是没多少底气似的。

  他手也凉的吓人。

  握手之间,我心头就微凛了一下。

  因为我看到,他眼角下方的位置微微有一些下垂。

  并且在眼睑后方长了一颗痣。

  隐隐的他印堂也有一些发黑,有几分凹陷似的!

  当然,这也是晃眼之间,他面相给我的第一感觉。

  我深吸了一口气,微眯着眼睛说了句:”余先生,你眼角那颗痣,一直就有?还是刚长的?”

  余山也愣了一下,他还没有回答我,周厂长就大咧咧的点点头。

  “对啊,刚长的!余山以前脸上可没痣!我就说有点儿不对劲,罗阴婆你也觉得有问题?”周厂长看向我。

  我目光却还是在余山的脸上。

  他点了点头之后,我沉凝了一下,又继续问道:“那除了你生意方面,你家庭最近有问题么?”

  “你有没有结婚?”

  余山愣了一下,回答我:“刚结婚,快一年了,我老婆人很好,家庭也很幸福,没什么问题。”

  我眉头微皱,便脱口而出:“余先生,你确定没问题?”

  “看你的面相,你老婆应该会有一些问题才对。”

  我刚说完,明显就发现周厂长脸色一僵。

  刘文三也赶紧给我使眼色。

  下一刻,余山的脸色都变得铁青一片。

  他一把就将手抽了回去,语气也格外的难听:“老周,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先生?!”

  “我看他不是什么先生,简直是张口就来,胡说八道!”

  “我老婆有问题?她天天在家里头照顾儿子,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她能有什么问题?!”

  “还先生,骗钱都不会说点儿好话!”

  余山说完,直接就起身往外走去。

  他还瞪了我一眼,眼神格外的难看!

  我眉头紧皱,伸手就拉住了他。

  然后我说,不是我张口就来,可能我说话的方式不够缓和。

  他夫妻宫突然长痣,也叫做奸门生痣。

  奸门生痣就代表感情有变,如果不是已经离婚,那就是老婆出轨!

  钱不钱的,这也不是一码事。

  既然说了,我就得说清楚,这也是我们这行人的规矩!

  周厂长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刘文三也眼皮微跳的看着我。

  余山的脸色青红交加,他忽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9er.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9er.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